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亚非增长走廊”倡议的内涵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国际问题研究》 2018 年第1 期 -

2017 年 5 月 23日,印度总理莫迪在第52届非洲发展银行年会上提出, “印度正与美国、日本合作,共同支持非洲发展,已就此与安倍首相进行详 细讨论”,并表示印度和日本将联手打造“亚非增长走廊”,相关研究机构 业已完成《“亚非增长走廊”愿景文件:致力于可持续与创新发展的伙伴关系》

[2] (下称《愿景文件》)。 印度发展中国家研究与信息系统研究中心(RIS)、 东盟与东亚经济研究所(ERIA)和日本贸易振兴机构亚洲经济研究所(IDE- JETRO)三家智库联合发布的《愿景文件》指出,“亚非增长走廊”有助于 创造新的生产渠道(production channels)、拓展和深化现有价值链(value chains),确保有益于能力提高的经济技术合作,促进亚非两大陆更便捷的 人员流动,实现更持久的可持续增长。该倡议将基于高质量基础设施建设,

[3]并辅以数字和规制的互联互通。 虽然目前尚无公开、具体的规划和实施步骤,

[1] 0DQD D J SWD 2 25 R QWH 0RG IR D I FD R GR The Tribune 0D KWWS W E QH QG D FRP QH QDW RQ RER FR QWH PRG IR D D DI FD FR GR KWPO 6 G S KDWWDFKD D 7KH D I FD R WK R GR , WKH Q H WR 2 25 Daily News and Analysis - QH KWWS GQD QG D FRP DQDO FRO PQ WKH D D DI FD J R WK FR GR WKH DQ H WR RER 7 WO D 7K QN QJ I FD ,QG D -DSDQ DQG WKH D I FD R WK R GR The Diplomat - QH KWWS WKHG SORPDW FRP WK QN QJ DI FD QG D MDSDQ DQG WKH D D DI FD J R WK FR GR SDQMDQ 5R KD GK 3 K QJ EDFN DJD Q W K QD 2QH HOW 2QH 5RDG ,QG D -DSDQ OG 6W DWHJ F HDW :DOO Economic Times 0D (上网时间:2017 年 7 月 2日)

[2] R H QPHQW RI ,QG D 30 GG H DW WKH ,QD J DW RQ RI WKH QQ DO 0HHW QJ RI WKH I FDQ H HORSPHQW DQN 0D KWWS SP QG D JR Q HQ QH B SGDWH SP DGG H DW WKH QD J DW RQ RI WKH DQQ DO PHHW QJ RI WKH DI FDQ GH HORSPHQW EDQN FRPPHQW G DEOH (上网时间:2017 年 7 月 2日)

[3] 5H HD FK DQG ,QIR PDW RQ 6 WHP IR H HORS QJ R QW H (FRQRP F 5H HD FK ,Q W W WH IR 6( 1 DQG (D W D ,Q W W WH RI H HORS QJ (FRQRP H -DSDQ ( WH QDO 7 DGH 2 JDQ DW RQ Asia Africa Growth Corridor: Partnership for Sustainable and Innovative Development, A Vision Document I FDQ H HORSPHQW DQN 0HHW QJ KPHGDEDG ,QG D 0D SS

战略”,莫迪则是在非洲发展银行年会上抛出“亚非增长走廊”,非洲的重 要地位可见一斑。非洲有望成为“亚非增长走廊”的重点地区:一则非洲增 长潜力巨大,且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将东南亚和南亚作为重点地区,日印 可将非洲作为重点挖掘的地区;二则非洲资源丰富,市场潜力巨大,且非洲 国家在联合国会员国中的比例超过1/4,联合国大会投票时可谓是“大票仓”。 加大对非战略投入符合日印两国利益,非洲在日印经济、外交乃至安全政策 中的地位愈益提升。

(二)领域上,注重发展导向,强调区域互联互通。

是情感基础。 《愿景文件》提出 “亚非增长走廊”包括四大支柱,即发展与合作项目、高质量基础设施建设

[1]和软件联通、能力与技术提升、人员交往伙伴关系。 对于“亚非增长走廊” 建设而言,“发展与合作项目”是重要抓手,“高质量基础设施建设和软件 联通”是主要着力点,“能力与技术提升”是治本之策,“人员交往伙伴关系” 日印在规划“亚非增长走廊”重点领域时,强调经济合作与人文交流。 一则有利于占据道义制高点,减少其他国家的疑虑;二则契合两国各自的经 济发展战略,两国能够从走廊建设中受益;三则与联合国2030 可持续发展议 程和非洲《2063年议程》呼应,能够争取更大支持。这从参与“亚非增长走廊” 规划的政府部门构成即可看出,印度方面是外交部下属的“发展伙伴关系管 理司”(负责项目援助、信贷等)、“政策规划司”、“东亚司”,以及商 工部的“商务司”;日本方面则是经济产业省的“贸易政策局”。此外,参

