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科学内涵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人类命运共同体:内涵与构建原则 - [1] “习近平在第七十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时的讲话(全文)”,《人民日报》2015 年 9 月 29 日,第2版。[2] 王毅:“携手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人民日报》2016年 5 月 31 日,第7版。

过共同利益、共同责任、共同挑战把各国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状态,是国与国中国主张构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实质是在纷繁复杂的国际关系中,通之间以共同利益为最大公约数,克服分歧和矛盾,和平发展、和谐相处、合作共赢的状态。中国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构想看似抽象,但实际上是有现实的、具体的实施路径。从地理区域看,中国在双边、地区、全球层面都提出了构建命运共同体的倡议,如中国—巴基斯坦命运共同体、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中拉命运共同体、中非命运共同体、亚洲命运共同体直至人类命运共同体。从涉及范围看,人类命运共同体涵盖了政治、安全、发展、文明、生态等多个领域,并由此形成了“五位一体”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总布局

[1]和总路径。 从发展进程看,人类命运共同体可以分为利益共同体、责任共

同体和命运共同体三个阶段。[2] 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提出,是中国超越狭隘的民族国家利益、国家间关系和意识形态的具体体现,是以全球和世界眼光思考人类未来并提出的“中国方略”。

(一)政治上,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各国体量有大小、国力有强弱、发展有先后,但作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员,各国都有平等参与地区和国际事务的权利,涉及大家的事情要由各国共同商量来办。相互尊重、平等相待,最重要的就是尊重各国自主选择的社会制度和发展道路,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客观理性看待别国发展壮大和政策理念,努力求同存异、聚同化异。要共同维护当今世界来之不易的和平稳定局面和良好发展势头,反对干涉别国内政,反对为一己之私搞乱地区形势。实现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关键是要构建伙伴关系,走出一条“对话而不对抗,结伴而不结盟”的国与国交往新路。各国应摆脱结盟或对抗的窠臼,顺应时代发展潮流,平等相待、互商互谅,探索构建不设假想敌、不针对第三方、

具有包容性和建设性的伙伴关系。[1] (二)经济上,合作共赢、共同发展。当前世界经济仍处在深度调整中,呈现出复杂性、脆弱性、不稳定性和不确定性。经济不景气导致政治、安全

[2]难题丛生,反过来也会抑制经济复苏进程。 人类命运共同体首先是利益共同体,世界各国作为命运共同体的一员,应当跳出零和博弈的旧框框,从大处着眼,以更加客观、理性的态度看待经济全球化带来的新问题,以更加长远和深邃的利益观来处理利益纷争,本着合作共赢精神,把本国人民利益同各国人民共同利益结合起来,共同维护世界各国共同发展的良好局面。 确义利观,强调在国际社会中要讲信义、重情义、扬正义、树道义,不要损为适应各国合作共赢、共同发展的需要,中国主张在国际关系中贯彻正人利己、以邻为壑。对那些长期对华友好而自身发展任务艰巨的周边和发展中国家,强调更多考虑对方利益。正确义利观既凝结了中华传统文化的道德精髓,也符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内在要求,更顺应了时代发展潮流及中国与世界关系发展大势,体现了党中央对中国未来国际地位和作用的战略谋划。(三)文化上,兼容并蓄、交流互鉴。“夫物之不齐,物之情也。”世界上不同类型的文明、文化没有优劣之分,只有特色之别。作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成员,各国应当切实维护世界文明多样性,加强相互交流、相互学习、相互借鉴,而不应该相互隔膜、相互排斥、相互取代。文明因交流而多彩,文明因互鉴而丰富。对人类社会创造的各种文明,都应该采取学习借鉴的态度,都应该积极吸纳其中的有益成分。

习近平指出:“我们应该推动不同文明相互尊重、和谐共处,让文明交流互鉴成为增进各国人民友谊的桥梁、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动力、维护世界和平的纽带。我们应该从不同文明中寻求智慧、汲取营养,为人们提供精神

[3]支撑和心灵慰藉,携手解决人类共同面临的各种挑战。” 在推进中国经济外交的顶层设计——“一带一路”倡议进程中,习近平强调:“‘一带一路’

建设要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阂、文明互鉴超越文明冲突、文明共存超越文

[1]明优越,推动各国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相互信任。” 在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中,各国坚持文明兼容并蓄、交流互鉴,能淡化和搁置社会制度、意识形态和政治体制等领域存在的矛盾与分歧,保护世界各国和各民族文化的多样化与多元化,实现共同发展。可见,在习近平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重要思想中,促进文明交流互鉴是重要一环。只有坚持文明交流互鉴,才能实现不同文明共同发展,共同促进人类社会和谐进步。鼓吹“文明冲突论”或“文

明优越论”,是与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背道而驰的。[2]

(五)国际秩序上,构建公正和谐的国际新秩序。以人类命运共同体为引领构建起来的国际秩序,应当是公正的、和谐的。所谓公正,就是要更充

(四)安全上,实现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国际安全。随着全球化深入发展,世界各国安全相互关联、彼此影响,特别是气候变化、粮食安全、能源安全、公共卫生安全等全球性问题日益显现,恐怖主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跨国犯罪等非传统安全威胁依然存在。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想中,各国的安全利益不是孤立的、绝对的,而是紧密相连的,不能一个国家安全而其他国家不安全,一部分国家安全而另一部分国家不安全,更不能牺牲别国安全谋求自身所谓绝对安全。中国积极倡导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观,致力于同各国增进互信、弥合分歧、

[3]深化合作,努力走出一条共建、共享、共赢、共护的安全新路。 共同,就是尊重和保障每一个国家的安全;综合,就是统筹维护传统领域和非传统领域安全;合作,就是通过对话促进本国和地区的安全;可持续,就是发展和

安全并重以实现持久安全。[4] 为实现这一目标,各国要努力加强沟通、增进互信、开展合作,切实尊重、保障和维护每一个国家的合理安全关切。

分反映发展中国家日益发展壮大的事实,更多照顾发展中国家重大关切,更好维护发展中国家正当权益,确保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在国际合作中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正如习近平在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七次会晤上发表的主旨演讲中所说:“国际经济规则需要不断革故鼎新,以适应全球增长

[1]格局新变化,让责任和能力相匹配。” 所谓和谐,是指拥有不同社会制度、意识形态,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国家要在这一秩序下和平共存、和谐相处、交流互鉴、共同进步,不搞自我中心主义,不把本国的发展道路、制度体系强加于人。

既有国际秩序有其合理成分,比如战后形成的东亚地区国际秩序,就是在对日本军国主义势力进行惩罚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对维护地区和平稳定具有重要意义,应当坚决维护。外交部长王毅就明确说过:中国直接参与设计建立了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秩序和国际体系。我们当然不会去推翻当年自己亲手建立的成果,也无意另起炉灶,

[2]再搞一套。而是会与各国一道,真正把它维护好、建设好。

构建公正和谐的国际新秩序,并不是对既有国际秩序的彻底否定和颠覆,而是要不断对之进行改革、发展和完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