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莫迪主义”助推印度崛起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莫迪主义”与中印关系的未来 -

“莫迪主义”是对冷战结束以来印度大国外交战略的继承和发展,更反映了莫迪本人的政治理念和施政风格,具有以下内容和特征: (一)恩威并施,加强对南亚邻国掌控印度与南亚邻国关系一直是印度外交的重点,从当年的“古杰拉尔主义”到瓦杰帕伊的印巴和平外交,印度历届政府都把外交优先方向放在南亚地区。莫迪上台后,首先邀请南亚所有邻国领导人参加其就职典礼,并把首次出访国家定为南亚最小的国家不丹,凸显其优先发展与南亚邻国关系的政策取向。印度和孟加拉国过去因两国飞地争议龃龉不断,莫迪当政后经过双方共同努

[1]力最终使之解决,消除了影响两国关系几十年的一大障碍。 莫迪政府在继续向不丹、马尔代夫、尼泊尔、阿富汗等国提供大量援助的同时,更加注意对其掌控。如果不听印度旨意,必要时不惜出重手惩处。2015年,印度就曾因制宪问题对尼泊尔进行经济封锁。为向巴基斯坦施压,莫迪政府不惜冒险越境打击克什米尔巴控制区反印武装组织基地。[2]莫迪南亚外交出发点是要加大其对中小邻国掌控,排斥其他域外势力在南亚的存在和进取。“莫迪主义”南亚政策重点是通过推进区域、次区域互联互通,拉紧印度与邻国利益纽带,更好地服务于自身经济社会发展战略。近年来,印度加快推进环孟加拉湾多领域合作组织、“不丹 孟加拉国 印度 尼泊尔四国联通合作”等合作机制,打造印度主导的区域、次区域合作

架构。“莫迪主义”南亚外交的理念与实践,与前几届政府相比更突出对邻国恩威并施,更在意其在南亚的主导地位。 (二)东西并进,强化与大周边地区利益捆绑印度从 1992 年开始推出“东向政策”(Look East) 以来,总体上是雷声大雨点小,在东盟主要合作伙伴中属“打酱油”角色。2014年莫迪上台后提出“东向行动”战略(Act East),强调以实际行动提升与东盟关系。印度与东盟国家高层往来不断,在东盟关心的问题上积极发声。据印度媒体报道,印度已确定 2018年“共和国节”庆祝活动的主宾为东盟,特邀东盟十国领

导人出席相关庆祝活动并访问印度。[1]印度“东向行动”重点之一是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即加快建设横跨东西的交通走廊,推进其东北部地区的道路交通建设,打通与东盟互联互通的“瓶颈”。在日本等国的援助下,连接印度加尔各答港与缅甸实兑港的“卡拉丹多模式过境运输通道”(Kaladan MultiModal Transit Transport, KMMTT) 印度段已经全面开工,联通印度 缅甸 泰国三国的高速公路项目加快推进。

莫迪上台后印度的大周边战略推进明显加快,强调印度利益不再局限于南亚次大陆,而是扩展到从亚丁湾到马六甲的广阔地区。印度 “周边优先”

[2]战略加快“西进”中东、非洲。 三年多来,莫迪不仅访问了沙特、阿联酋、卡塔尔、伊朗等该地区重要国家,还成为历史上首位访问以色列的印度总理。印度还借道伊朗打通与阿富汗和中亚战略的通道,拉近与中东海湾国家的政治经贸关系。莫迪政府积极进取中东地区有在外交上孤立打击巴基斯坦的考量,但更重要的还是为了更好的维护在海湾地区的能源安全等战略利益,助

推印度大国战略的长远需要。[1]

(三)积极主动,争当印太地区主导性力量莫迪政府上台后,高度重视印度洋地区事务,加快推进印度洋战略,提出“五位一体”的印度洋新战略。印度自封为印度洋地区安全的“净提供者” (net provider),重点通过加强与毛里求斯、塞舌尔、斯里兰卡、马尔代夫等环印度洋中小国家海上安全合作,包括打造印度洋沿岸雷达监视网络,

