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仲裁庭歪曲中国在南海享有的历史性权利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国际海洋政治发展趋势与中国的战略抉择 -

仲裁庭在得出中国历史性权利主张已被《公约》替代和覆盖的结论后, 转而考虑中国在南海是否真正享有历史性权利的问题。它认为,中国所提供 的证据不是关于在南海海域享有历史性权利,而是关于岛礁主权的历史性权 利。中国历史上在南海的航行与捕鱼活动,是在当时还是公海的海域内行使 的公海自由,而公海自由不能构成历史性权利。至于非生物资源的开采,仲 裁庭认为由于技术发展的原因,这只是近几十年来才可能享有的权利,根本 [1]不可能建立所谓的“历史性权利”。 它认为中国在南海从未享有或建立其 所主张的历史性权利。

且不论仲裁庭对上述问题是否具有管辖权,仲裁庭的上述结论存在严重 问题。首先,仲裁庭对有关行为的定性明显采取了双重标准。在分析“缅因 湾案”、“渔业管辖权案”时,仲裁庭对有关国家的历史性捕鱼活动从未定 性为“行使公海自由”。在“渔业管辖权案”的分析中,仲裁庭指出,该案 对本案没有参考价值的一个原因是,英国和德国并没有主张其历史性捕鱼权

[1] Award of 12 July 2016, paras. 264-271.

[1]覆盖了冰岛的专属渔区权益,而仅仅只主张进入该海域捕鱼的权利。 仲裁 庭没有认为这种主张进入冰岛专属渔区捕鱼的权利是过去公海自由的继续, 而认为是一种历史性捕鱼权。仲裁庭也没有指出美国在“缅因湾案”中主张 的其在有关海域捕鱼活动的主导地位构成在加拿大宣布专属渔区之前对公海 自由的行使。而对于中国在南海的历史性捕鱼活动,仲裁庭在没有进行任何 分析的情况下直接将其定性为对公海自由的行使,明显采取了双重标准。其 次,中国历史上对于南海的利用和开发既是针对岛礁也是针对海域的,尤其 是渔民,他们对岛礁的发现、命名、开发和利用,都与开发和利用其周边海 域密切相关。因此,这些证据不能仅被视为对岛礁历史性权利主张的证据。 仲裁庭对中国在南海是否享有历史性权利的裁决,缺乏必要的分析和审慎性, 也缺乏公正性和权威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