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推动和完善中国民间外交的思考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论新时代中国民间外交 -

中国民间外交已经取得了相当的成绩和经验,但相对于时代的要求、国 家的发展和各国的期待,仍然有巨大的成长空间。中国的民间机构、组织和 [1] 安东尼·史密斯:“文化、共同体和领土:关于种族与民族主义的政治学”,载李义天主编:《共同体与政治团结》,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1年,第 83 页。

个人走出国门时日较短,对世界各国的了解和理解仍然不够,参与全球治理 的机制和活动刚刚开始,不仅应当在加强实践和国际合作中学习提高,也必 须客观认识自身的弱点与不足,克服内部存在的困难和问题。

(一)深入了解世界,提升大国国民风范

世界上众多的民族、宗教、文化丰富多彩,千姿百态,要了解和理解十 分不易。俗话说,眼见为实。现在大量中国人走向海外,确实眼见外国情况, 但是离深入了解与理解还有很大距离,甚至还可能存在严重的误解。例如, 人们一般认为发展中国家贫穷落后,实际上它们在发展程度上大相径庭,有 的在人均收入上远超中国。中国自1975 年起连续派遣医疗队到摩洛哥,2013 年派出的第13批医生全部来自上海。医生们发现摩洛哥属于中等发展中国家, 除本国医疗人员外,还有大量国外政府和非政府组织提供的医疗援助,并不 属于“缺医少药”的最不发达状态。问题在于医疗资源集中于城市等条件较 好的地区。于是中国医疗队便主动去条件艰苦的地方,为贫困人群服务,受 到了热烈的欢迎和赞扬。但是,摩洛哥人不承认接受医疗“援助”,只肯讲“合作” 关系。上海医疗队尊重当地人的心理,多赞扬摩洛哥的成绩,使双方的友谊 愈加深厚。医疗合作为2016年建立中摩战略伙伴关系作出了贡献。人们只能 通过自己的文化去认识其他文化、宗教和行为,在某种程度上,误解不可避免, 或曰误解是走向理解的桥梁,问题是要意识到自己存在误解,并准备克服它, 走向真正的理解,特别要强调去理解别国人民的心理。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数千年一脉相承,对于邻国乃至世界有重大的影响, 因此有些中国人自高自大,唯我独尊。应当看到,邻国受到中华文化的滋养, 但在很多方面发挥了自己的创造性,也取得了辉煌的成绩。例如韩国的“端 午祭”申请到世界文化遗产,有些中国人不问青红皂白加以反对,其实它与 中国的端午节不同。前韩国驻华大使金夏中曾写道,“自诩博大”是中国人 普遍的心理写照,认为中国是世界文化的中心,中国文化优于其他文化。 旁观者清,他的批评有一定道理。有些中国人看待事物的立场源于中国文化 中心论,尽管它不同于西方殖民主义的文化中心论,但也同样是错误的。它

不仅损害民间外交的平等交流,而且也阻碍中国的创新与前进。 各国之间除了文化本源的差异以外,还有历时性差异,即是否具有现代 化所带来的工业文明、城市化以及大众流行文化等。中国在过去近40 年来现 代化取得了巨大进展,人们的衣食住行和文化娱乐,与以往迥异。有些中国 人具有暴发户心态,轻视现代化后进的国家,而对西方发达国家盲目崇拜追随。 应当看到,新兴国家如金砖国家,发展中国家如越南、老挝、柬埔寨、孟加拉国, 甚至非洲许多国家都在现代化道路上快速奔跑,前景光明。而且各国有自己 的特殊优势和禀赋,已经或未来有可能在某些方面超过中国,中国人应当充 分赞扬和肯定别国的进步,并且虚心学习,互相促进。 民间外交面临参与全球治理的新任务。中国民间机构、组织和个人必须 树立全球视野,学习借鉴国际非政府组织参与全球治理的经验,配合中国官 方外交,积极投入各项活动。其实,中国的非政府组织已经积极走向世界, 并在各个专业领域内取得越来越多的成绩,赢得了更好的口碑。问题在于, 在参与全球治理时,民间机构、组织和个人不仅要发挥和依托本身的优势和 专长,而且要扩大眼界,加入到世界推进重大项目的事业中去。例如,上海 国际问题研究院作为知名智库,已经在北极研究方面颇有建树。为了参与全 球治理的进程,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又配合中国政府,制订参与北极治理的 政策,参加国际上官方与民间关于北极治理的对话讨论,作出了贡献。又如, 自 2002年起,上海先后派遣了8 批共 87名青年志愿者参加援助老挝计划。 这些青年在英语教学、体育、电脑、医疗卫生、农业方面学有专长,然而要 参与联合国倡导的扶贫援助计划,他们还必须了解老挝的状况和政策、联合 国的原则和要求,以及提升自己的组织能力、交流沟通能力等。

