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岛形势恶化进一步加大解决问题阻力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重新审视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 -

作为朝核问题演变的背景平台,朝鲜半岛形势与二十多年前相比已经发 生了极大变化。而 2016年半岛形势的深度震荡,在多个方面冲击了合作解 决问题的根基,加大了解决问题的阻力。

(一)朝鲜核导形势严峻

自 2006 年 10月首次进行核试验以来,朝鲜的前三次核试验间隔时间约 为三至四年,但在2016年一年之中,朝鲜分别于1月和9月进行了两次核试验。 更令外界震动的是,第四次核试验后,朝鲜对外宣称这是一次氢弹试验;而 对第五次核试验,又不同以往地以《朝鲜武器研究所声明》的形式宣示为“旨 在鉴定核弹头威力的核爆炸试验”。虽然有关分析普遍怀疑朝鲜自称的成功, 但朝鲜核武技术发展在2016年进一步接近美韩底线的事实毋庸置疑,朝鲜 的上述表态意在强调其核爆能力的提升以及核弹头的武器级水平。

此外,朝鲜 2016年发射导弹的次数也远超以往,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密 集进行了潜射导弹试验。其中,6月 22日朝鲜进行的两次导弹试射中的第二 枚飞行 400公里后落入日本海,被认为是“舞水端”弹道导弹的全弹道发射, 并取得了成功。分析指出,朝鲜希望借此突出其导弹突袭和躲避拦截的能力, 并展示其导弹射程的突破。值得注意的是,在通过第四次和第五次核试进一 步提升核武能力后,朝鲜更加大了对提高运载能力的投入。2017年元旦朝鲜 领导人金正恩发表新年献词时称,朝鲜研制洲际弹道导弹的工作已进入最后 阶段。韩国媒体援引韩美军事外交界消息称,朝鲜制造了两枚新型弹道导弹, 根据研判即为金正恩在新年献词中提及准备发射的导弹,而发射时间早于预 [1]期的可能性变高。 2017 年 2 月 12日,朝鲜在沉寂数月后再发射一枚“北

[1] “金正恩新年贺词中说的洲际导弹造好了 随时发射”,东方网,2017年1 月 19 日, http://toutiao.chinaso.com/gj/detail/20170119/1000200032975761484787152432756911_1.html。(上网时间:2017 年 2 月 2日)

极星 2型”中程导弹,韩国军方称导弹飞行500多公里后落入日本海。外界 认为这次成功的导弹试射虽然不是之前担忧的洲际导弹,但应该看作是朝鲜 决心将洲际导弹研发推进到底的再次表态。

除了加速推进核武技术,朝鲜对“核国家”意志的宣示也愈发强硬和高调。 继 2012年朝鲜修改宪法拥核入宪、2013年提出核武建设与经济建设“并进” 之后,2016 年 5月举行的朝鲜劳动党第七次代表大会上,金正恩发表讲话, 进一步将拥核确定为“永久战略路线”,明确并强化了核武建设在国家战略 中不可动摇的地位。同时,为使“有核国家”的地位合法化、固定化,朝鲜 [1]还提出“要按照核强国地位发展对外关系”。

总之,朝鲜核导计划既有技术突破,又在拥核战略意向上更趋强硬,朝 核形势已逼近危险临界点,引发不测和有关方冲突的可能性愈发加大。

(二)朝韩对抗空前激化

朝韩关系长期以来是半岛形势演变的主要动因,而朝鲜战争停战之后的 半个多世纪里,半岛虽动荡不断却维系脆弱和平,重要原因之一是双方政府 均不同程度保持了同对方合作的意愿,并为防止冲突失控而给予对方国家权 益以国际法层面的必要认同。但近一年多来,朴槿惠政府同金正恩政权的对 抗冲突却直击上述底线,使双方关系恶化突破以往时期的多道保险,面临空 前的严峻险境。

对抗首先表现在经济合作全面中断。在朝韩关系最好时期,双方的交流 合作曾有三大标志性项目,即金刚山观光旅游、南北离散家属会面以及开城 工业园区。在朝韩关系从李明博任内趋冷后,金刚山观光旅游因朝方枪击韩 方游客事件中断,离散家属会面间或受阻,开城工业园区虽时常在双方关系 紧张时发生“险情”,但在李明博政府时期也一直保持运转。据韩国统一部 发布的《2016年统一白皮书》称,2015年开城工业园区生产额为5.6329亿美元, 年均生产额首破 5 亿美元大关,2005 年至 2015年累计生产额达 32.3303 亿 美元。而 2016年,金刚山旅游全无起色,离散家属会面也未被提起,金大中

