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扩员带来新机遇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上海合作组织扩员:新发展机遇与挑战 -

印巴作为世界人口大国和地区军事、经济大国,其加入上合组织为促进 经济发展与贸易合作、增进地区安全等创造了新机遇。

(一)经济发展和贸易合作

经济合作是上合组织发展的两个轮子之一。经济合作因范围广、层次多、 关系民生,重要性日益上升。印度和巴基斯坦分别是世界和地区经济大国, 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2016年,按照当年汇率计算,印度GDP排名世界第7, 巴基斯坦排名世界第41。在加入上合组织之前,两国GDP、对外贸易总量、 吸引外来直接投资总额分别相当于上合组织全体成员国的20.06%、19.95% 和 22.85%,而两国人口总和则相当于上合组织成员国总和的 95.45%。(表 1) 两国加入上合组织将为成员国经济发展、贸易合作创造良好机遇。

1. 促进成员国经济发展

印巴长期经济增长前景较好,将成为上合组织成员国经济成长的机遇。 1990—2016年,印度和巴基斯坦年均经济增长率分别为5.35% 和 5.18%,在 上合组织成员国中仅次于中国。2016年,按当年汇率计算的印巴人均GDP 分 别为 1709 美元和 1468美元,属于世界银行划定的中低收入水平。因此,印 巴经济增长具有起点低、增长快的后发经济体特点,借助上合组织已有和即 将推出的经贸和交通便利化措施,各成员国有望利用印巴经济崛起的历史契 机实现共同发展。 印巴人口优势突出,有助于缓解上合组织成员国劳动人口老龄化的总体 趋势。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印度自1966年开始,巴基斯坦自1992年开始, 人口抚养比逐年下降,意味着人口红利将持续释放,成为经济增长的动力。 相比之下,中国和俄罗斯的人口抚养比分别从2011 年和 2009 年开始上升,

老龄化将成为经济增长的挑战。当前,印巴人口抚养比仍然高于中俄,但是

[1]人口红利已经对经济增长产生积极影响。 在未来的全球经济周期中,印巴 两国充裕的劳动力资源将扮演无可替代的角色。两国加入上合组织后,有望 通过跨国产业分工,实现人力资源的跨国再分配和再利用,从而促进上合组 织成员国经济的包容性增长。

2. 促进成员国贸易合作

印巴工农业结构较为完整,具有开展对外贸易和产能合作的有利条件。 印巴加入上合组织后,8个成员国分别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有利于开展跨 国产业转移、产业分工和贸易合作。从进出口产品结构看,印巴以出口矿物 产品、农产品、工业原材料和初级制成品为主,俄罗斯以出口能源和矿产品 为主,中亚成员国主要出口能源、矿产品、农产品及少量初级制成品,而中 国则主要出口技术和资本密集型的工业制成品。印巴出口货物类型与中亚国 家接近,但制造业水平稍高,且贸易规模巨大,其加入上合组织将令上合组 织成员国贸易类型更加多样化。 目前,巴基斯坦为推进和中亚国家的贸易合作做了大量基础性工作。 2015 年 3 月 22 日,巴基斯坦发布《2015—2018年战略贸易政策框架》,提 出尽快完成巴基斯坦—阿富汗跨境贸易协定,加快阿富汗—巴基斯坦—塔吉 克斯坦跨境贸易协定谈判,重启中国—巴基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 坦四国过境贸易协议,由巴基斯坦商务部牵头推动巴基斯坦—阿富汗和中亚

[2]地区经济一体化的制度框架规划。 印度也在利用IT产业、医药产业、生物 技术等方面的优势积极拓展中亚、俄罗斯的市场,特别是希望建设以印度为 核心、以中亚为对象的客户关系网络,为对象国提供医疗、文化、教育等方

[1]面的服务产品。 此外,印巴快速工业化对能源、矿产品需求巨大,也将促 进上合组织在相关产业的合作。

(二)能源合作和交通联通

印巴重视中亚能源潜力,希望开辟和中亚的能源、贸易通道。两国加入 上合组织后,通过上合组织交通及贸易便利化机制,可为中亚国家走向海洋 提供更佳机遇。两国与其他成员国需求互补、相向而行,将为上合组织能源 和交通合作提供宝贵机遇。

