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恐怖主义的再兴起与合流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中国与东盟国家防务合作探析 -

近年来,“伊斯兰国”在中东肆虐,影响力不断向全球蔓延,作为全球 穆斯林主要聚居地之一,东南亚自然也难于幸免。一方面,“伊斯兰国”欲 将东南亚“打造”为全球恐怖主义活动的支撑点之一,通过思想渗透、资金 支持、人员培训等多种方式,扶持东南亚恐怖组织;另一方面,东南亚原有 的极端组织受到了“伊斯兰国”在中东兴起的极大鼓舞,纷纷宣布效忠“伊 斯兰国”,并不断发动新的恐怖袭击。在“基地”旧势力与“伊斯兰国”新 影响的相互作用下,东南亚的恐怖主义死灰复燃。 由于东南亚各国政局基本平稳,恐怖组织很难复制“伊斯兰国”开疆拓 土的方式,主要通过极端分子的自我激进化、与域内外恐怖组织勾连、发动 恐怖攻击等方式,显示其存在并扩大影响力。新一轮恐怖主义对东盟各国的 安全主要构成以下威胁: 第一,招募东南亚多国民众前往中东参加“圣战”。2012 年开始,有信 息显示“伊斯兰国”通过在互联网的宣传攻势,鼓励被洗脑的穆斯林前往中 东参加“圣战”。马来西亚内政部长阿末扎希披露,2012年到 2015 年初, 至少有 100多名马来西亚公民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参加“伊斯兰国”,这些 人中不少是公务员(包括宗教局)、大学讲师、大学生及专业人士,也有退 伍军人。截至 2015 年 3月底,印尼官方认为本国公民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

[1]加入“伊斯兰国”的人数不少于600人。 2016 年4月,英国广播公司(BBC) 报道,共有超过1000名来自马来西亚、印尼和菲律宾的民众前往中东加入“伊

[2]斯兰国”。 虽然各方数据不尽相同,但东南亚地区民众前往中东参加“圣

[1] “IS Groups in RI Get Cash from Oz,” The Jakarta Post, March 24, 2015, http://www. thejakartapost.com/news/2015/03/24/is-groups-ri-get-cash-oz.html.(上网时间:2016年9月6日)

[2] “The Islamic State Threat in Southeast Asia,” BBC, April 6, 2016, http://www.bbc.com/ news/world-asia-35007994.(上网时间:2016 年 9 月 24 日)

战”人数都呈增加趋势。 相对于本国民众前往中东参加“圣战”,东南亚各国政府对“圣战者” 回流更为警惕,担心接受了极端思想和军事训练的“圣战者”重返本地区, 通过暴力活动谋求建立伊斯兰教政权。在20 世纪 80年代,曾有东南亚穆斯 林前往巴基斯坦参加反对苏联占领阿富汗的“圣战”,并在战后返回东南亚, 形成了包括“伊斯兰祈祷团”在内的一批极端组织,成为“9·11”事件后在 本地区制造恐怖事件的“主力军”。2014年 12月,一名效忠“伊斯兰国” 的印尼“战士”发布录像,公开宣称将与其同伴返回印尼,袭击圣诞节期间 保护教堂的印尼军队、警察以及印尼最大的穆斯林组织伊斯兰教士联合会

[1] (Nahdlatul Ulama)。 根据各国目前掌握的信息,马来西亚和印尼已经 出现了从中东返回的极端分子,他们不仅招募和运送“圣战”分子前往中东, 还涉嫌在本地区策划和发动恐怖袭击。

第二,东南亚地区恐怖袭击进入高发期。近几年,“伊斯兰祈祷团”、

“摩洛伊斯兰自由斗士”和“阿布沙耶夫”等20多个东南亚本土极端组织公 开宣布效忠“伊斯兰国”,制造实施多起恐怖袭击。“伊斯兰国”还直接派 遣人员前往东南亚培训恐怖分子、制造恐怖袭击。[2] 2014 年 8月,马来西

[3]亚警方逮捕了19名涉嫌在吉隆坡策划爆炸案的亲“伊斯兰国”组织人员。 印尼内政部 2015 年统计,至少有100多名来自“伊斯兰国”组织的外籍武装

[4]分子潜入波索地区,从事暴力活动。 尽管东南亚各国政府加大了反恐力度,但2016年以来发生的恐怖袭击事 件数量仍显著增加。1月,雅加达发生袭击警察局和商业区的爆炸案,一名 在叙利亚的印尼籍“伊斯兰国”成员声称对事件负责;7月4日,“伊斯兰国”

[1] Navhat Nuraniyah, “Returning Indonesian Fighters from Syria and Iraq: Learning from the Past,” RSIS Commentary, No.035, February 17, 2015. [2] “IS Groups in RI Get Cash from Oz,” The Jakarta Post, March 24, 2015;“伊国组织网上大肆宣传加入该组织印尼人大增”,《联合早报》2015年 3 月 20 日。[3] “Extremism in Southeast Asia: the Looming Shadow,” The Economist, February 7, 2015, p.37.