(二)拓宽交流对象,广交深交新朋友

传统的人民外交、民间外交接受政府委托的任务,一般来说交流沟通的 对象是精英,例如前政要、智库专家、大企业家、社会名流等。而政府开展 的官方外交和公共外交,其主要对象仍是各国精英。处于新时代的民间外交 则应大大拓宽交流的对象,以便与官方外交形成更大的互补。民间外交的主 要对象是外国的民间机构、组织和个人,从理论认识上来说,今后交流沟通 的主要对象是国外中产阶级。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西方国家中,中产阶级

占人口的半数以上,形成了两头小中间大的橄榄型社会,使得消费增长、经 济发展、政治稳定。中产阶级包含以下三要素:一是中等收入,生活优裕; 二是从事非体力劳动职业;三是受过良好的教育。在过去三十年中,发展中 国家很多人脱贫,中产阶级的规模和增长速度十分惊人。著名专家霍米·哈 拉斯在最近的研究报告中估计,占世界总人口的42% 的 32亿人,现在已跻身 全球中产阶级。由于发达国家的人口不过十几亿人,因此发展中国家的中产 阶级总数已超过发达国家中的中产阶级。中产阶级每年增加1.6 亿人,再过 几年世界多数人将成为中产阶级,这在历史上还是首次。当然,中产阶级的 增长因地而异,亚洲将是主要的增长地区。哈拉斯预计,今后几年将有10 亿

[1]人跻身中产阶级,其中88% 在亚洲。 中产阶级虽然被称为阶级,但与传统 的阶级概念不同,它包含了广泛的社会阶层,很多阶层因与高科技和新产业 联系而代表社会发展的方向,有些阶层因从事媒体、教育、医疗、法律、文艺、 管理等职业,而对社会民意具有较大的影响。 中国人在开展民间外交时,应当更好地认识中产阶级的要求和中产阶级 社会的特点。中产阶级既是社会政治稳定的基石,也可能因对现状不满、期 望落空而成为动荡甚至暴力的根源。美欧发达国家的中产阶级连年收入停滞, 不满愤怒,发展中国家的中产阶级也因期待过高而走向失望,容易产生前文 所述的狭隘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中国民间外交进入新时代,以中产阶级作 为主要交流对象是一大标志。然而,由于全球金融危机的负面影响未消,全 球经济增长乏力,中产阶级处于巨变之中,失望挫败情绪增长,中国民间外 交也会面对更加复杂的局面。在这方面中国人的思想认识和准备仍然不足。 中产阶级阶层很多,人口巨大,工作从何入手,才能事半功倍?答案是 从草根精英入手。在中产阶级社会中,一个显著的特点是传统精英的地位相 对下降,草根精英的地位相对上升。这不仅因为社会进步和民主制度鼓励民 众更多地参与各项活动,而且因为中产阶级具有更强的自我组织和自我治理 的意识和能力,于是产生了大量的新精英或草根精英。新媒体的应用也催生

和扩展了草根精英。新精英或草根精英主要包括网络领袖、社区领导、非政 府组织创始人、中小学教师、中小企业主、律师、演艺界人士等。他们直接 联系民众,拥有成千上万的粉丝,具有强大的号召力和影响力。中国人在开 展民间外交时应当广交深交草根精英这样的新朋友,同时这些新精英多半也 都是中青年,而争取中青年的人心也是获得未来的保证。传统精英仍然有其 重要意义,也需要不断工作,达到可持续发展,但这可由官方外交和公共外 交主要来承担。民间外交如果能做好草根精英的工作,进而辐射广大中产阶级, 不仅对于官方外交是极好的配合与互补,而且能为中国软实力的升级做出贡献。