1. 扩大能源合作

印巴两国都是能源净消费国。截至2016年,印度是继中国、美国之后 世界第三大一次能源消费国。随着印度工业化和城市化的推进,印度的对外

[2]能源依存度将超过85%,能源也将成为印度最主要的战略关切。 巴基斯坦 能源匮乏且消费结构失衡。2014年,巴基斯坦石油和天然气消费占能源总消 费的79%,消费量预计年均增长 5.7% 和7.5%。巴基斯坦天然气基本自给,但

[3]石油自给率低,80%以上石油消费依赖进口。 印巴希望获得稳定的外部能 源供应,提高能源进口多元化水平,能源丰富的中亚、俄罗斯是其重要的合 作对象。 印度希望通过陆上通道获取中亚能源,促进能源进口多元化,避免海上 运输风险。巴基斯坦希望通过与陆上邻国的电力贸易,弥补发电能力缺口。 在加入上合组织之前,印巴都已和中亚国家开展能源合作。2011年 4月,印 度和哈萨克斯坦签订《和平利用核能合作协定》,决定在核燃料供应、核医学、 铀矿开采、核电站建设运营等方面开展合作。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则与哈萨

[1]克斯坦国家油气公司签订协定,收购后者萨特帕耶夫勘探区块25%的权益。 电力短缺的巴基斯坦积极谋求从邻国进口电力。2016 年 3 月,巴基斯坦和

[2]土库曼斯坦签署协议,决定由土库曼斯坦经阿富汗向巴基斯坦提供电力。 2016 年 5 月,CASA-1000(中亚—南亚电力 1000计划)项目启动,计划由塔

[3]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为巴基斯坦供应1000 兆瓦电力。 但是,印巴两国与中亚并不接壤,这成为影响两国与中亚国家能源合作 的突出问题。印巴加入上合组织后,中、俄、中亚、印巴连成一片,印巴深 入开展与中亚能源、贸易合作的诉求,与欧亚区域合作进程相互促进,有望 为上合组织能源合作打开新局面。

2. 促进互联互通

印巴均致力于沟通中亚,其先导项目就是推进交通设施的互联互通。目 前,印巴和中亚国家通过双边努力,已经在交通联通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奠 定了较好的基础。 巴基斯坦加入了国际陆路运输协定(TIR Convention),希望帮助企业 进入中亚市场,也方便中亚国家借助巴基斯坦港口走向世界。巴基斯坦作为 中亚区域经济合作框架(CAREC)的成员国,正积极参与跨境道路建设,推进 跨境物流便利化,希望通过跨境交通便利化,促进与中亚国家的贸易关系。 2006 年 6月,巴时任总统穆沙拉夫曾表示,“巴基斯坦是上合组织成员国进

[4]入阿拉伯海和南亚的天然桥梁”。 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旗舰项目,中 巴经济走廊是发挥巴基斯坦“天然桥梁”作用的载体。随着中巴经济走廊的

建成,不仅中国,中亚各国乃至俄罗斯的人员、资源都可经中巴经济走廊走 向印度洋。中国、俄罗斯、中亚、南亚有望藉此构建更紧密的相互依赖关系, 命运共同体的轮廓会更加清晰。 印度版互联互通倡议以“北南运输走廊”为代表。该项目最早由俄罗斯、 印度和伊朗在 2002年提出,目的是建立自南向北海陆兼顾的南亚—欧洲运输 通道。印度正在着力建设伊朗恰巴哈尔港,希望以此为枢纽,建立印度经伊 朗到阿富汗和中亚国家的交通线路。此外,印度还提出“香料之路”、“季 风计划”、“自由走廊”等互联互通、基础设施建设计划,涵盖东非、中东、 东南亚的印度洋地区。2012年 6月,印度还启动“连接中亚政策”,希望通 过全方位接触,挖掘和中亚“大周边”的合作潜力。 上合组织有望成为中印互联互通合作新平台。印度版互联互通与“一带 一路”倡议在地域范围、合作内容方面有所重叠,为两国合作提供了机会。 但印度对中巴经济走廊存在误解,表现出较强的对华战略疑虑,不利于两国

[1]在“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合作。 印度加入上合组织后,将互联互通作为重 要政策目标,而上合组织也已在国际道路运输和贸易便利化、标准和政策对 接等方面做了大量基础性工作,这为中印在上合组织框架下开展互联互通合 作创造了条件。这意味着上合组织有潜力成为中印互联互通合作新平台。