[2]与项目研究的三家智库, 也是专门从事区域经贸合作、互联互通战略的智库,

[1] 5H HD FK DQG ,QIR PDW RQ 6 WHP IR H HORS QJ R QW H (FRQRP F 5H HD FK ,Q W W WH IR 6( 1 DQG (D W D ,Q W W WH RI H HORS QJ (FRQRP H -DSDQ ( WH QDO 7 DGH 2 JDQ DW RQ Asia Africa Growth Corridor: Partnership for Sustainable and Innovative Development, A Vision Document S

[2] RIS隶属印度外交部,其理事会理事包括外交、财政、商工、科技等部门的高级文官。该智库是印度推进印度—东盟互联互通、南亚区域一体化、“南南合作”等政策的主要咨询单位,印度政府在与其他国家签署经济合作协定时,一般都会咨询该智库。ERIA于 2008年正式成立,是东盟地区一体化的重要政策咨询机构,其总部虽设在东盟秘书处,但日本在该机构有很大影响力。IDE-JETRO 成立于 1960年,主要研究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经济、社会、政治问题,并就日本开展对外经贸合作提供决策咨询。

[1]问印度时发布。 但或许考虑到该倡议覆盖区域广阔、所涉领域众多,安倍 访印时仅强调“双方欢迎深化互联互通对话,以实现具体进展,决定加速推 进此倡议”,“欢迎建设促进亚非增长的产业走廊和产业网络,这将使包括非 洲的印太地区各攸关方受益”,[ 2]但并未出台具体的政策文件。 根据《愿景文件》设定的进度,受日印政府委托从事相关研究的课题组, 将于 2017—2018年进行研究报告,广泛征询日、印及非洲官方及智库的意见

[3]建议,并在 2018年形成最终政策报告。 不过,该政策报告很可能只是未来 一段时间的落实规划,“亚非增长走廊”建设本身,将不会设定具体期限。 一则该倡议涵盖地域广、领域多,很多项目周期较长,很难设定明确的完成 期限;二则倡议本身就是“理念驱动”,是指导日印两国的政策指南,而非 具体的落实计划;三则倡议的提出与推进,也是地缘政治情势变化的结果, 不会自设期限“作茧自缚”。

[1] Neha Sinha, “Asia- Africa Growth Corridor: Can It Be a Game Changer?,” Vivekananda International Foundation, June 5, 2017, http://www.vifindia.org/article/2017/june/05/asia-africagrowth- corridor- can- it- be- a- game- changer; Maulik Pathak, “India- Japan Partnership to Play Key Role in Asia-africa Corridor,” Livemint, May 25, 2017, http://www.livemint.com/politics/ gfsbavjjfhuoukptmxru8l/indiajapan-partnership-to-play-key-role-in-asiaafrica-corr.html. (上网时间:2017 年 7 月 2日)

[2] “India-japan Joint Statement during Visit of Prime Minister of Japan to India: Toward a Free, Open and Prosperous Indo-pacific”.

[3] Research and Information System for Developing Countries, Economic Research Institute for ASEAN and East Asia, Institute of Developing Economies-japan External Trade Organization, Asia Africa Growth Corridor: Partnership for Sustainable and Innovative Development, A Vision Document, p. 16.

(一)在印太战略框架下,日本和印度从“战略对表”走向“战略对接”, 并直接体现在“亚非增长走廊”倡议上。

近年来,印度洋—太平洋作为整体 [1]地缘板块,正在引起战略界的广泛共识。 日本和印度作为印太地区的两大 重要力量,多年来稳步提升在印太框架下的双边合作,乃至积极谋划与美国、

印太战略。莫迪上台后将外交战略视野拓展至印度洋—太平洋地区,试图构 建立足印度洋、面向西太的印太战略。因此,莫迪上台后先是将针对东亚的“向 东看”升级为“东向行动”,继而提出针对西印度洋的“西向思考”以及整 个印度洋地区的“萨迦”构想(印地语意为“海洋”,SAGAR, Security and Growth for All in the Region)。2015 年新版海洋安全战略界定的印度国 家利益范围,较 2007年版海洋安全战略更为扩大,首要利益尤为关注西北印 度洋区域(包括波斯湾、阿曼湾、亚丁湾、红海),增加了西南印度洋区域(包 括印度洋岛国和非洲东海岸沿海国)以及东南亚的马六甲、新加坡、巽他、 龙目海峡;次要利益排序最靠前的是新命名的东南印度洋区域(包括通往太 平洋的航线和周边沿海地区),还首次增加了东海、地中海、非洲西海岸和

