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近期尚不存在复活同盟关系的可能性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日英加强安全合作: 同盟复活? -

日本和英国是位于亚欧大陆两端的岛国,日本的议会民主制、海军建设均曾以英国为榜样,两国存在诸多类似性(affinity)。历史上,英日在20世纪初(1902—1923)曾为应对沙俄在远东的扩张结成同盟。时至今日,两国仍有部分人对英日同盟的记忆挥之不去。2015年版英国的《国家安全战略及战略防务与安全评估:一个安全与繁荣的英国》将日本视为“亚洲最紧密的安全伙伴”,并将日本与美国、加拿大、欧洲伙伴、澳大利亚、新西兰等

[5]同视之,并表示将对“这些盟友投资”。 有人认为,过去数年日英之间系统的、直接的、广泛的安全合作已超越了普通的“伙伴关系”,这种发展意味着相关举措有可能最终建立起值得使用“同盟”这个名字的广泛的安全与防务关

[1] “Statement on Trilateral Maritime Agreement etween U.S., U.K. and Japan,” Anglo-japan Alliance website, https://anglojapanalliance.com/.(上网时间:2017 年 10 月 25 日)

[2] Michael Auslin, “ ritain and Japan Have a Unitue Chance to Reshape the :orld-they Should Sei e It” John Hemmings, Chris ew, “America, Japan and the UK: A New Three-:ay Alliance against China ”.

[3] Mi uho Aoki, “Japan, U.K. Security :onks Talk usiness,” Japan Times, September 30, 2013.

[4] Shin o Abe, “Asia s Democratic Security Diamond”. [5]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and Strategic Defence and Security Review 2015: A Secure and Prosperous United Kingdom,” November 23, 2015, pp. 50-57, https://www.gov.uk/government/ uploads/system/uploads/attachment_data/file/478933/52309_cm_9161_nss_sd_review_web_only. pdf.(上网时间:2017 年 10 月 25 日)

[1] [2]系。 甚至有人认为,除了名字外,英日关系在各方面都可以被视为盟国。但客观来看,两国暂时尚不存在正式结盟的动机和条件。(一)战略利益契合点不尽一致日本加强与英国的安全合作主要目的是借助英国的力量平衡中国崛起对其造成的战略压力,但英国迄今并未清楚地找到其在国际体系中的定位。尽管英国自二战后一直力图保持其全球影响力,但“全球性英国”与“小英国”身份定位的争论始终存在于英国的外交中。对英国而言,亚太远非20 世纪早期的远东,当时英国在远东有实质性的商业、领土和军事利益,今天英国在亚太虽然依然有政治安全与经济利益,但亚太在英国的外交排序,已不再处于优先地位。一些英国人认为,英国的资源最好投放在靠近家门的地方,如中东、欧洲、北非和地中海,这些地方存在对英国安全的直接威胁。如果英国根据需要采取防务行动的话,聚焦非洲更划算——美国在非洲的存在不如

在亚太那样无处不在,而且英国在非洲能够发挥更大影响。[3] 因此,有学者

建议,英国应该谨慎回应与日本强化关系的呼声; [4]两国安全合作要更现实一些:“日本一些政府高官希望英国在东亚更高调地展示海上力量存在或更强硬地回应中国的武断行为,任何英国政府在不远的将来都不可能考虑做出这些努力。因此,双方得调适彼此的期望。英国不要期望日本在其所感兴趣的安全事务上全面赞同,也不可能指望日本帮助英国应对来自俄罗斯的挑战;日本也不应期望英国在亚洲安全联盟中发挥积极作用。” (二)两国对华政策存在明显差异随着与中国综合国力的差距越来越大,日本国内对华焦虑感明显上升。

[1] “Latest Developments Confirm UK and Japan Heading towards a New Type of Alliance,” Anglo- Japan Alliance website, June10, 2014, https:// anglojapanalliance. com/ tag/ new- type- ofalliance/.(上网时间:2017 年 10 月 25 日)

[2] “Are Strategic Partners the New Allies ,” Anglo-japan Alliance website, September 22, 2017, https://anglojapanalliance.com/2017/09/22/are-strategic-partners-the-new-allies/.(上网时间: 2017 年 10 月 25 日)

[3] dward Schwarck, “A New Dimension of Uk-japan Security Co-operation,” Conference Report, May 2016, p. 2.