(三)地区安全合作

印巴军事实力雄厚。根据“环球军力”(Global Firepower)的统计, 印度军事实力排名世界第四,位居美国、俄罗斯和中国之后,巴基斯坦排名

[2]世界第14 位。 印巴加入上合组织将显著增强后者的整体军事实力,提高维 护地区安全的能力,特别是促进上合组织在打击三股势力、防范阿富汗动荡 因素外溢等方面的合作。

1. 打击三股势力

印巴将打击三股势力作为安全工作重点。印度长期遭受恐怖主义、分离 主义和毒品贩卖等非传统安全的伤害。美国国务院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 全球 55%的恐袭发生在伊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和菲律宾这五个国

[1]家。 印度恐怖袭击的发动者既有本土恐怖组织,也有域外恐怖组织。本土 恐怖组织中,既有“印度圣战者”、“德干圣战者”等宗教极端主义,也有 纳萨尔派武装等贫民军事力量,还有“阿萨姆联合解放组织”等分离主义武装。 形形色色的恐怖和极端势力成为印度国家发展的巨大威胁。 巴基斯坦恐怖势力主要为宗教极端主义分子,且受到阿富汗恐怖组织的 渗透。盘踞于西北边境省份的跨境恐怖组织已成为巴基斯坦安全痼疾。巴基 斯坦俾路支省的分离主义倾向严重,诞生了种类繁多的武装组织,如俾路支 解放军、俾路支共和军、俾路支民族运动等。其中,俾路支解放军在俾路支 的奎达、博莱等地频繁活动,多次袭击政府设施、输油管线、道路干线等。 俾路支省的布格蒂反叛组织则多次攻击天然气管道,阻止政府对俾路支的开 发建设活动。此外,巴基斯坦还深受阿富汗毒品之苦。阿富汗作为世界最大 的毒品来源地,通过巴基斯坦等国向全世界销售毒品,严重威胁巴社会治安。 当前,伊斯兰国陷入崩溃,成员四处逃散,全球暴恐形势进一步恶化。 中亚和南亚地区作为宗教极端主义势力易染指地区,已成打击三股势力的重 要战场。上合组织以打击三股势力、毒品和武器贩卖为重点任务,在非传统 安全合作方面具备其他国际组织和单个国家难以比拟的独特优势,正好契合 印巴借国际合作维护非传统安全的诉求。与此同时,印巴两国也在打击三股 势力方面开展过持续努力,积累了丰富经验,特别是在南亚反恐方面具有不 可替代的作用。因此,在打击三股势力方面,印巴与上合组织其他成员国是 相互需要、互为依赖的关系,印巴加入上合组织有望促进成员国打击三股势 力的合作。

2. 防范阿富汗动荡因素外溢威胁

上合组织高度关注阿富汗动荡因素外溢风险。阿富汗局势关系到几乎所 有上合组织成员国的安全,因此上合组织一直关注和积极影响阿富汗局势。 2005 年 11月,上合组织—阿富汗联络组在北京成立。2009年上合组织在莫 斯科召开阿富汗特别会议。2012年,上合组织吸收阿富汗为上合组织观察员 国,上合组织与阿富汗的联系更加紧密。中俄两国也一直通过双边渠道推动 阿富汗问题解决。2013年,中俄印阿富汗问题会晤、中俄巴三方对话、中阿 巴三方对话相继召开。2015年,首轮中国—阿富汗—巴基斯坦战略对话在喀 布尔举行。中俄成为阿富汗重建过程的重要参与者。2017年 2月,俄罗斯举 办阿富汗问题六方磋商,参会方包括了中国、印度、巴基斯坦、伊朗、阿富 汗等上合组织成员国和观察员国。 印巴均致力于实现阿富汗和平稳定。印度高度关注阿富汗问题。阿富汗 的动荡局势和治理不善,使之成为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和贩毒活动的温床,

[1]对印度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印度积极推进和阿富汗关系,包括为阿富汗提 供培训支持和军事援助、扶持阿富汗IT产业、参与阿富汗重建项目,如著名

[2]的萨尔玛水坝等,以增强印度对阿富汗影响力。 巴基斯坦是阿富汗政治和 解中的重要外部因素,也是打击涉阿恐怖主义的前沿国家。巴基斯坦认识到 阿富汗局势关系到自身国家安全,致力于通过促进各政治力量的和解,实现 阿富汗和平稳定。印巴加入上合组织后,将进一步增强上合组织对阿富汗问 题的影响力,为成员国合力防范阿富汗动荡因素外溢创造积极条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