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国与东盟国家的反恐措施与主要成果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中国与东盟国家防务合作探析 -

中国与东盟国家具有长期打击恐怖主义的经验,针对恐怖主义出现的新 特征,双边与多边反恐合作正在逐步探索与进行当中,迄今已取得了一些成效, 但在政治共识和合作方面仍存在诸多障碍。

(一)东盟各国展开多层次的反恐努力

2001年以来,东盟各国着手加强反恐机制建设,达成了两份标志性文件 ——2001年第 7 届东盟首脑会议发表的《东盟联合反恐行动宣言》和 2007 年第 12 届东盟首脑会议上通过的《东盟反恐公约》,前者在反恐初期提出 了一系列行动计划,后者是东盟首个在安全领域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文件,二

[3]者共同搭建了遏制恐怖主义、加强反恐合作的地区性框架。 在此基础上,

[1] 另一种说法认为加入东印尼圣战者组织的中国籍恐怖分子共6人,参见 “Last Uighur Member of MIT Shot Dead,” The Jakarta Post, August 18, 2016, http://www.thejakartapost.com/ news/2016/08/18/last-uighur-member-of-mit-shot-dead.html。(上网时间:2016年 9 月 30 日)

[2] “港媒详解东突分子东南亚偷渡网:一路免费住宿”,观察者网,2015年 2 月 3日, http://www.guancha.cn/neighbors/2015_02_03_308435.shtml。(上网时间:2016年 9 月 30 日)

[3] “ASEAN Convention on Counter-terrorism Completes Ratification Process,” January 22, 2013, http:// www. asean. org/ news/ asean- secretariat- news/ item/ asean- convention- on- counterterrorism-completes-ratification-process.(上网时间:2016 年 9 月 24 日)

[1]东盟成员国根据双边或多边反恐协议,逐步建立健全反恐机制。 面对新一轮恐怖主义来袭,东南亚各国在认知上从模糊到清晰,在行动

[2]上从犹豫到坚定。 正如一名长期从事恐怖主义研究的东南亚学者所指出的, 东南亚各国清楚地认识到“伊斯兰国”的危害,但因伊斯兰教问题在东南亚 国家相当敏感,政府担心强力反恐会遭到国内保守伊斯兰势力的反对以及“伊

[3]斯兰国”对其海外公民的报复, 在初期拒绝公开反对和谴责,所采取的反 恐措施也相当有限。然而,随着极端组织的活动日益嚣张,各国政府不得不 加强反恐力度。印尼采取了军事打击恐怖组织、改革执法机构、控制移民以 及管控监狱人员等多种措施。2014年 9月,“东印尼圣战”组织杀害警方线 人后,印尼政府对该组织进行重点围剿,2016年7月最终击毙其领导人桑托索。 2016 年 1月雅加达恐怖袭击发生后,印尼政府表示,将进一步增加预算应对 恐怖主义,包括加强对出狱极端分子的监控,遏制“伊斯兰国”的网上宣传 与招募、继续整合国内现有反恐机构等。 采取预防性逮捕行动、阻止本国穆斯林前往中东加入“伊斯兰国”是马 来西亚政府的反恐措施之一。2015年 4月,马来西亚通过防范恐怖主义法案 (Prevention of Terrorism Act),加强应对恐怖威胁的快速反应和审查效 率。针对被恐怖分子觊觎已久的沙巴东部,马来西亚政府做出特殊调整,让 军队和警察合作在该区域安全指挥区执勤,防范“阿布沙耶夫”在本地从事 暴力活动。 菲律宾是东南亚恐怖主义的重灾区,政府反恐能力孱弱。2016年杜特尔

[1] 主要包括:2002年,东盟部长级反恐特别会议举行,强调采取协调一致的行动有效应对恐怖主义;2003年,东南亚反恐中心在马来西亚成立,主要从事分析恐怖活动和培训官员; 2005 年 5月,第 26届东盟国家警察首长会议正式启动犯罪情报数据库系统,以此推动成员国在反恐领域的情报合作与交流,包括交换严重威胁地区安全的恐怖主义及其他犯罪行为的信息和情报,有关恐怖组织、武装组织和激进组织的情报资料等等。

[2] 以新加坡《联合早报》为样本进行分析可知,早期的新闻多以零星报道恐怖主义活动为主,各国政府的反恐举措则以防范本国公民前往中东为主。2015年中期起,各国政府的反恐政治表态以及出台反恐新措施的报道才明显增多。参见张洁:“雅加达爆炸:恐怖主义席卷东南亚的开端?”,《世界知识》2016年第4期,第 34 页。

[3] Joseph Chinyong Liow, “ISIS Goes to Asia: Extremism in the Middle East Isn’t Only Spreading West,” Foreign Affairs, September 19, 2014, 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eastasia/2014-09-19/isis-goes-asia.(上网时间:2016 年 9 月 30 日)

特就任后,把解决菲南安全问题列为施政重点之一,在加快与分离组织和谈 的同时,加大打击“阿布沙耶夫”力度。2016年 9月,菲律宾和印尼就加强 打击恐怖主义和海上安全达成协议,菲律宾同意印尼执法船只在追捕疑犯中 进入菲律宾苏禄海海域。此前,印尼、菲律宾和马来西亚三国还达成了在苏 禄海海域联合巡航的协议。这种超越主权意识、采取多边合作的措施表明了

[1]菲律宾政府反恐的决心。 在地区层面,2013年9 月东盟首次举行反恐演习。2014年底东盟峰会 承诺共同应对“伊斯兰国”的威胁。2015年 2月,第 12届东盟武装部队首 长非正式会议达成协议,同意建立区域机密联系网以交换军事情报,防止“伊 斯兰国”在东盟活动及壮大。2016年 7月,《东盟地区论坛主席声明》重申, 加强国家间合作,限制恐怖主义资金的来源。 总的来看,东南亚各国都加大了反恐力度,但在反恐能力和成效方面存 在较大差异性。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反恐资金相对充足、情报搜集能力较强。 近年来国内政治稳定与经济发展恢复,为印尼反恐提供了有效的制度与物质 保障,反恐能力提高较快,而菲律宾的反恐成效则有待继续加强。此外,较 之于各国自身反恐能力的提升,东盟国家间的反恐合作仍然存在巨大提升空 间,包括情报信息分享、反恐经验交流、执法机构间合作等。在这一过程中, 越来越多的国家呼吁中国继续加强与本地区的反恐合作。

(二)中国—东盟反恐合作进展

来自中国与东盟的恐怖分子合流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受宗教极端思 想蛊惑的极端分子将东盟国家作为前往中东的偷渡通道,二是越境中国的极 端分子在东盟国家从事恐怖活动。就人数而言,前者占多数;就危害而言, 后者破坏性则大得多,而这两类活动在人员上又存在相互联系和转化的可能 性。面对恐怖主义的共同威胁,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的安全利益联系更为紧密,

[1] “Indonesian, Philippine Leaders Agree Tougher Line on Piracy, Islamist Extremism,”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September 9, 2016, http://www.wsj.com/articles/indonesian-philippine-leadersagree-tougher-line-on-piracy-islamist-extremism-1473433334.(上网时间: 2016 年 9 月 24 日)

[2] “Chairman’s Statement of the 23rd ASEAN Regional Forum,” July 26, 2016, http://asean. org/storage/2016/07/chairmans-statement-of-the-23rd-asean-regional-forum_final.pdf.(上网时间:2016 年 9 月 24 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