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日本构建高质量基础设施合作伙伴关系的动因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日本高质量基础设施合作伙伴关系的构建与前景 -

日本在亚洲甚至全球动用大量资金推进高质量基础设施合作伙伴关系,是经济和战略考量综合作用的结果。(一)促进对外投资。根据亚洲开发银行 2009 年推算,从 2010 年到

2020年亚洲基础设施建设资金需求达8万亿美元。[5]在人口不断减少和国内经济缺乏增长点的情况下,对外基础设施投资已被日本当做经济成长战略的支柱之一。2009年,日本《新成长战略》中主张在亚洲地区综合且战略地利

用在基础设施等领域中的优势,促进日本经济增长。[6] 2013 年 3月,日本在

活动至关重要,也是国家安全保障的重要课题。” (三)争夺基础设施建设主导权。随着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和筹[2] [1]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日本深感竞争压力。 因此,日本利用其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高质量”优势,积极推动其所谓“高质量”规则在地区乃至全球形成“国际化”。在2015 年 6月的巴伐利亚七国集团(G7)峰会上,安倍提出了经济政策的价值观,并指责亚投行的投资标准不透明,有可能出现欠缺公正性的运营,强调“腐败对策至关重要” [ 3],呼吁“基础设施建设必须考虑到对人权、环境和社会的影响”。[4] 2016 年 8月,日本主导下的非洲开发会议所通过的行动计划特别强调日本的援助优势领域,如扩大地热发电和下水处理等,凸显与中国以传统型基础设施建设为主体的援助之不同。日本政府相关人士说,安倍把与非洲12个国家进行的“马拉松会谈”作为宣传日本高质量基础设施合作伙伴关系的契机,用来对抗中国便宜的基础设施

建设。[5]

经济合作经验丰富。日本主导的亚开行成立施项目的能力,并得到不少受益国好评。日本的企业遍布全球,可以随时为日本推进高质量基础设施合作伙伴关系具有一定优势。第一,日本对外50年来,展现了开发大型基础设高质量基础设施合作伙伴关系提供支撑。第二,高质量基础设施合作伙伴关系对日本民间企业及各国际金融机构的积极引入既融入了资金,也增强了这一战略在日本国内外的支持基础。第三,日本先进的技术和管理使其在基础设施投资领域具有较强的竞争力。缅甸水电站建设、印度德里高速输送体系建设计划、日越友好桥建设等都颇具国际宣传影响,是日本在高质量基础设

施领域令人信赖的经典案例。[1]日本先进的管理经验也使其高质量基础设施建设更有竞争力,如日本东海道新干线自1964年开通以来,列车运行导致的车内死亡事故为零,每辆运行列车的平均延误时间2015 年 4 ~ 9月仅为 18

秒左右,这成为日本东海旅客铁道公司(JR东海)在海外推销中的招牌。[2]第四,日本政府对于推进高质量基础设施合作伙伴关系高度重视。日本主要内阁成员均积极参与、旨在官民合作推进基础设施输出的“经济合作与基础设施战略会议”指出,近年来海外基础设施订单大增得益于首相和阁僚的大

