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对外翻译的成功启示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s - - 重点话题 - 温建平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国际商务外语学院教授窦卫霖华东师范大学外语学院教授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由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会同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国外文局编辑,自2014年月9 28日由外文出版社发行以来,已出版了20多个语种,发行到全球160多个国家和地区,发行量达600多万册,在海外受欢迎程度是40年来没有出现过的盛况。其对外传播与翻译(简称“传译”)的成功实践,是集传播主体、传播内容、传播渠道、传播对象与效果于一体的综合努力成果。其中,富有特色、注重效果的翻译是成功的技术原因。笔者通过自建的《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中英文双语平行语料库,对原著和译著进行对比研究,显示该译著具有以下特点,对我国当代政治话语的对外传译具有诸多启示。

一、坚持中国观点、国际表达的翻译立场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高度重视对外宣传,把对外话语体系建设作为创新外宣工作的重要突破口。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着力打造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增强中国在国际上的话语权。

一段时间以来,“中国特色话语无法赢得世人理解、认可,这是中国国际话语权缺失的重要原因。中国赢得国际话语权始终面临重大悖论:自我表达,太中国化;以人家语言表达,又他者化”。所以,“构建融通中外的话语体系,核心是用中国话语解释中国实践。中国奇迹是由中国人民创造的,中国的发展道路、发展模式,只有中国人自己才能讲得清楚。…… 我们理应有这样的话语自觉、话语自信,把中国发展进步的话语权、解释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

在《习近平谈治国理政》英译本中,译者并没有依照原文亦步亦趋,而是根据译文语言的特点再现原文内容,如英文rejuvenation已经蕴含了“伟大”,之意 因此就不再使用great等类似的修饰语了。“继续解放思想” 并没有使用liberate或者emancipate ideology这样的表述,而是使用了free our minds,这样可以避免liberate一词的本义“release a person, group, population, or country from political or military control or from severe physical constraint”这样的消极联想,也避免了emancipate一词可能造成的to free somebody from slavery, serfdom, or other such forms of bondage的负面意义,准确再现原语的真正内涵。“中国梦”《是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中一个高频词和关键词,共出现了101次,译文Chinese dream(而不是China dream)出现了96次。“新型大国关系”也是治国理政的重要理念之一,译文回避了power一词,以免引起世界其他国家对superpowers(超级大国)的负面联想,而是采用了New Model of Major- country Relations。这个译文才是中国大国方略的真正内涵。

黄友义在2017年3月提交了《关于实施党政重要文献外文同步发布的建议》的提案,其中提到“世界需要及时听到中国的官方声音,了解中国的国策。面对国际对中国声音的需求,面对我们在世界的影响力,已经到了公开发表的党政重要文献实现外文版同步公布的时候了,这是中国的需要,是世界的需要,也是历史赋予我们的神圣职责。”这样可以为我们争取国际表达、引领国际舆论提供先机,我们可以争取议题设置权限,避免在西方有了不妥当的译文之后再去申辩的被动局面。

二、倡导异而化之、融而通之的翻译理念

成功的对外传译是要让外国受众真正了解中国,认识中国的发展状况、、成就 独特的文化等事实,而这些事实最终能否被接受,能否产生积极正面的影响,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翻译。译者不仅需要熟练掌握两种语言,更重要的是还要了解语言背后的经济、、、政治 宗教 文化等背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