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赞铁路的集体记忆调查:代际分化及其对中国对外传播的启示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s - - 理论平台 - 姬德强中国传媒大学国家传播创新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杜学志中国传媒大学新闻传播学部传播研究院硕士Maxwell Chipaso中国传媒大学新闻传播学部传播研究院硕士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国际政治经济格局发生着重要变化,中非关系的战略意义不断提升。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无论是自身经济社会转型发展,还是在国际上争取更加有利的发展环境,都比以往更加需要

非洲”。 新一届政府领导班子上台以后,对非洲国家的重视更为突出。习近平总书记首次外访第二站便来到非洲。

在中非关系史上,坦赞铁路有其重要的意义,是中非友谊的美好见证。那么将语境放置在当下,坦赞铁路的现实和理论意义是怎样的?有没有发生变化?坦赞铁路在促进中国对非传播,增强中非的双向交流方面能够扮演何种角色?对于未来中非关系的发展以及当下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交往有何借鉴意义?我们通过对20位赞比亚人就有关援建坦赞铁路的问题进行一对一的访谈,试图通过对坦赞铁路的集体记忆调查,回答这些问题。

一、坦赞铁路与集体记忆研究

法国人莫里斯·哈布瓦赫( Maurice Halbwachs)最先提出“集体记忆”( Collective Memory)的概念。在《记忆的社会性结构》一文中,莫里斯·哈布瓦赫将“集体记忆”定义为“一个特定社会群体之成员共享往事的过程和结果,保证集体记忆传承的条件是社会交往及群体意

②识需要提取该记忆的延续性”。

按照李兴军的划分,集体记忆研究主要包括两个视角:一个是功能主义视角,强调集体记忆的保存与传播对于社会正常运作和不断发展的重要意义;一个是建构主义的研究视角,认为集体记忆“不仅是外部力量‘’形塑的产物,也是记忆主体‘能动性’‘的 建构’的结果”。集体记忆的类型主要有文本和口述两种,相比于前者,后者把“更多的目光投向了人民大众,从普通民众中发现社会

③演进的线索,借此来充分认识民众的社会历史作用”。 此外,中国台湾学者王明珂还对“社会记忆”“集体记忆”和“历史记忆”进行了区分,这三个概念所代表的范围呈现出递减趋势。王明珂认为“集体记忆”“是指 在前者(社会记忆)中有一部分的‘’记忆 经常在此社会中被集体回忆,而成为社会成员间或某次群体成员间分享之共同记

忆”。

我们将坦赞铁路纳入“集体记忆”的研究范畴,提出坦赞铁路是赞比亚、坦桑尼亚乃至整个非洲发展历史上的一个重要片段和宝贵记忆,其意义本身也并不是固定不变的,既有功能性也有能动性,是一个包含着过去、当下和未来的动态发展过程。

2017年春节期间,本文作者之一、赞比亚留学生Maxwell Chipaso回国对居住在赞比亚卢萨卡和东部一些省份的20位赞比亚人进行了一对一的访谈。访谈之前,受访者都被询问是否知道任何有关坦赞铁路的信息,只有那些对坦赞铁路有所了解的受访者才会继续进入到下面的访谈环节当中。基于受访者对坦赞铁路的了解的差异,我们将20位被访者根据年龄划分为30岁以下、30岁到60岁和60岁以上三个层次:

第一层次的受访者共有5位,他们的年龄大于60岁,坦赞铁路建设周期完全包含于他们的生命周期里。第二层次的受访者共有10位,他们的年龄在30岁到60岁之间,他们都有乘坐过坦赞铁路上火车的经历,但还不足以完全记得坦赞铁路的建设过程。第三层次的受访者共有5位,他们的年龄在30岁以下,这些人大都通过学校和父母才知道有关坦赞铁路的信息。

因此,我们在这里搭建出“亲历者—非亲历者”的分析框架。那些出生早于坦赞铁路,对援建坦赞铁路那段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