量外访和积极推销。[3]日本还通过各国驻日大使及强化议员外交等来促进这

[4]一战略。 2016 年 12月日本财务省发表的 2017年财政投融资计划比 2016

年增多12.2%,据说“安倍重视支持基础设施输出是主因”。[5]上述优势将助力日本新战略的实施,但与此同时,日本推进高质量基础

设施合作伙伴关系也将面临着一些制约因素。开行以及民间资本等。随着国家整体经济实力的相对下降,日本对外援助力度已经变弱。2015略有回升,但仍不到一是资金不足。高质量基础设施合作伙伴关系的资金主要来自年1997 ODA一般预算已连续年的一半。[1] 数据显示,2017 16 年减少,2016年,日本外务省年和 2017 ODA、亚年分别ODA预算为基础设施援助的4343 亿日元(政府总体ODA 仅为 714 亿日元。ODA 预算为[2]亚开行方面本身也面临资金来源不5527亿日元),其中有关高质量足的问题。尽管2015年的业务(包括获批贷款和赠款、技术援助及联合融资)创下 271.5 亿美元的历史新高,比2014 年的 228.9 亿美元增长了近 19%[ 3],加上日本也拟将亚开行的融资能力提升50%,但考虑到基础设施投资(2015年之前每年大概130亿美元的额度)只是亚开行的核心业务之一,显然相关资金无法满足全球基础设施建设的需求。亚开行最新发布的报告指出,到2030年仅亚太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需求将提高到26万亿美元,即每年1.7万亿美元。从人口占地区整体96% 的主要 25国来看,目前的基础设施年投资

额为 8810亿美元,仅为需求的一半左右。[4]更为重要的是,由于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投资时间较长,投资回报率低,尽管日本增加对高风险项目的援助及强化贸易保险功能,但未来会有多少民间资金参与其中还有待观察。二是审核标准过严,常有附加性规定。亚开行贷款条件比较严苛,采取发达国家的标准对项目逐个进行评估,这使很多有需要的国家无法获得相关资金援助。而在政策性贷款方面,亚开行2000—2010 年政策性贷款的平均附加条件为31项,高于世界银行的水平。尽管亚开行相关报告也建议简化贷款

年条件,不过同时又强调相关条件的前置性和约束性。 11月提出高质量基础设施合作伙伴关系的“进一步措施”中强调视具体情[1] 虽然日本政府在 2015况免除当地政府的担保,但出于风险和安全考量,还有很多发展中国家的项目依然在日本要求当地政府提供担保的范围之内。三是强调对象国民主、人权以及环境等方面的标准。2015年新“开发合作大纲”强调应对“为实现共有普遍价值、和平及安定、安全的社会目标予以支援”[ 2],“共有普遍价值”包括促进和巩固民主化以及人权等。2016年3月,日本发布的“开发合作”白皮书也强调支援民主化,并表示在“建立在普世

价值观基础上的秩序”上支持各国基础设施建设。[3] 亚开行还非常注重环境保护的高标准,如亚开行行长中尾武彦表示,即便与亚投行合作融资“也不

会降低这一标准” [4]。这种将日本“理念”强加于他国的做法显然没有充分考虑发展中国家的实际情况,也容易引起反感,不利于日本高质量基础设施合作伙伴关系的深入推进。高质量基础设施合作伙伴关系或将成为今后一段时期日本国家整体战略,尤其是经济外交的重要部分,其对日本外交、区域经济一体化甚至中日关系等均能产生一定影响。“各种形式的对外援助其本质都是政治性的,主要目标都是为了实现国

家利益。” [5]高质量基础设施合作伙伴关系有利于增强日本在相关地区的影响力和相关领域的主导力。这个“一揽子输出”战略较为注重日本在投资地“事

[1] 廖凡:“比较视野下的亚投行贷款条件研究”,《法学杂志》2016年第 6 期 , 中国法学网, http://www.iolaw.org.cn/showarticle.aspx?id=4817。(上网时间:2017 年 2 月 26 日)

[2] 『開発協力大綱』、2015年 11 月 2日, http://www.mofa.go.jp/mofaj/gaiko/oda/ seisaku/taikou_201502.html。(上网时间:2017年 2 月 26 日)

[3] 「2015年版開発協力白書」、http://www.mofa.go.jp/mofaj/gaiko/oda/files/000137901. pdf。(上网时间:2017年 2 月 26 日)

[4] “亚开行行长:考虑与亚投行合作融资”,日经中文网,2015年 3 月 26 日, http:// cn.nikkei.com/politicsaeconomy/polit icsasociety/13691-20150326.html。(上网时间:2017年 2月 26 日)

[5] Hans Morgenthau, “A Political Theory of Foreign Aid,” Vol. 56, No. 2, 1962. 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