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结语

力量。我们应当正视美国的本土主义兴起,更加客观地看待其外交变化。美国恐怕不会回到孤立主义状态,其国际主导地位也不会在短时间内骤然衰落,但美国外交会在多种力量的角力中加速变化,就像它在过去200 多年里的不断变化一样。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韩国部署“萨德”的政策演变 - 【完稿日期 :2017-11-1】【责任编辑:李 静

美国国内本土主义力量加速上升,也是美国可能走进又一个大变革时代的象征。而放眼全球,美国的现象并非孤立,世界的大变局正在加速酝酿。西方多个国家的外交都出现了要求脱离多边机制、减少国际责任、追求经济自利、淡化意识形态边界的发展趋势,这些趋势超越于某场大选或公投的成败,具有普遍性和持续性。在这种情况下,新兴大国可能在多边国际机制中发挥更重要作用。西方主流精英阶层疲于应对国内本土主义压力,也可能在一定程度上需要新兴大国的支持。冷战中遗留下来的意识形态冲突思维进一步失去市场,中国提倡的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原则可能得到更普遍的认同。同时,经济自利行为的盛行,也有可能增加国家间摩擦。但这种基于具体利益得失的摩擦,在很多方面是可谈判、可交换的,远比历史上基于意识形态对抗、领土和霸权争夺带来的冲突要缓和得多。在这些重要趋势之外,我们还需在理论上进一步重视国际关系社会基础的研究,国内社会的利益、思想和结构将会更多地被纳入到国家外交战略考量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