体现其存在和影响力。[2]印度还加快推进孟加拉湾军事设施建设,邀请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参与安达曼海海军基地建设,将其打造成印太地区的战略前哨

[3]基地。 印度自 2016年开始主办印度洋国际研讨会,抢抓话语权。印度明确提出:印度洋事务“应主要由印度洋地区国家管理”,竭力排斥其他主要力

量在印度洋战略存在,防止对其印度洋主导地位构成挑战。[4] 长期以来,印度一直对其他大国在印度洋战略存在持警惕和排斥态度。莫迪上台后,印度调整政策转而重视与美国、日本等国家的战略合作协调,企图通过借重美日维持其在印太地区大国竞争中的有利地位。2015年,印美“马拉巴尔”联合军演吸收日本参加。2016年 6月莫迪访美时明确表明了两国在印太地区合作的战略意义。印度战略界积极回应美日建构“印太大联盟”的倡议,政府则半推半就,欲拒还迎。印度还酝酿要吸收澳大利亚参加“马拉巴尔”军演,打造由其主导的地区安全合作架构。印度媒体称:印度大国战略的目标已经进行调整,推动世界多极化变成推动“亚洲多极化”。印度

[1] .anti Bajpai, “Narendra Modi’s Pakistan and China Policy: Assertive Bilateral Diplomacy, Active Coalition Diplomacy”.

[2] C. Raja Mohan, “Modi and the Indian Ocean: Restoring India’s Sphere of Influence,” Asia Maritime Transparency Initiative,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and Strategic Studies, June 18, 2015, http:// amti.csis.org/modi-andthe-indian-ocean-restoring-indias-sphere-of-influence/. (上网时间:2017 年11月1 日 )

[3] Pranay V., “Strategic Salience of Andaman and Nicobar Islands: Economic and Military Dimensions,” National Maritime Foundation, http://www.maritimeindia.org/view 20 Profile/636373370167194335.pdf. ( 上网时间:2017 年 11月1 日 )

[4] “India Committed to Preserve, Advance Regional Cooperation: Swaraj,” September 1, 2017.

[1]参与构建“印太大联盟”表明,制衡中国而非美国已成为印度的主要目标。 月,莫迪访美期间和奥巴马联袂在《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强调印美战略(四)左右逢源,谋取大国互动中更加有利地位莫迪上台后延续了前几届印度政府重视印美关系的外交政策。2014年 9

合作的全球影响,表示要“共同维护海上航行自由和合法商业活动”。[2]翌年 1月,莫迪邀请奥巴马出席印度独立节庆典活动,两国发表关于战略合作愿景的联合声明。印美两国在防务安全领域的合作进一步加强,美国允诺帮助印度建造航母,向印度转让反潜技术。两国还签署后勤保障协议,进一步深化了印美战略合作,特别是防务合作内涵。特朗普上台后,印度一度对美内外政策走向颇有疑虑,担心特朗普“美国优先”政策会损害印美关系发展的势头。2017 年 6月,莫迪再次访美后两国关系保持继续向好势头。同时,印度也开始积极拓展与欧盟关系,以此对冲美国内外政策可能出现的不确定性。 印度在加快推进与美国等西方国家战略关系的同时,继续维持与俄罗斯传统关系,重视加强与新兴大国的合作协调。印度积极推进中俄印三边对话,努力跻身上海合作组织,更加重视对金砖国家合作机制的战略投入,积极参与亚投行和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等机制。印度在大国之间左右逢源,周旋于美俄等大国之间,不仅使其政治安全、经济利益实现了最大化,更重要的是在战略层面维护和强化了其在大国互动中的主动地位。

(五)积极参与,打造全球治理的印度“印记”囿于印度所处的发展阶段和国内政治影响,加之对西方发达国家主导的现行国际体系不满,印度长期以来一直在全球治理和多边谈判中扮演搅局者

[1] 5 DUUD JL J WK %5, 6 The Indian Express 6 SW PE U KWWS L GLD SU VV FRP DUWLFO RSL LR FRO P V UDMD PD GDOD U DUUD JL J WK EULFV ULFV V PPLW EULFV LDP DU GUD PRGL L GLD FKL D ( 上网时间:2017 年 11月1 日 )

