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事范式理论视域下讲好中国故事的路径分析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s - - 实践探索 - 赵永华孟林山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专职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博士研究生

“讲好中国故事”是新时代对外传播工作的新要求和新理念,是战略传播思维的体现。2013年月8 1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首次提出“着力打造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的要求。如何讲好中国故事,本文尝试从叙事范式理论出发,就如何构建“好故事”提出几点建议。

一、内容可信、价值可取

将“叙事范式”( narrative paradigm)引入到传播理论的修辞学教授沃尔特 费舍尔( Walter Fisher)认为,叙事具有普遍性,人的生存离不开叙事,人本质上是

讲故事的人, 而一个“好的故事”( good story)必须具备两个基本特性:一是内容须真实可信;二是传递的价值须达成共识,即内容可信、价值可取。对于媒体从业人员而言,讲好中国故事,就要做到通过媒体向外传播的内容是可信的、传递的价值是可取的,这里需要注意以下几点:

1.讲好中国故事,不能一味只谈成就,不谈教训和不足

媒体不能让自己的故事过于完美。矛盾具有普遍性,任何国家都有长处和不足,世界上不存在绝对的完美。倘若通过讲故事塑造出的中国形象是完美无缺的,那必然会让人觉得不真实,无法产生预期的传播效果。曾有这样一个案例:“巴基斯坦的一名学者说到,与美国的‘新丝绸之路’计划相比,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的最大优势在于,中国也是‘苦出身’,它知道如何帮助发展中国家有尊严地走出贫困、走出穷苦。,然而 有些中国的商业界人士和官员,在巴基斯坦这类‘一带一路’沿线的欠发达国家却表现出一副趾高气扬的姿态,只讲中国取得的成就如 何之大,不讲中国面临的难题如何之多;只讲中国实现快速发展的‘奇迹’,不讲中国在发展过程中的失误和教训。有些国家的人士私下坦言,他们担心中国变得越来越像美国,错误地认为只要有足够的资源投入就会有相应成果,

②偏信钱和实力可以解决一切难题。”

卡尔 霍夫兰的“说服研究”证明了“两面理”要比“一面理”具有更好的传播效果。媒体讲的中国故事,既要让目标国受众了解我们的发展成绩与长处,也要正视自身不足和教训,唯有这种真实的全面的自我展示,方能让目标国受众更好、更充分地认识我们,为认同中国打下良好基础。

2.讲好中国故事,既要宏大叙事,也要微观叙事宏大叙事的中国故事虽然能够展现中国的整体形象,但是宏大叙事意味着放弃细节与微观的视角。媒体所讲述的故事内容必须贴近受众生活,这样才易于受众理解,使受众能够在生活经验、知识体系方面与我们的故事形成共鸣。

我国的对外媒体可以借鉴国内“三贴近”的新闻理念。差别只是服务对象由国内受众转变为国外受众。对外媒体的传播内容不仅要展现我国人民的生活,也要贴近目标国受众的日常生活。由走基层转变为国外在地化,由宣传转变为国家间的媒体沟通与合作,由宏大叙事转到宏大与微观叙事相结合。

在宏大叙事和微观叙事相结合方面,我国媒体已经进行了颇有成效的尝试。新华社于2017年58月 日发布了一篇报道《舌尖上的“一带一路”:探析 一滋一味总关“情”》,将日常饮食和“一带一路”倡议结合起来,从社会生活视角切入说明“一带一路”倡议给国内外民众的生活带来的影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