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电视节目模式的国际化及启示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s - - 国际视野 - 唐苗 湖南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讲师

西方电视节目在全球市场的持续热销提供了一个证明:一个国家的电视内容和民族文化是可以被全球化的,但问题是非西方国家是否可以找到自己的道路来达到一个相似的目标?近年来在国际上迅速走红的以色列电视节目模式似乎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如何学习西方”的范本。电视节目模式( Television Format)是制作一档电视节目的一整套程序、规范和框架,作为一种生产知识被贩售到世界各地,以帮助当地的电视制作人生产出同等质量但具有本土特色的电视节目,《如 流行偶像》《老大哥》《谁想成为百万富翁》。等 以色列已向全球的80多个国家售出了超过200个节目模式,出口的国家既包括欧美主流国家也有东南亚的国家。《据 福布斯》,报道 以色列已成为了美国电视节目模式的第三大来源国,仅位于英国和荷兰之后。事实上,以色列也是从本世纪初才开始边引进西方模式,边研发原创模式,并不比中国起步早。因此研究以色列电视节目模式产业的发展对中国电视产业的国际化有重要参考价值。本文通过解构以色列第一档大热的真人秀节目《一颗新星的诞生》的模式创作起源和发展过程、节目模式行业与整个电视产业的相互促进以及国际营销的策略与路径来探索以色列模式取得国际化成功的深层原因。

基于对本民族当下需求的深切理解创作节目

《一颗新星的诞生》(以下称为《新星》)于2003年播出。由这档节目开始,以色列本土逐步了解西方真人秀节目模式的一些关键“引擎”,例如直播“媒体盛典” ( media events)、短信投票、明星评委等对后续的以色列真人秀节目产生重要影响的元素。也是因为这种大面积的“借鉴”,这档节目也长期被简单地视为是《流行偶像》“的 山寨”。版 事实上《新星》并不是一开始就是一档真人选秀节目,它的前身是2002年播出的一档“爱国 音乐游戏”模式节目《我们不会停止歌唱》( Lo Nafsik Lashir)(以下称为《我们》)。《我们》之所以被视为是一档“爱国”音乐节目,是因为它创作初衷与以色列国家的历史及其当时所处的国际背景有深刻的联系。经过了漫长漂泊、、战乱 迫害的以色列犹太人民在复国之后,其民族创伤感也没有消失。以色列学者哈乃普指出从建国开始“‘创伤’与‘受害者’主题始终影响着以色列社会,并形成了一种集体身份认同。”从2000年开始的第二次巴勒斯坦大起义更是把历史遗留问题与现实问题一起推向高潮,引发了21世纪初以色列民族强烈的“怀旧”情绪( Nostalgia),一方面,人民渴望一种实体的归宿感:在战火中分裂的民族、国土能够凝结在一起;另一方面,人们也需要避世消愁的消遣方式。《我们》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这档节目是以游戏形式测试参与者对希伯来语歌曲的了解程度,包括歌曲的歌词、主题和旋律等。每期由普通人加明星组成男队和女队,节目会随机给出一个关键词,“例如 为什么”“天空”,每队要尽可能多地找出含有这两个词的希伯来语歌曲。每当有一队提出一首含有这个关键词的歌,参赛者、明星和观众席里的所有人会一起合唱这首歌。节目组随之给出更多关于这首歌的线索,最后这首歌的原唱会现身演唱。节目的执行制片人和主持人茨维 卡哈达尔认为,虽然男队女队的对抗形成了一种戏剧冲突,但真正的乐趣来自于整个演播室的观众一起唱歌,像是一个邻里间的大派对。美国学者莎伦 沙哈夫( Sharon Shahaf)认为,这一形式是借用了以色列民族的希伯来“歌咏聚会”文化传统,这种传统曾在犹太民族长期而艰苦的复国运动中扮演过重要角色。《我们》以这种传统形式回应了民族怀旧的呼声,以一种娱乐的方式在节目中打造了一个逃避现世的桃源,它是以色列民族身份的美好故土。在这里,国家的地理边界是清晰的、坚固的;民族内部是团结的、友好的;人们的未来是明确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