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中国—中东欧合作需要改进的方面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中国—中东欧合作:特点与改进方向 -

作为“一带一路”建设的先行者,中国与中东欧国家的多领域合作虽已取得不少成果,但要进一步切实推进各领域合作并使之可持续发展,还需要解决好如下几方面的问题。

(一)加深对中东欧国家和欧盟的了解,强化对项目规划的可行性研究客观地说,目前中国对于社会全面转型后的中东欧国家缺乏全面和深刻了解。同时,中东欧国家对中国的了解也大多流于表面。中东欧16国的语言、文化、民族、宗教和历史发展复杂多样,经济发展水平和消费水平不一,为中国了解该地区增加了难度。中国企业在与中东欧国家开展合作前应深入了解当地的国情、政情、民情、社情和商情。随着越来越多的中东欧国家加入了欧盟,其有关法律将日益与欧盟趋同,不能把在拉丁美洲、非洲、亚洲等地的投资和经贸合作“经验”复制或照搬到中东欧地区。中方在“16+1合作”推进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大多源于对有关对象国的真实情况了解不充分。因此,目前急需加强对中东欧国家政治、经济、社会、法规和投资环境的调查研究。

[2]如再发生类似中国某企业承包波兰A2高速公路那样的不良案例, 不仅将使中国企业以及中国在中东欧国家的形象受损,而且中国“走进欧洲”之路也会更加艰难。目前,“16+1合作”领导人年度峰会是发布年度或跨年度合作计划的主要场所。应在宏观规划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强可行性研究,在推出项目之后使

[1] “中国—中东欧研究院在布达佩斯举行成立暨揭牌仪式”,人民网,2017年4月25日, http://world.people.com.cn/n1/2017/0425/c1002-29233426.html。(上网时间:2017年 4 月 28 日)

[2] 中国与波兰就中国企业未能按招标合同完成A2高速公路的赔偿问题至今未能解决。这严重影响中国企业在波兰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中进行新的竞标活动。

项目真正能够落地,并尽可能如期完成。例如,匈塞铁路自提出以来,一直作为中国—中东欧合作框架下的“旗舰项目”,但由于项目推出之前中方对

[1]塞尔维亚国家战略需求了解不够, 以及匈牙利作为欧盟成员国在使用中国

政府提供的专项优惠贷款方面需要完成国内议会和欧盟审批, [2] 致使这一具有标志性意义的项目迟迟未能开工。

(二)细化“16+1合作”框架内不同层次和规模的合作

自 2012年以来,中国把中东欧16国作为一个整体进行政策设计,其实施面临挑战较大。除语言、文化、宗教、社会习俗与传统、经济规模及发展水平、自我认同等方面的差异外,中东欧16国在与欧盟的关系上又分为欧盟成员国与非欧盟成员国、欧元区成员国与非欧元区成员国、申根区成员国与非申根区成员国、欧盟潜在候选国与非潜在候选国。而中国与中东欧16国的关系也有较大差异,包含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塞尔维亚和波兰)、战略伙伴关系(捷克)、全面友好合作关系(罗马尼亚)、友好合作关系(匈牙利)、全面合作伙伴关系(克罗地亚)、一般关系(其他中东欧国家)等六个层级。双边关系的不同层级和国情差异使得中东欧国家难以形成一个整体,也就很难形成与中国合作的统一协调机制。针对中东欧国家的多样性,在统一的政策框架下,中国在发展同中东欧国家的关系时应该考虑多数中东欧国家的需求,而不仅仅是少数重点国家,避免“16+1合作”名不副实。当然,像波兰和罗马尼亚这样的中东欧大国理应获得更多关注,但资本信贷和其他建设项目过分集中于少数国家,会使另外一些中东欧国家对中国的政治和经济意图产生疑虑,不利于中国在这一地区的政治平衡,更不利于中国在这一地区广交朋友。

(三)务虚与务实合作相结合,但重点当在务实

自中国提出促进与中东欧国家全面合作多项举措以来,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召开了一系列不同层级和多领域的论坛。这些论坛和智库会议对营造合作

[1] 在南斯拉夫联邦解体之后,塞尔维亚成为一个内陆国家。因此,当下塞尔维亚的国家优先战略是寻找新的出海口,塞政府将开凿莫拉瓦运河作为寻找新的出海口的当务之急,而匈塞铁路并非其基础设施建设的优先考虑。

[2] “欧盟驻华代表团澄清调查匈塞铁路项目疑云”,新浪财经,2017 年 3 月 1 日, 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17-03-01/doc-ifyavwcv9402068.shtml。(上网时间:2017 年 4 月28 日)

气氛、规划未来合作自然是十分有益,但如何将这些看上去热烈的气氛和美好的规划转化为务实合作,是中国和中东欧国家都需要思考的大问题。要推进全面合作,除了经贸合作之外,其他领域的务实合作也应该及时跟上,尤其是对有利于夯实合作基础和有助于可持续合作的项目应该优先推进,避免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空心化”。

(四)强化市场意识,减少随意性

推进“16+1 合作”,要尊重市场规律,确保经贸合作的可持续性。自2011年开通“渝新欧”班列之后,全国多个省市也纷纷开通了各种名目的“X新欧”。但是,由于中国对欧洲市场的出口量明显高于进口量,造成中欧班列回程货源严重不足。而有些中欧班列的运营商在回程货源少的情况下仍然坚持返回,造成班列“空载率”过高。开行中欧班列的地方省市以中欧合作和“走出去”的名义,给予中欧班列大量财政补贴,反映出某些地方政府在对外合作中“不计成本”的随意性,也不利于中欧班列的市场化发展。

(五)谨慎处理与其他利益攸关方的关系

目前在中东欧地区活跃的域外大国包括中国、俄罗斯、美国、日本,以及与中东欧国家关系最密切的德国。这些大国进入该地区皆早于中国,并已根据各自相对优势占据了相应的“制高点”。美国主要发展同中东欧国家的政治和军事关系,以所谓“普世价值观”为基础,推动民主化进程,并希望与中东欧国家共同向其他地区推广“普世价值”。美国还趁乌克兰危机,通过在波罗的海地区和波兰、罗马尼亚及保加利亚等建立军事基地并(轮换)驻军,强化了同中东欧国家的军事合作关系。因此,为避免与美国在地区利益发生冲突,中国在与中东欧国家合作过程中应尽量避谈防务合作等问题。俄罗斯主要发展同中东欧国家的能源合作,并藉此施加政治影响。俄罗斯通过能源合作,将其与中东欧国家的合作与同欧盟其他国家的合作联系起来,不仅让部分中东欧国家成为俄罗斯向欧盟其他成员国运输能源的过境国,而且以此削弱欧盟的共同能源政策。因此,为避免损害目前极佳的中俄关系,中国在与同俄罗斯有能源合作(尤其是核能合作)的中东欧国家开展合作时,应尽量避免同类竞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