[1] 曹世功:“朝鲜党的七大:核导战略变化及半岛无核化的严峻挑战”,国际网,2016年5月30日, http://comment.cfisnet.com/2016/0530/1304868.html。(上网时间:2017年2月2日)

政府时期开创的南北合作项目的仅存成果 开城工业园区也最终走到尽头。 朝鲜进行第四次核试验后,韩国时任总统朴槿惠下令关闭开城工业园区,韩 国统一部遂发表措辞强硬的《政府关于开城工业园区全面停运的声明》,着 手撤离园区内 124 家韩国企业和 184 名韩国公民。2016 年 3 月 10 日,朝鲜 宣布朝韩间所有经济合作交流协议从即刻起全部无效,并称因韩方单方面中 断园区运转,朝方将彻底清算朝境内的所有韩国企业和机构资产。对开城工 业园区的全面关闭,韩国《中央日报》评论称,“南北间最后一根纽带也消 失了”,“通过交流合作构建信任的半岛信赖进程画上了句号,借助开城工 [1]业园区诱导朝鲜变化的构想也失去了立足之地”。

对抗亦体现为政治外交关系的日趋恶化。朝韩分裂数十年,双方都从未 放弃过以己为主统一对方的目标,并且在各自宪法中也将对方定义为未收回 国土。但在现实国际关系中,尤其是同时作为联合国成员,朝韩双方在处理 同对方关系时不能不有所约束和忌惮,加上之前朝韩政府都一定程度上对通 过改善关系利用或改变对方抱有期待,因此长期以来两国在统一问题上的立 场宣示基本沿袭20 世纪 70年代的共识,在正式表态中主张寻求以和平方式 实现“联邦式”或“邦联式”统一。但由于朝韩关系在2016 年的极度恶化, 双方这一心照不宣的禁忌也被抛弃,韩国公开宣传“根据韩国宪法实现以自 由民主主义制度统一半岛”,[ 2]意即实现“制度统一”。时任总统朴槿惠甚 [3]至在正式讲话中呼吁朝鲜国民“随时投奔大韩民国自由天地”。 为了进一 步孤立朝鲜,韩国高官借出访和参加国际会议机会,公开挖朝鲜外交墙角, “策反”朝鲜传统友好国家。例如,通过访问朝鲜传统友邦或其他形式推动, 韩国在 2016年成功说服乌干达、波兰等国中断同朝鲜军事合作关系。这些无 疑会加重朝韩敌视,也进一步挤压了双方关系转圜的空间。

此外,双方军事对抗也逼近险境。针对朝鲜一年内两次进行核试验、多

[1] 陈祥:“开城工业园关闭始末”,《凤凰周刊》2016年第 15 期, http://www.fhzk.net/ szjs/162.html。(上网时间:2017年 2 月 2日)

[2] 손기웅 “대한민국, 돌이키고일으키자”, <서울신문 >,2016.12.26. [3] 박대통령, 국군의날기념사서사실상 ‘탈북권유’?…“자유로운터전으로오라”<동아일보 >, 2016.10.1.

次进行导弹试射,美韩联合军事演习及军事部署进一步升级。除提升年度例 行的“关键决心”、“秃鹫”和“乙支自由卫士”等联合军事演习的规模和 烈度外,还追加举行“反潜演习”、“预警演习”、“空地联合对抗演习”, 以及炮兵实弹射击等计划外项目。与以往相比特别引人关注的是,在朝鲜进 行第五次核试验后,韩国军方正式公布了针对朝鲜的“大规模惩罚报复作战 计划”(KM ),该计划的核心打击目标就是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据韩 国媒体介绍,韩美准备对朝发动的多种大规模打击方案中,排在首位的是空 中打击。韩国军方计划在发生“紧急情况”时,以平壤的金正恩办公地点、 专用飞机和专用火车等为中心,动用“玄武-3”巡航导弹和“金牛座”空对 地导弹,将平壤几十公里的范围夷为平地。韩军放言,“一旦朝鲜最高领导 人和军方高层被清除,朝鲜国家功能将陷入瘫痪,对韩军事威胁将消失”。 面对韩方威慑,朝方也毫不退缩。一方面进口多种雷达系统,以防范F-35 等 隐型战机入侵,另一方面加强平壤周边防空网,部署不同射程的防空导弹以 及各种高射炮。同时朝鲜也明确声称,“一旦敌人有丝毫动作,将立刻采取 战斗行动”,“行动的第一攻击目标是韩国青瓦台,第二攻击目标是亚太地 区的美军基地和美国本土”。近日, 韩美 2017年度的联合军演正在进行。此 次“史上最大规模有美军战略打击武器参加的军演”将实施大规模美国战时 增援演习、先发制人打击、消灭朝鲜指挥部演习、利用“萨德”体系拦截朝 [1]鲜导弹演习等 。显然,随着朝韩军事部署与行动计划的对抗性进一步加剧, 双方发生冲突甚至热战的可能性也在不断加大。