[4] Ruslan Sangadji, “Terror Group Weakened: Cops,” The Jakarta Post, April 6, 2015, http:// www.thejakartapost.com/news/2015/04/06/terror-group-weakened-cops.html#sthash.jpyagb2y.dpuf. (上网时间:2016 年 4 月 6日)

策划的恐怖袭击首次在马来西亚得逞,而此前马来西亚已成功破获多起未遂 恐怖事件; [1] 7 月 5日,印尼梭罗地区发生恐怖袭击事件;9月 2日,菲律 宾达沃市发生恐怖袭击,造成至少14 人死亡,71人受伤。恐怖主义带来的 现实压力促使东南亚各国领导人在东亚系列峰会期间纷纷发出呼吁,希望各 国加强区域合作中对反恐问题的关注。2016年 9 月 7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 在东盟峰会上强调,恐怖主义居当前东盟国家面临的三大安全挑战之首。

第三,一些东南亚国家的分离活动与恐怖活动出现合流,并试图改变东 南亚国家政治边界。

“摩洛伊斯兰自由斗士”、“阿布沙耶夫”等极端组织 长期在菲律宾南部从事分离活动,“伊斯兰国”崛起后,它们不仅公开“投诚”, 而且宣布要建立包括马来西亚、印尼、新加坡、泰国南部以及菲律宾在内的 伊斯兰群岛国(DIN),或所谓的“超级伊斯兰国”。 马来西亚政府 2015 年 1月发出警告,沙巴分离主义势力很可能已被“伊 斯兰国”渗透,菲律宾南部极端组织正在努力让沙巴脱离马来西亚。事实上, 由于苏禄海海域及其沿岸地区分属菲律宾、马来西亚和印尼三国,而三国在 这一区域的行政管辖相对薄弱,2015年以来“阿布沙耶夫”在此活动频繁, 采取绑架人质—获取赎金—资助反政府活动的模式,先后绑架多名来自马来

[4]西亚、印尼、加拿大、挪威等国公民,索要赎金甚至杀害人质。 有分析认 为,未来“伊斯兰国”向全球分散力量,或许会选择并资助“阿布沙耶夫” 为东南亚中转和训练极端分子的大本营,从而“团结”本地区极端组织,继 续为建立伊斯兰国而“奋斗”。

[1] Phuong Nguyen, “Recalibrating the Islamic State Threat in Southeast Asia,” CSIS Commentary, July 7, 2016.

[2] “ASEAN Faces 3 Key Challenges of Terrorism, Improving Trade and Maintaining Its Credibility, Says PM Lee,” September 7, 2016, Strait Times, http://www.straitstimes.com/asia/ east-asia/asean-faces-3-key-challenges-terror” 伊 斯 兰 国” m-improving-trade-and-maintainingaseans?platform=hootsuite.(上网时间:2016 年 9 月 30 日)

[3] “通过社交网络平台招募伊国‘网罗’外国展示壮大‘圣战’”,《联合早报》2015 年 2 月 8日。

[4] 也有观点认为,“阿布沙耶夫”已经放弃了民族分离的政治目标,目前的活动以绑架和获取赎金为目的,在性质上已经转变为了普通犯罪行为。参见Phuong Nguyen, “Recalibrating the Islamic State Threat in Southeast Asia”。

[5] Phuong Nguyen, “Recalibrating the Islamic State Threat in Southeast Asia”.

目前,虽然印尼和马来西亚等国穆斯林人口众多,但绝大部分民众并不 认同“伊斯兰国”理念,恐怖主义对地区安全威胁有所上升,但仍处于可控范围。 各方对于恐怖势力消长趋势的判断不尽相同,有观点认为随着中东局势变化, “伊斯兰国”对东南亚恐怖组织的支持力度将不得不削减;但更多学者则认为, “伊斯兰国”在中东的溃败并不意味着恐怖主义的失败,他们已经开始着手 安排力量向全球扩散,将使全球更加动荡。2016年 6 月 22日,“伊斯兰国” 发布了阿拉伯语、印尼语、英语、马来语和他加禄语五种版本的宣传录像,

[1]号召不能前往叙利亚参加战斗的圣战士就地加入在菲律宾圣战。 同时,东

[2]南亚恐怖组织之间为了争夺领导权,也会继续加大暴力活动。 近年来,国际极端组织也加大了对中国新疆地区的“关注”,“基地” 和“伊斯兰国”先后公开指责中国政府对新疆维吾尔族的“镇压”,号召穆 斯林反对“异族”在新疆的统治,“世维会”和“东伊运”则坚持不懈地组 织、操纵和资助新疆维吾尔族民众前往中东。[3] 2009年“7·5”暴力事件后, 中国政府加强了对新疆口岸管控及与中亚邻国的合作,迫使偷渡人员改变原 来途经中亚前往中东、北非的路线,开始试图借道东南亚前往中东。 2015 年 1 月 18日,新华网发布的“关于打击西南边境地区组织偷渡专 案行动纪实”报道指出,2014年 5 月到 2015 年 1月,公安部共查获涉嫌偷 越国(边)境嫌疑人852人。这些人员在境外极端思想蛊惑下,试图从新疆 抵达云南、广西、广东等地,短暂停留后偷渡到越南、缅甸等国,再辗转进 入泰国和柬埔寨,最终由马来西亚、印尼出境飞抵土耳其,进入叙利亚和伊