[1] [2]南极。 显然,新版战略“将地域范围扩大至整个印太地区”。 日本和印度推进各自的印太政策时,都将彼此作为重要伙伴,两国的战 略合作也不断深化。从2014年莫迪出任总理后将日本作为南亚地区外的首 个出访国,出访期间将双边关系提升为“特殊的战略和全球伙伴关系”,到 2015年安倍访印发表《日印特殊的战略和全球伙伴关系2025 愿景:携手推 进印太地区乃至全世界的和平与繁荣》[ 3],再到 2017年最近一次高峰会联合 声明《共建自由、开放与繁荣的印太》,日印反复重申两国在印太地区的战 略合作,尤其是日本“自由与开放的印太战略”和印度“东向行动”政策的 对接,“亚非增长走廊”的理念渊源于此。2015年《日印特殊的战略和全球 伙伴关系 2025愿景:携手推进印太地区乃至全世界的和平与繁荣》提到,两 国“致力于建设和平、开放、公正、稳定、基于法治秩序的亚太地区”,“促 进该地区的产业网络和地区价值链建设,营造开放、公正、透明的商业环

[1] Indian Navy, Ensuring Secure Seas: Indian Maritime Security Strategy, Publication, October 2015, p. 32.

[2] Satu Limaye, Weighted West, Focused on the Indian Ocean and Cooperating across the Indo-pacific: The Indian Navy’s New Maritime Strategy, Capabilities, and Diplomacy, Center for Naval Analysis, April 2017, p. 16.

[3] 日本外交部称之为“新时代日印关系的方向标”,参见asia-paci/india/data.html。(上网时间:2017年 9 月 22 日) Naval Strategic

http://www.mofa.go.jp/region/

投票时“票仓”作用突出。2014年 9月,日本、印度、德国、巴西“四国集 团”关于联合国改革的外长会议发表联合媒体声明,指出“联合国改革需获 得 2/3 成员国(129个国家)支持,四国集团将接触并鼓励同样支持改革的 成员国,包括非洲国家(54国)”,[ 1]该主张在近年“四国集团”外长会上 被不断重申。其二,经济利益。虽然受近些年国际大宗商品价格走低以及西 亚北非国家政治动荡影响,非洲国家经济增长表现不如预期,但其增速仍高 于世界平均水平。麦肯锡公司2016 年报告《运动的雄狮2.0 版:实现非洲 经济的潜力》指出,非洲增长潜力巨大得益于“全球最快的城镇化、到2034 年比中国或印度都庞大的劳动力、技术变革带来的巨大潜力,以及丰沛的资

[2]源”。 其三,安全利益。非洲一些国家面临恐怖主义、腐败乃至动乱等风险, 日印需要维护其在非洲的海外利益,日印分别通过提供资金和人力积极参与 联合国维和,是非洲维和事务的重要参与者。 “亚非增长走廊”倡议有助于两国实现对非政策目标。一方面,该倡议 既契合非洲发展需求,也符合日本和印度的对非经济外交。日本2013 年 5 月 制定“基础设施体系输出战略”,提出2020年基建项目订单额要达到30 万 亿日元(约2649 亿美元);2015年5月,安倍在第21届“亚洲未来国际会议” 上提出,“日本将在整个亚洲推广高质量和创新的基础设施”;[ 3] 2016 年5月, 安倍在七国集团峰会上提出“扩展的高质量基础设施伙伴关系”,拟未来五 年向全球基建项目提供资金约2000亿美元,目标区域从亚洲扩至全球(如俄

[4]罗斯、非洲),项目领域从交通设施拓展到油气项目、医院等。 在此政策 背景下,日本对非外交逐渐从资源外交转向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安倍在2016 年“东京非洲发展国际会议”上承诺,三年内向非洲投资300 亿美元,其中

[1]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Japan, Ministerial-level Meeting of G4 (Brazil, Germany, India and Japan), http://www.mofa.go.jp/fp/unp/page18e_000104.html.(上网时间:2017年9月2日)

[2] 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 Lions on the Move II: Realizing the Potential of Africa’s Economies, September 2016, pp. 5-7.

[3] Shinzo Abe, “The Future of Asia: Be Innovative,” May 21, 2015, https://japan.kantei. go.jp/97_abe/statement/201505/0521foaspeech.html.(上网时间:2017 年 11 月 15 日)

[4] The G7 Ise-shima Summit, “Expanded Partnership for 4uality Infrastructure,” http://www. meti.go.jp/english/press/2016/pdf/0523_01a.pdf.(上网时间:2017 年 11 月 15 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