中国新经济报道富矿亟待深挖

编者按:当前,新经济行业这个对外解读中国经济发展潜力的“富矿”,对记者的专业性和议题设置能力提出了新的考验。本文选取新华社和《华尔街日报》相关文章,探讨深挖中国新经济报道“富矿”,需要专业人才队伍的建设和培养,唯有如此,报道的深度和广度才能有所提高。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s - - 案例剖析 - 黄歆新华社对外部主任编辑

根据外媒的报道,最近在华尔街,让多头和空头投资者颇多争论的一家中国企业就是阿里巴巴,它的股价翻倍增长,既有大机构增持力挺,也有空头趋之若鹜,而这种争论的核心就是这家企业到底值多少钱。同样在国内,人们也就马云和马化腾谁是中国乃至亚洲首富展开热议,这种热议的背后体现了人们对这两家超大规模互联网企业的未来发展和竞争态势充满好奇与展望。在各类经济新闻话题中,商界名流和财富流动是非常吸引读者眼球的两个方面。但是长期以来,由于多种原因,我们的报道重点主要集中在宏观经济解读与政策发布,产经和公司新闻一直是对外报道的薄弱环节。《解密中国互联网巨头的崛起》报道是我们策划组织“中国新经济新业态新动能”系列对外报道的一篇,也是拓展报道面的一次尝试。通过这次实践,我们感到新经济行业是对外解读中国经济发展潜力的“富矿”,对记者的专业性和议题设置能力也提出了新的考验。

首先是要求记者具有很强的学习能力,特别是对某个行业进行长期追踪的调研能力。比较一下《华尔街日报》的《中国科技巨头寻找明日突破》就会发现,好的产经报道并不是就事论事的消息,而是基于对某个行业的深入了解,从领军企业的最新动向出发进行前瞻性的分析,这样才能形成具有市场影响力的独家报道,帮助投资人或企业经理人进行决策,依靠报道的专业性和服务性来提升所在新闻机构对读者的黏着力。从这个方面来说,记者编辑的专业水平就是新闻机构的硬实力,没有对一个行业的长期跟踪和调研,要写出这种综合性的深度分析报道是很难的。,当前 在所有类型的新闻报道中,经济报道是竞争最充分的领域,缺乏在产经报道领域的报道人才就意味着缺乏在产经报道领域引导国际舆论的能力。随着中国企业“走出去”、在海外上市和并购业务的开展,摩擦和误 解也会不断出现,向海外不同产业的专业人士提供权威、有见地和说服力的中国产经报道将变得日益重要,在新闻机构内,创造一个鼓励记者成为行业报道专家的机制和环境显得尤为关键。

其次是要求记者具有很强的思考力。特别是要跳出国人的思维形式,尽量从海外受众的视角去观察中国社会特有的经济现象,从普遍性中找出不普通的地方。新华社播发的《解密中国互联网巨头的崛起》报道里有这样一段细节:“探寻两家公司巨大成功背后的商业秘密,我们不如将目光投向北京地铁的车厢:几乎每一位乘客,不论老幼,白领或是建筑工人,都在紧紧盯着智能手机的屏幕。

他们不只是在玩时下非常流行的腾讯游戏《王者荣耀》,也不仅是在与朋友聊天;他们在智能手机上订购日用百货,,转账 看电影,,看书 预订旅行产品,甚至调整股票市场组合。

中国数字产业,特别是移动互联网,像中国众多其他经济领域一样,呈现出令人震惊的变化规模和速度。”

这其实就是记者对自己每日所见所闻的事实性描述,任何一个外国人到北京坐地铁都会看到人们把玩手机的景象,可能很多人就好奇他们在做什么。在实践中,我们感到最难的是从自己熟悉的经验中跳脱出来,发现它与海外受众经验不一样的视角。经济报道虽然是与数字打交道,如果能与人们的消费体验有更多连接,更多这样平实又接地气的描述,报道的画面感会更强,不仅更具可读性,也更有说服力。

第三是要求记者具有很强的信息整合能力和消息源网络支撑。新经济之所以称为“新”,是因为它代表着前所未有、新近出现的商业形态、生产方式或者组织形式,好的记者就是要有删繁去简、提炼干货的能力,用尽量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