[2] 1DU GUD 0RGL D G %DUDFN 2EDPD 5 G 8 6 , GLD 3DUW UVKLS IRU WK VW W U The Washington Post 6 SW PE U

[1]角色。美国南亚学者科恩曾戏称,印度在多边谈判中是个不会说“是”的国家。过去很长时间,印度从国内政治和发展需要出发,在全球气候变化和多哈回合贸易谈判中因坚持自己立场备受西方指责。两任美国贸易谈判代表佐利克和施瓦布都批评印度消极立场。佐利克称印度为“不作为”国家,施瓦布则把印度比作“躲在耗子背后的大象”,指责印度不愿承担较大的国际责任,

提供更多的国际公共产品。[2] 莫迪上台后明显调整了对气候变化、多哈回合谈判、可持续发展等全球问题的立场。2015年莫迪访问德国时明确表示,印度要积极参与推动包括气

候变化谈判等全球问题。[3]印度为此克服国内困难积极参与谈判并为《巴黎气候变化协定》的最终达成发挥了重要作用。2017年 6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后,印度明确表示反对,表示印度将坚守相关国际义务。印度还积极参与应对气候变化的国际议程设置,倡议创建国际太阳能联盟,充分利用可再生能源实现可持续发展。印度在应对全球问题上的积极态度,以及在全球治理体系变革中的作用已受到各方重视。

(六)谋求变革,着力打造个人外交风格莫迪上台后,其强势决断的执政风格和务实的施政理念也开始影响到外交领域。莫迪特别重视提升外交领域执行力,外长斯瓦拉吉称“莫迪主义”

[4]既是印度大国战略愿景,也是印度外交具体行动。 莫迪执政三年多来,印度外交的执行力确实有提高,许多援外项目迅速落实启动,拖延多年的工程也及时完工。包括印度援建的阿富汗议会大楼、萨尔玛水坝、斯里兰卡杜里

[1] Amrita Narlikar, “India’s Role in lobal overnance: A Modi-fication?,” International Affairs, January 2017, Vol. 93, No. 1, www. chathamhouse. org/ publication/ ia/ india- s- role- globalgovernance-modi-fication. ( 上网时间:2017 年 11月1 日 ) [2] Ibid. [3] Narendra Modi, “India :ill Set Climate Change Conference Agenda,” Indian Express, April 14, 2015, http://indianexpress.com/article/india/india-others/india-will-set-climate-change-conferenceagenda-narendra-modi/.( 上网时间:2017 年 11月1 日 )

[4] “Remarks by External Affairs Minister at the Launch of the Book ‘The Modi Doctrine’at IIC, New Delhi,” August 13, 2016, http://www.mea.gov.in/speeches-statements.htm?dtl/27314/rema rks+by+external+affairs+minister+at+the+launch+of+the+book+the+modi+doctrine+at+iic+new +Delhi+august+13+2016. ( 上网时间:2017 年 11月1 日 )

亚帕体育场、尼泊尔特拉乌马中心等都如期建成并投入使用,充分体现了莫

[1]迪治下印度外交风格开始有所转变。

受莫迪执政风格影响,印度外交的冒险性和实用性也在增加。为清剿

[2]分离主义反政府武装,印度军队曾越境进入缅甸境内。 2016年印度冒着可能引发印巴冲突的风险,越界打击克什米尔巴控区武装分子营地,更是一度引起国内外担忧。莫迪调整不结盟外交理念,在坚持推进全方位外交的同时,在许多重大地区和国际问题上采取“联合但不联盟”(coalition not alliance)策略,以增加印度在大国博弈中的筹码,体现出较强的实用主义和战略投机色彩。莫迪还明确提出,印度不再做平衡性大国,要当引领性大

国。[3]在坚持战略自主性的同时,要从自身利益出发确定对相关问题立场,要更加重视维护自身经济利益。强调印度周旋于主要大国之间,努力保持战

略自主独立性。印度不会成为别国的附庸,不依赖他人提供安全保障。[4]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