[4]拉克参加“圣战”,这一偷渡活动被形容为“圣战迁徙”。 参与“圣战迁徙” 的人员情况复杂,维吾尔族偷渡者中出现了大量以家庭为单位集体出逃的案

[1] 贾春阳、龚正:“‘伊斯兰国’当前活动新态势及影响评估”,《现代国家关系》2016 年第7期,第 29-36 页; Phuong Nguyen, “Recalibrating the Islamic State Threat in Southeast Asia” 。

[2]

“The Islamic State Threat in Southeast Asia”. [3] Ahmed S. Hashim, “The Impact of the Islamic State in Asia,” Policy Report, RSIS, February 2015, pp.7-8.

[4] “境外势力和宗教极端思想蛊惑下的疯狂不归路——公安部打击西南边境地区组织偷渡专案行动纪实”,新华网,2015 年 1 月 18 日, http://news.xinhuanet.com/2015-01/18/ c_1114036699.htm。(上网时间:2016年 9 月 23 日)

例。这些非法外流人员大多是受宗教极端主义思想影响和蛊惑的维吾尔族群 众,其中也不乏被通缉的涉恐犯罪嫌疑人。[1] 2015 年 7月中国从泰国遣返

[2]的一批偷渡者中,有13人是涉恐出逃人员,2人是负案在逃的犯罪嫌疑人。 偷渡者非法过境引发了包括伪造护照等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给相关国 家带来安全隐患,也使中国与相关国家的关系更加复杂。在土耳其的“世维会” 下属分支机构组织,多次派骨干窜至东南亚国家,为组织偷渡活动“出谋划 策”。同时,他们频频勾连部分土耳其政客和某些势力,为偷渡活动提供协助, 并千方百计“营救”被东南亚国家羁押的偷渡者。土耳其驻某些东南亚国家

[3]的使馆工作人员甚至为偷渡人员提供帮助。 除了少数混在偷渡队伍中的涉恐出逃分子,一些有着宗教极端思想的偷 渡者在行动受阻后,也转化为恐怖分子,他们或就地发动暴力袭击,或潜伏

[4]在东南亚与当地恐怖分子共同作战。 以2014年昆明“3·01”暴恐案件为例, 偷渡者在云南非法出境受阻后,转而在国内实施恐怖袭击。此后,部分疑犯 又潜逃到东南亚继续从事暴力恐怖活动。2015年 2 月 10日,印尼警方在苏 拉威西抓获4名“3·01”暴恐案嫌疑人,并证实另有3人逃进森林,2人逃

[5]入马来西亚。印尼警方还发现了这些嫌疑人与“伊斯兰国”有联系的证据。 随着局势的发展,一些维吾尔族极端分子还以东南亚国家为偷渡目的地, 在印尼、菲律宾等国接受军事训练和参与恐怖活动。根据印尼警方掌握信息, 2014 年下半年,至少有10名维吾尔族人通过柬埔寨到达泰国,获得护照后

[1] 李晨阳、宋少军:“试析新疆维吾尔人在东南亚的非法流动问题”,《新疆社会科学》2016 年第1期,第 74 页; “More Than 100 Chinese Muslims Have Joined the Islamic State,” Foreign Policy, July 20, 2016, http://foreignpolicy.com/2016/07/20/report-100-chinese-muslimshave-joined-isis-islamic-state-china-terrorism-uighur。(上网时间:2016年 9 月 30 日)

[2] “中国警方从东南亚遣返多批企图参加‘圣战’的偷渡人员”,新华网,2015年 7月 11 日, 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5-07/11/c_1115892366.htm。(上网时间:2016 年10 月 2日) [3] 同上。

[4] 2014 年 4月在中越边境的越南北风生口岸、8月在广西防城港先后发生的偷渡分子受阻后就地制造的暴恐事件都属于这种类型。

[5] “RI, China Hunting Down Xinjiang Terrorism Suspects in Poso,” The Jakarta Post, February 10, 2015, http://www.thejakartapost.com/news/2015/02/10/ri-china-hunting-down-xinjiang-terrorismsuspects-poso.html. (上网时间:2016 年 9 月 30 日)

从马来西亚抵达印尼南苏拉威西,最后到达波索,加入隐匿在深山丛林中的“东

[1]印尼圣战”组织从事暴力活动。 同年 9月,印尼警方根据线报逮捕了其中

[2] 4人。此后,“东印尼圣战”组织杀害了线人作为报复。 恐怖活动的猖獗 进一步坚定了印尼政府的反恐决心,开始对该组织展开强力围剿。 2016 年 9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关于东南亚恐怖主义现状的讲话中, 重点谈到维吾尔族人在东南亚地区的恐怖活动,说明来自中国的极端分子与 东南亚恐怖组织之间的合作仍然未能得到遏制,这对中国与东盟反恐合作提 出了更加迫切的要求。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