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结论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国际海洋政治发展趋势与中国的战略抉择 - 【完稿日期:2017-2-5】【责任编辑:曹 群】

在南海仲裁案仲裁庭作出所谓最终裁决后,中国政府发表了 2016 年 7 月 12日《声明》,指出“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包括:(一)中 国对南海诸岛,包括东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拥有主权; (二)中国南海诸岛拥有内水、领海和毗连区;(三)中国南海诸岛拥有专 [2]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四)中国在南海拥有历史性权利。” 《声明》与中 国政府在南海问题上的一贯立场保持一致,亦即中国在南海的权利是集主权、 主权权利和管辖权以及历史性权利为一体的复合性权利主张。中国主张并未 区分主权性历史性权利和非主权性历史性权利,不应作狭义解读。

仲裁庭的有关裁决,实质上是为菲方有关主张背书,偷换概念,将中国 在南海的权利主张等同于非主权性历史性权利,妄图通过否定非主权性历史

[1] Award of 12 July 2016, para. 258. [2]《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声明》,外交部网, 2016 年7月12日, http://www.fmprc.gov.cn/web/ziliao_674904/1179_674909/t1380021.shtml。(上网时间:2017 年 2 月 1日)

性权利主张的合法性,进而达到否定南海断续线效力的目的。为达此目的, 仲裁庭随意扩权,滥用对国际法规则的解释权,错误解释历史性权利的国际 法依据,错误否定中国在南海的历史性权利。有关裁决在事实认定、逻辑推 理和法律适用方面均存在重大瑕疵。在管辖权问题上,仲裁庭对中国历史性 权利主张的定性并没有建立在客观公正评析中国有关主张的基础之上,对中 国历史性权利主张的性质缺乏准确的把握。由于仲裁庭不能明确中国是否在 南海主张了所谓“历史性所有权”,不能排除《公约》第298 条的适用,仲 裁庭对本案没有管辖权。在实体问题上,仲裁庭强行曲解适用《公约》第311条, 擅自确定分析《公约》与历史性权利关系问题的逻辑架构,缺乏坚实的法律 基础。事实上,仲裁庭对于《公约》没有规定的事项,应当援引《公约》序 言的规定,考察一般国际法的规则和原则。此外,仲裁庭对有关国际司法和 仲裁实践的分析与解释也明显偏离了国际法理论和实践。仲裁庭对《公约》 有关条款的解释,导致了荒谬的推论。

因此,仲裁庭关于历史性权利的裁决不过是建立在预设立场上的牵强论 证,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它无视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有着充 分的历史和法理依据,事实上成为了菲律宾非法侵占中国南沙岛礁并企图将 其非法侵占行为合法化的工具,缺乏国际司法和仲裁应有的公正性、有效性 和权威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