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扩员是各方的慎重选择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上海合作组织扩员:新发展机遇与挑战 -

印巴加入之前,上合组织潜在的扩员对象有四个——蒙古国、印度、巴 基斯坦和伊朗,均为上合组织观察员国。蒙古国并未提出加入申请,伊朗长 期遭受制裁的事实影响其加入。因而,印巴成为最具潜力的扩员对象。 印巴在 2005年成为上合组织观察员国。两国与上合组织经历了12 年的 接触和互动。在这个过程中,印巴加入上合组织的意愿逐渐明朗和坚定,上 合组织接纳印巴的共识也逐渐达成。因此,印巴加入上合组织是两国与上合 组织创始成员国深思熟虑后的慎重决定。概而观之,扩员的顺利实施得益于 三个条件。

第一,印巴作为观察员国参与上合组织活动,与创始成员国互动增加,

相互信任和需要增强。2004 年 6月,上合组织启动了观察员机制,第二年, 印度和巴基斯坦申请并成为观察员国,两国开始定期参加上合组织年度会议, 向成为正式成员国迈进一步。2009年,叶卡捷琳堡峰会上,四个观察员国开 始参加元首会议,成员国与观察员国的关系进一步密切。这个过程中,印巴 对上合组织的认识逐渐深入,上合组织成员国对印巴两国的信任度和重视度 也在提升,特别是印巴对促进区域经济合作、推进阿富汗和平进程的独特优 势得到认可。 第二,国际环境和内部关系变化加快扩员决策。从国际环境看,2014 年 前后,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推出、乌克兰危机,客观上凸显了上合组织凝 聚成员国力量、抵抗外部压力的价值,从而促使上合组织更加重视扩员对自 身发展的意义。从内部关系看,2014年以来,中俄战略互信和战略协作增强, 对两国在扩员问题上达成共识产生积极影响。欧亚经济联盟的建立、“一带 一路”倡议的提出和推进等,让中亚地区获得了区域经济合作的新动力,一 定程度上弱化了中亚成员国对扩员可能削弱中亚中心地位的担忧。

第三,扩员制度完善与印巴加入意愿相互促进。2010 年6月,上合组织塔什干峰会批准了《上海合作组织接收新成员条例》和《上海合作组织程序

规则》。在此背景下,印度表达了成为上合组织正式成员国的愿望。[1] 巴基

[2]斯坦则于 2010年在所有观察员国中首个正式提出加入上合组织的申请。2014年,上合组织杜尚别峰会批准《给予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地位程序》和《关于申请国加入上海合作组织义务的备忘录范本》修订案,意味着上合组织扩员程序基本明确。这促使印度外长斯瓦拉吉于2014年杜尚别峰会上正式提交了加入上合组织的申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