[4] dward 9ickers and Tim Summers, “ ritain s Approach to Japan and ast Asia,” The Diplomat, July 13, 2015, http://thediplomat.com/2015/07/britains-approach-to-japan-and-east-asia/. (上网时间:2017 年 9 月 25 日)

安倍政府的“打造亚洲民主安全菱形”、“俯瞰地球仪外交”等无不是希望借助其他力量制衡中国。日本在南海争端问题上纠缠不休、在“一带一路”倡议、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等问题上与中国唱反调,均显示出其将中国作为主要竞争对手,进行全力打压的态势。英国虽然也关注中国崛起带来的挑战,但同时更重视中国崛起带来的机遇。在英国的《国家安全战略及战略防务与安全评估:一个安全与繁荣的英国》报告中,明确提到“扩大与印度、

中国等新兴大国的经济联系”。[1]英国希望通过接触来改变中国,担心与中国交恶损害其经济利益。英国不顾美日反对加入亚投行。在南海巡航问题上,英国一方面表示将派军舰到东亚,另一方面强调英国不会进行直接挑战中国领土主张的演习,没有计划像美国那样在南海争议岛礁进行“航行自由”演

[2]习。 在中日战略竞争日益凸显的背景下,英国对华外交仍将采取谨慎的“两

面下注”,这一特点有望持续下去。[3] (三)国内政治因素的制约未来英国将在中日关系、亚太安全秩序构建中扮演何种角色,将取决于英国自身的实力、利益和身份定位。受制于经济衰退、军事实力下降和伊拉克战争后遗症等因素,英国介入海外地区冲突的积极性大不如前。特别是《齐尔考特报告》(《伊拉克战争调查》)出台以来,英国对承担海外军事义务

更加谨慎。[4]尽管英国脱欧后,其可能为维护全球影响力而更加重视对亚太事务的介入,但短期内由于忙于脱欧谈判及处理内部纷争,无法在亚太或东亚投入更多资源和精力。英国的现实考量是如何以最小的成本投入来获取最大的收益,“选边站队”、“联盟制衡”并不符合英国的地区利益。日本安

[1]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and Strategic Defence and Security Review 2015: A Secure and Prosperous United Kingdom”.

[2] Latika ourke, “ ritain Steers Away from Us-style South China Sea ercises,” 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October 11, 2017, http://www.smh.com.au/world/britain-steers-away-fromusstyle-south-china-sea-e ercises-20171010-gyy9f .html. (上网时间:2017 年 10 月 28 日)

[3] Philippe Le Corre, “A New Special Relationship: China and the United Kingdom Rekindle Their Ties,” Foreign Affairs, October 19, 2015, 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2015-10-19/ new-special-relationship.(上网时间:2017 年 10 月 20 日)

[4] “Little ritain,” The Economist, April 4, 2015 Steven rlanger, “ ritain s Drift from the lobal Stage ecomes an lection issue,” New York Times, April 27, 2015.

倍政府虽然强势,积极推动修宪和自卫队“走出去”,但国内的反对声音一直十分强大, 担心军事和情报部门再次将国家带入危险之中。国内因素对日英防务安全合作的势头无疑会形成掣肘。从上述分析可见,近期英国并没有强烈的动机和意愿发展对日“新型同盟”关系,它在中日之间的保持平衡或“两面下注”的外交还将持续。而日本在强化美日同盟关系、扩大与印度、澳大利亚及部分东盟国家安全合作之后,亦无急于推动与英国结盟的迫切性。有欧洲学者在2015 年指出,2012 年之后的3年时间里,有关形容英日关系的措辞正从“同盟”退缩成“伙伴”,[ 1]这实际是两国关系的现实写照。因此,战略伙伴关系将是未来相当长时期内日英关系的准确描述。

五、结 语

日英加强安全合作是西方国家面对国际形势变化及自身实力地位下降而采取的一种抱团取暖行为。尽管其中含有平衡中国快速崛起的考量,但客观来说,中国并不是双方加强安全合作的全部出发点。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双方的合作远没有走到针对特定对象进行结盟的阶段。这种非传统结盟的合作关系如同亚太地区诸多双边安全合作关系一样,一方面是为了应对美国实力相对衰落而采取的“两面下注”,另一方面是为了拓展两国在防务安全问题上的共同利益。由于日英两国以西方秩序的捍卫者自居,其对地区安全事务的介入具有明显的倾向性,这将对地区热点问题的解决和亚太安全秩序的发展带来新的复杂性。 【完稿日期:2017-10-29】【责任编辑:姜胤安】 [1] 3KLOLS 6KHOWHU -RQHV 6HDUFKLQJ IRU WKH 6WUDWHJLF LQ WKH 8. -DSDQ 1H 7 SH RI OOLDQFH Asia Pacific Bulletin 1 PEHU 0DUFK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