(三)政府与民间建立互动新模式

民间外交具有两种基本形式,一种是自觉配合中国官方外交,即由各级 政府发动民间机构、组织和个人,委托它们从事特定的对外交流沟通活动; 另一种是民间机构、组织和个人自发的活动,符合中国官方外交发展的潮流 和趋势,也被纳入民间外交。所谓民间外交进入新时代的标志,即两种形式 都蓬勃发展,各显其能,充分展示中国人参与国际交流和全球治理的热情、 才能和力量。然而,现在政府和民间对这一新情况的认识不足,缺乏准备, 还未摸索出官方与民间互动的新模式。 政府具有领导、组织和引导的重要作用。政府委托民间机构、组织和个 人从事特定的对外交流沟通的任务,由来已久,经验丰富。但是,面对今天 空前广度和深度的争取国际民心的紧迫任务,以及国内民间机构、组织和个 人井喷式地繁荣兴盛及参与意愿,各级政府经常显得手足无措,难以应付。 例如民间外交的重镇上海有16个区,目前仅有3个区设有区对外友好协会。 在空缺对外友协的区,民间外交工作与外交外事界限不分,甚至被取代或淹没。 即使在已设对外友好协会的区,没有明确的编制,缺乏相应的资金,扶持政 策和措施很少,对民间外交的组织和领导相当无力。 对于自发的民间外交如何组织和领导,是摆在各级政府面前的新课题。 民营企业走出国门创业,人们跨国定居结婚,学生老师求学任教海外,他们 肯定是文化交流的使者,但不一定负有民间外交的任务。然而,由于中国外 交的积极拓展,例如“一带一路”倡议覆盖欧亚大陆各国,有的人也因此主

动贡献,成为国与国交流的友好桥梁,这也符合中国外交的潮流和趋势。各 级政府应当敏锐地发现他们,充分地肯定他们,并给予适当的精神鼓励和物 质支持。这种形式过去少见,今后将层出不穷,各级政府如何对待这一新现象, 还没有成熟的做法和机制。应当看到,中国外交是党领导下的伟大事业之一 部分,凡能从事民间外交活动,符合中国外交潮流和趋势,拥护中国共产党 领导下的国家强盛、人民友好、和平发展的华人华侨,都应获得尊重和肯定。 当民间外交发展到队伍庞大、领域众多、涉及各国之时,传统意义的完 全整合、绝对步调一致是相当困难的,而且可能不利于新生事物发挥主动性 和创造性,因此可以采用宏观引导和分管部门具体支持相结合的方式。中央 政府将把公共外交和民间外交纳入大外交的视野,定期发布外交总结和趋势 报告,让海内外中国人更加清楚中国外交的方向和趋势,以便更好地加以配合。 可以成立各种基金会,奖励和鼓励公共外交和民间外交的优秀成果、组织和 个人,为民间外交树立典范和榜样。分管部门可以根据自己的职责,联络和 支持相应的民间外交机构、组织和个人。工商联和行业协会应当联络企业(包 括国营和民营企业),支持企业走出去的活动。各级地方政府可以更多地关 注本地区走出去的智库、学校师生、友城活动中的民间往来等。侨办应当关 心在海外定居的华侨华人。中国使领馆最了解第一线情况,最有权威和优势 整合在该国开展的民间外交活动。近年来中国举办的“中华文化之光”等活动, 表彰在世界上传播中华文化的优秀人物和感人故事,产生了巨大影响。丰富 多彩的民间外交正如火如荼地进行,值得表彰褒奖的领域不可胜数,亟待关注。 可以预见,民间外交这样人民性、群众性的事业,难免出现鱼龙混杂、泥沙 俱下的问题,但是瑕不掩瑜,依法处理问题,满腔热情地欢迎和讴歌人民参 与民间外交的创举,并在实践过程中不断地完善它,才是正确的态度。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