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学海外出版传播的思考和启示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s - - 实践探索 - 韩梁 新华社国际部记者

随着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全球读者对“中国故事”的好奇与期待与日俱增。中国文学在全球的“能见度”不断提升,走向世界的规模不断拓展,海外出版传播“影响力建设”初具成效,成为构建国家软实力与国际话语权的重要途径。

中国文学正在推陈出新,描绘有“精神重量”的中国,打破语言藩篱,弥合多样性文化的差异,畅通渠道,搭建联接中外的桥梁。中国文学走向世界的道路注定漫长,既积累不少有益经验,也面对多重复杂挑战,其历程带给人们诸多思考和启示。

一、书写“中国故事”,探索共性与特性的美妙融合

中国文学海外出版种类丰富,视角多元。近年来,中国文学的海外出版和传播,经历了从政治性向审美性、从边缘到主流、从单一性向多元性的进阶演变。从经典纯文学到商业化运作的流行文学,从当代写实、谍战推理、都市生活到乡土文学、科幻文学、儿童文学,各种流派、风格、层次皆有涉及。

从文学传播角度分析,真正让异域读者折服的中国文学作品往往既能直击人性重大关切,又能展现民族独特审美品格趣味。麦家的《解密》在海外走红,与谍战推理小说庞大成熟的国际读者群体密不可分;刘震云的作品语言幽默,视角独特,反映小人物悲喜,容易引发共鸣;刘慈欣的《三体》系列成功“圈粉”包括美国前总统奥巴马、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在内的国际政商精英,显示出探寻人类命运等终极哲学命题的科幻杰作能够超越民族国界,展现强大感召力。众多成功案例证明,不同地域、不同文化、不同文学谱系的海外读者对中国“好故事”的共同渴望,超越了对内容、题材的差异化关注。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网络文学全球圈粉成为中国文学海外传播新亮点。不论作品规模、传播效果、读者接纳度,还是衍生品开发,中国网络文学都已走在世界前 列,甚至与好莱坞大片、日本动漫、韩剧并称“世界四大文化奇观”。与精英文化输出方式不同,网络文学国际传播的核心能量在于打通读者的“快感通道”。网络文学走红海外不仅提振中国网络文学界的文化自信,也激活了潜在的文学资源和创作活力。

文学作品应该突出本土性还是世界性?贾平凹说,文学创作既要拥抱世界,也要具备本土意识,书写中国人的经验。在作家徐则臣看来,一些外国读者依然习惯于把中国文学视为报告文学或社会学分析文本。让外国读者关注作品本身的艺术审美价值需要从量变到质变的长期积累。

二、破译“中国密码”,构建全球翻译人才库

有人把翻译称为“中国文学走出国门的独木桥”。从全球范围看,高水平译者依然稀缺,翻译短板仍是中国文学国际化的制约因素之一。

在海外,一批知名汉学家构成中国文学翻译的主力。英国汉学家韩斌( Nicola Ann Harman)说,欧洲的译者通常学养深厚,译著品质较高,依照个人志趣选取译作。不过,由于翻译收入低,多数人把翻译当兼职,工作进度和效率难以保证。

近年来,中国政府推出一系列中国文学翻译、出版工程,如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中国当代文学百部精品对外译介工程等。这些努力有力拓展了中国文学走向世界的规模和影响力,打开众多出版市场,取得了可喜成绩,也暴露出一些短板不足。,比如 小语种翻译人才青黄不接,翻译重量轻质,致使一些优秀作品明珠暗投,没有达到预期传播效果。

提升中国文学译介的系统性,需要政府、、民间 学界等多方努力。一些学者建议,今后应继续构建覆盖全球的汉学家、翻译人才库,制定人才培养的长期计划,借力海外华人译者优势。对已有的汉学家研讨会、青年汉学家研修计划等,可不断完善,委托专业院校联合培养,加强针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