(三)韩国政局动荡殃及对话进程

韩国政局动荡是半岛局势演变中最突发和戏剧性的事件。2016年 10 月 24 日,韩国 JTBC电视台发布重磅消息,称朴槿惠总统一直被其名为崔顺实 的女性密友操纵。崔顺实不但涉嫌接触机密文件,还干涉青瓦台人事任命, 甚至通过同朴槿惠的关系让韩国各大财团向其控制的Mir 财团和K体育财团 捐款,而崔的女儿也是利用特权才进入名校梨花女大。消息公布后,舆论大

[1] 庾龙源:“美韩联合军演将动用有史以来最多的战略武器”,搜狐网, 2017年月3 2日, http://mt.sohu.com/20170302/n482179866.shtml。(上网时间: 2017 年 3 月 6日)

哗。韩国民众走上街头举行烛光示威,要求朴槿惠下台。朴槿惠在民意压力下, 发表对国民讲话表示道歉。 行。

然而,事情并未到此结束,其后韩国政局围绕此事的风起云涌,表明韩 国民众对朴槿惠政府的不满与愤怒不仅限于“亲信门”事件,韩国政治积弊 到了深重影响内外政策而势必震荡政坛的节点。2016年 12 月 3日,韩国在 野党及无党派议员向国会提交对朴槿惠的弹劾动议案,其依据是朴槿惠违宪 纵容亲信干预国政、在“世越”号沉船事件中未能有效保护国民生命、在崔 顺实胁迫大企业捐款案件中涉嫌受贿等。12月 9日,韩国国会300名议员中, 299人参与对弹劾动议案投票表决,以234 票赞成、56票反对、2票弃权、7 票无效的结果,通过对朴槿惠的弹劾案。表决情况显示,国会议员在弹劾朴 槿惠一事上立场压倒性一致,且以三大在野党和无党派共172 名议员全部投 赞成票推算,128名执政党议员中投票赞成弹劾者也多于反对者。12月 10 日 起,朴槿惠被暂停行使总统职权。同时,韩国民众的街头示威集会持续不断, 朴槿惠的支持率也直线下跌。但另一方面,朴槿惠本人及其支持势力的态度 也与事件初发时有所改变,例如朴槿惠只承认对亲信失察而否认违宪,并以 种种理由拒绝出席弹劾庭审。朴的支持势力也一面按其旨意加速推进“萨德” 入韩等极具争议政策,一面极力阻挠依据“特别检察制度”对朴进行的有关 调查。此后,在朴槿惠多次拒绝当面接受问询和庭审、代理总统黄教安不予 批准延长调查期限的情况下,2017年 2 月 28日,韩国负责“亲信干政”事 [1]件调查的特别检察组宣布结束其调查活动,认定总统朴槿惠为涉腐嫌疑人。 3 月 10日,韩国宪法法院对朴槿惠弹劾案做出8名法官一致通过弹劾成立的判 决,朴成为韩国历史上首位被弹劾下台的总统。下届总统选举将在60 天内举

历史上,韩国一直有民众集会示威的传统和街头政治推动政坛变革的先 例。例如 1960 年 4 月 19日以青年学生为主的民众示威导致近百人丧生,迫 使时任总统李承晚结束个人独裁和权威主义统治。再如1987 年 6月由民主改

[1] “韩国特检组认定朴槿惠为涉腐嫌疑人”,新华网,2017年 3 月 1日, http://news. xinhuanet.com/world/2017-03/01/c_129498459.htm。(上网时间:2017年 3 月 5日)

