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面临的挑战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中国与东盟国家防务合作探析 -

尽管中国与东盟国家防务合作自21世纪以来取得了全方位迅速发展,但 合作层次与深度明显不足。其一,中国对东盟各国的军售仍相对有限。据统计, 2000—2009 年间,中国向东南亚的军事出口仅3.16亿美元,而同一时期美

[1]国和俄罗斯对东南亚的军售额分别达到31.96 亿美元和 32.98 亿美元。 尽 管近年来中国对东南亚军售有所增加,但与美俄相比仍有较大差距。而且中 国武器出口的种类较少,主要是坦克、直升机、反舰导弹等。其二,中国对 东盟国家的港口访问仍偏少,每年对各国舰艇访问平均只有为数不多的1∼2 次。相比之下,美国海军舰艇对东盟各国的港口访问要频繁得多,最多的是 菲律宾,2012年美国军舰访问菲律宾次数为88 次,2013 年更达到 140 次之

[2]多。 其三,中国与东盟国家的国防工业合作尚在起步阶段,中国虽然与印尼、

[1] SIPRI Arms Transfer Database, http://armstrade.sipri.org/arms_trade/values.php. (上网时间:2017 年 2 月 15 日 )

[2] Michael Mcdevitt, “The Contribution of Maritime Exercises to U.S. South China Sea Policy,” March 4, 2015, p.2, http://www.csis.org/the-contribution-of-maritime-exercises-to-u-s-southchina-sea-policy. ( 上网时间:2017 年 2 月 15 日 )

泰国、马来西亚、印尼等国达成了有关协议或意向,但后续实质性步骤进展 缓慢。其四,中国与东盟国家的联合军事演习或训练,仍处于较初级的阶段, 表现在:相比美国与东盟各国的演习动辄达到数千人甚至上万人,参与人员 数量仍相对较少;课目设置比较简单,且以应对恐怖主义、自然灾害等非传 统安全威胁为主;主要是双边框架,中国还未能与若干东盟国家举行多边联 合演习或训练。造成这些问题的主要原因包括:

第一,东盟各国“大国平衡”战略对中国—东盟国家防务合作的掣肘。

东南亚地区安全历来容易受到大国影响,为此东盟在冷战后一直奉行“大国 平衡”战略,即让大国之间相互制衡,避免任何一个大国主导地区安全,从 而使东盟获得安全上的最大利益。这一战略当然也有针对中国的一面。特别 是,尽管中国与东盟关系近年来不断发展,但由于历史和地缘政治等原因, “中国威胁论”在东盟国家始终存在,在部分民众中颇有认同感。近年来, 随着中国崛起及军事现代特别是海军现代化的推进,东盟各国在安全上对中 国的担忧进一步加剧,一些国家视中国为“潜在的主要威胁”,担心中国“国 强必霸”,搞“侵略扩张”和“经济渗透”。因此,虽然东盟国家与中国防 务合作增多,但在不少方面仍是有所保留的,如不愿过快扩大联合演训规模,

[1]更愿意举行单一军种、科目较为有限的演习而非三军联合的综合性演习, 对于与中国举行多边演习不太积极等,而且在与中国扩大防务合作的同时, 东盟各国与美、日、印、澳等大国的防务合作也在强化,这无疑有平衡中国 影响的考虑。

第二,美、日、印等大国着力强化与东盟国家的军事关系。近年来,美

国、日本和印度等国出于各自战略利益的考虑,纷纷加大对东南亚的军事渗 透。而东盟国家基于对中国崛起的担忧,也希望拉其他大国平衡中国,这为 大国介入地区事务创造了条件。美国奥巴马政府高调推进“亚太再平衡”战略, 将东南亚作为该战略的重要支柱,强化了与东南亚盟国及伙伴的防务关系: 2014年美国与菲律宾达成《强化防务合作协议》,根据该协议2016 年获得

[1] Diplomat, thailand/. Prashanth Parameswaran, “Did China Just Boost Military Ties with Thailand?,” The February 7, 2015, http://thediplomat.com/2015/02/did-china-just-boost-military-ties-with( 上网时间:2017 年 2 月 15 日 )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