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澳大利亚的“一带一路”倡议传播:问题与对策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s - - 实践探索 - 潘荣成中国矿业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副教授

近四年来( 2013- 2017),中国对澳大利亚开展“一带一路”倡议传播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中澳双方的政界领导人频繁互访,商讨在“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开展合作的问题;中国企业在澳大利亚投资呈现多元化趋势,其中基础设施投资成为中澳在设施相通方面合作的亮点;中国学术界和新闻界从不同侧面对“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内和国际影响进行了研究和报道,积极解读澳大利亚各界对“一带一路”倡议的反应。澳大利亚政界、工商界、学术界和新闻界也对“一带一路”倡议给予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其中 政界人士多聚焦于政策阐释,“探讨 一带一路”倡议与澳大利亚全国性或区域性发展规划的对接,但他们仍对“一带一路”倡议持有疑虑;工商界响应最为积极,他们主要关注“一带一路”为澳大利亚经济发展带来的机遇;学术界和新闻界则主要评述倡议对澳大

利亚及国际社会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影响。 但是,有关澳大利亚普通民众对于“一带一路”倡议的解读则是缺位的,这说明澳国内普通民众对于“一带一路”倡议缺乏了解,倡议在澳大利亚传播的受众面较为狭窄。本文将从传播主体、传播内容、传播方式和传播对象几个方面重点探讨当前“一带一路”倡议在澳大利亚传播面临的问题及其对策。

一、传播主体的作用发挥需更加均衡充分

中国政界是向澳大利亚传播“一带一路”倡议的主力军,传播势头猛、频率高。自倡议提出以来,国家主席习近平、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等国家领导人就曾多次会晤澳方领导人或亲自出访澳大利亚,积极推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与澳大利亚“北部大开发”计划的有效对接。中国外交部、商务部、文化和旅游部(原文化部和国家旅游局)、 教育部、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推进 一带一路”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及各地方政府也都积极与澳方接触,商谈中澳各相关领域在“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开展合作的问题。澳大利亚政坛也从不同侧面、以不同形式对倡议进行了关注和解读。,如 澳大利亚现任总理特恩布尔( Malcolm Turnbull)曾多次会晤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商谈中方“一带一路”倡议与澳方“北部大开发”计划有效对接的议题;澳大利亚外交部长毕晓普( Julie Bishop)和驻华大使安思捷( Jan Elizabeth Adams)都曾表态支持“一带一路”倡议与“北部大开发”计划对接;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也对“一带一路”给予了积极评价,他认为“一带一路”对于欧亚大陆和全世界都有很多积极意义,可以成为东西方文化交流、互相合作和学习的新路子;时任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州长丹尼尔•安德鲁斯( Daniel Andrews)出席了2017年月5在北京举办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论坛,他将发展与中国的经贸关系看作维州的头等大事,倡议在“一带一路”框架下深化与中方的合作,并认为对华合作要“超越贸易”,应该大力推进文化交流,增进了解信任,建立长期伙伴关系。但受制于澳美关系及地缘政治等因素,澳大利亚政界对于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一直是雷声大雨点小,疑虑重重,内部分歧严重。根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报道,截止到2017年10月23日,对于是否加入“一带一路”,倡议 澳政坛仍争论不休,最终决定推迟加入。澳方的顾虑除了以上提到的政治、外交因素外,还与中澳政策对接是否充分考虑了双方的重大利益关切、项目合作是否具有可行性和操作性有关,或许正如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所言:“‘一带一路’是个有目的的议程,我们显然欢迎符合外国投资规定的中国投资,但是我们更希望关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