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美国外交或将出现新特征

美国外交在历史上深受本土主义影响,近年来国内本土主义因素的上升,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韩国部署“萨德”的政策演变 -

题的矛盾,与民族本土主义和排外主义的兴起汇合起来。和经济的冲突,也反映了美国国力相对衰落过程中的整体国民心态。近年来,新兴国家快速崛起,西方国家政治影响力相对衰落,世界格局深度调整。在第三,国际格局变化的压力。美国本土主义的兴起不仅反映了国内文化此背景下,美国开始反思自身制度问题,希望发起再工业化、新一代技术革命,采取社会福利政策调整、教育改革等举措,力图推动国内重大改革和创新,以保持国际领导地位。在此过程中,美国政客夸大来自新兴大国的竞争,强调俄罗斯和宗教极端主义等外部威胁,以期更有力地凝聚国内共识。在本土主义者眼中,正是“外来威胁”使美国每况愈下,破坏了原来美好的生活,

使美国人饱受恐怖主义和刑事犯罪之苦。[1]当特朗普指责“墨西哥政府将罪

犯送到了美国”,[ 2]并宣称要“像艾森豪威尔一样,将500万非法移民遣返

回国”时, [3]这些话语取得了很多白人工薪阶层暗中的支持。中国在贸易中采取不公正手段和俄罗斯政治阴谋的故事也被媒体广泛传播。对美国中下层白人来说,外部世界越来越成为一种负面的背景,不少美国人认为是外部世界让美国变得不再安全、不再强大。他们需要爱国主义情感的鼓舞,也希望美国强大起来。这必须依靠美国国内变革,而这又可能受到外部力量的干扰。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对外政策中的本土主义倾向迅速上升。

[1] Jessica Vaughan and Seven A. Camarota, “Immigration and Crime: Assessing a Conflicted Issue,” Center for Immigration Studies, 1ovemeer , , htts: cis.org immigrantcrime.(上网时间: 年 月 日)

[2] 7al .osan, “:hat onald 7rums as Said aeout Me ico and Vice Versa,” CNN Politics, August , , htts: edition.cnn.com solitics donald trums me ico statements. 上网时间: 年月 日

[ 3] anan : ang, “ onald 7rums s umane s Model for esortation,” The Washington Post, 1ovemeer , , httss: ZZZ. Zashingtonsost. com nezs morning mi ZS donald trumss humane s model for desortation oseration Zeteacn Zas anything eut.(上网时间: 年 月 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