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俄接近新态势评估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News - 【完稿日期:2017-8-22】【责任编辑:姜胤安】

[1]向多利益相关方治理模式,引起俄罗斯强烈不满。 同年 6月,在金砖国家电子商务专家组讨论期间,印度商业和工业部部长尼尔玛拉·希塔拉曼明确表示反对推进该领域合作。印度政府官员表示:“俄罗斯和中国正在推动跨越边界的电子商务贸易。我们采取抵制态度,因为印度的电子商务政策还在

调整过程中。” [2] 同年 6月,中国和南非签署信息通信技术领域协议。南非反对党民主同盟对协议表示不满,认为网络安全问题不应由政府主导,而应走多利益攸关方合作的道路。 [3]

(三)西方国家的分化

在金砖国家十年的发展历程中,西方国家不断对金砖国家采取分化战略,并提出各种唱衰金砖国家的论调,如金砖崩溃论、退色论和散伙论等。帕特鲁舍夫表示,西方国家将国际金融机构作为向金砖国家施加影响力的工具,

[4]十年来从金砖国家撤资高达3.5万亿美元,近三年撤资超过1.5万亿美元。雨果·特纳(Hugo Turner)指出,美国积极推动在巴西和南非的软政变(soft coups),扶植两国亲美派推动政权更迭,其战略意图就是从内部瓦解金砖国

家。[5]美国还不断深化与印度的网络安全合作与对话,希望印度接受美国主导的网络安全秩序。美国外交学会学者格里格斯比(Alex Grigsby)指出,美国多年以来努力拉拢印度和巴西,希望两国能够在网络安全领域追随美国,

[1]支持美国构建开放、全球性、自由、有弹性的网络空间的构想。 金砖国家若要代表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应加强内部合作,而不是全盘接受美国的网络安全倡议。

四、深化金砖国家网络安全合作的路径选择

金砖国家有共同推动全球网络空间治理体系改革的战略诉求,已就共同面临的网络安全威胁及应对举措达成共识,并建立相关合作机制。金砖国家可从以下四方面拓展网络安全合作议程。

(一)完善应对网络安全威胁的合作平台

金砖国家应完善网络安全合作平台,构筑共同打击网络犯罪和网络恐怖主义的防线。若要联合破获重大网络犯罪案件,必须有效地整合现有机制,加强金砖国家网络安全工作组与海关工作组会议、总检察长会议机制、大法官论坛等机制之间的交流与协调,推进各国网络安全执法合作。针对勒索病毒、网络恐怖主义等新兴网络威胁,可建立常设的网络威胁观测、预警和反应机制,负责监控金砖国家的网络安全形势,及时发布预警报告,保护各国能源、电力等关键信息基础设施不受破坏。各国还可以组建由技术专家组成的金砖国家网络安全中心、任命金砖国家网络协调员等,共同维护网络空间秩序。

(二)通过民间对话带动金砖国家政府间合作

私营部门和民间团体是网络空间治理的重要参与者。在政府间合作难以取得突破的领域,可召开高科技公司或智库主办的圆桌会议,通过非正式磋商了解各国合理关切,并探寻推动官方合作的建设性方案。俄罗斯网络安全专家杰米多夫(Oleg Demidov)指出,金砖国家科技共同体和私营部门间的

[2]合作可以弥合政府之间的分歧。 2017年金砖国家智库举办网络经济与网络安全研讨会,开启了利用智库建言为网络安全合作提供智力支持的新模式。

在城市层面,各国可围绕智能城市和智能社会倡议开展深入交流,培育各国经济合作的新兴增长点。

(三)运用金砖机制引领发展中国家信息科技合作

与发达国家相比,金砖国家在推动发展中国家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和信息科技进步方面具有独特优势,应致力于将金砖机制打造为引领发展中国家信息科技合作的中心。在信息基础设施方面,2016年毕马威公司全球基础设施发展趋势报告指出,全球基础设施市场的中心已转向东方,中国和印度已在

[1]该领域赶超西方国家。 金砖国家可以通过铺设光缆、提供数字产品和服务、分享研发经验等方式,打破发达国家对核心网络技术的垄断,消除发展中国家面临的数字鸿沟,让更多发展中国家民众共享互联网带来的发展机遇。金砖国家还可通过举办网络安全技术培训班来提升发展中国家的网络安全水平。

(四)共同推进全球网络空间规则制定

金砖国家可从三方面推进全球网络空间规则制定:一是维护联合国在全球网络空间治理中的核心作用,共同发表网络治理主张,在联合国框架下推进全球网络空间治理体系的变革。二是确立保障各国平等参与网络空间的国际规范,反对任何国家侵害他国网络主权或对其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发动大规模袭击。三是尽快在网络主权、打击网络犯罪、反对网络恐怖主义等领域提出政策倡议,提出兼顾国家管控与社会参与、集中反映发展中国家利益的网络治理方案。金砖国家应继续凝聚共识,共同为构建全球网络空间治理新秩序贡献力量和智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