宪运动发展为全国民众参与的“六月抗争”,最终催生以直选总统为标志的 民主宪法。而在 1987年之后,民众示威形式一直带有反暴力与平和的特点, 且多针对具体问题与政策,最典型事件是2008年韩国民众反对进口美国牛肉 引发的烛光示威。此次要求朴槿惠下台的全国性示威浪潮却和近年的民众集 会有所不同,也创下了多个韩国政治之最,包括民众参加示威人数之多和持 续时间之久,总统支持率之低,以及保守党内部的分裂之大都是前所未有的。 目前,韩国政坛已在就各党派推出下届总统候选人展开激烈博弈。“亲信门” 事件折射的韩国党争与进步保守阵营政策之争也将围绕竞选过程继续角力。

尽管韩国政局发展前景还有多种可能,但能够确定的是,韩国政局动荡 既有“亲信门”折射的韩国政治痼疾与社会积弊缘故,也与经济连年不振甚 至滑坡带来的忧患不满相关,还同韩国充满争议又直接影响社会稳定和经济 发展的对外政策派系角力有密切联系。而从对半岛形势与无核化问题的影响 来看,朴槿惠对外政策在近两年日益偏狭极端,与“亲信门”成因、发酵都 有内在联系。“亲信门”在被曝光前,朴槿惠因一系列内政失误造成民心背离、 动用公权力打压在野党广受诟病,坚拒朝对话呼吁、决意部署“萨德”并强 行与日本达成解决慰安妇问题协议和签署日韩情报协定,不能不说与其转移 视线和减小压力的需要有关。在事件被曝遭到弹劾后,加速推进“萨德”入韩、 加大对朝讨伐力度、挑动民间政界在对朝关系方面的分裂,也是朴槿惠开脱 自身逃避惩罚的表现。总之,此次韩国政局的动荡或只是开始,韩国内政问 题对国运的损伤可能进一步发散,而其对外政策也难免在已经被扭曲的情况 下再受拖累。

进行第四次核试验后,美韩军界和保守势力以反制朝鲜核导威胁为由再次鼓 噪“萨德”入韩。对此,中国外长王毅表示,中国对美国有可能在韩国部署“萨 德”反导系统的动向严重关切,“萨德”反导系统的X波段雷达监测范围远 远超出半岛防卫需求,不仅将直接损害中国的战略安全利益,也将损害本地 区其他国家的安全利益。中国坚决反对任何国家借用半岛核问题侵害自身的 [1]正当权益。 面对中方的严正表态,美国时任国务卿克里辩称,“美并未迫 不及待地希望利用某个机会来部署‘萨德’”,“美国在同各方磋商‘萨德’ [2]的部署,但还没做最后决定”。 而韩国官方也重申了有关“萨德”问题的 三无立场,即未接到美方部署请求、未与美方有过协商、未做出任何决定。

然而就在几个月后的7 月 8日,正值朝鲜进行“舞水端”弹道导弹发射 亟需各方合作应对、针对中国的南海仲裁案结果又即将出炉之际,美韩军方 却发表联合声明宣布,“由于朝鲜的核武器及导弹威胁”,“决定在驻韩美 军基地部署‘萨德’系统”。消息传出,中国、俄罗斯、朝鲜三国随即表示 了明确反对立场。消息亦在中国民间激起强烈反应,媒体对韩美部署“萨德” 决定予以谴责抨击,这也如实反映出中韩安全合作基础的脆弱性。在韩国国内, 部署“萨德”的消息引发许多民众连续抗议,一些政界和学界人士也纷纷撰文, 批评政府关于“萨德”的决策是轻率和缺乏战略远见的。

即便如此,韩国军方和保守势力仍在朴槿惠已被暂停履行总统职务的情 况下强行加速推进“萨德”部署。韩国国防部宣称,军方正在加速部署“萨德” 反导系统进程,如果一切顺利,最快可于2017 年 5月部署完毕。韩国媒体分 析,将原定 2017年底完成部署的计划加速提前,表明军方有意规避因朴槿惠 遭弹劾而产生的不确定性,也是向外界宣示决不因政局动荡因素影响部署“萨 德”。2017 年 2 月 2日,美国新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上任后首访韩国, 也强调了将如期推进“萨德”反导系统进程。同月28日,韩国国防部宣布, 当天与乐天集团就“萨德”部署用地正式签署换地协议。这表明“萨德”入

[1] “王毅谈美拟在韩部署‘萨德’反导系统”,新华网,2016年 2 月 13 日, http:// news.xinhuanet.com/world/2016-02/13/c_1118024739.htm。(上网时间:2017年 2 月 2日)

[2] “王毅访美口风强硬 克里匆忙澄清不急部署”,西陆网,2016 年 2 月 24 日, http://www.xilu.com/20160224/1000010000931962_2.html。(上网时间:2017年 2 月 3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