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新型国际关系的核心理念与目标模式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新型国际关系基本特征初探 础上发展、升华而来。 -

所谓新型国际关系,就是以主权国家为基础的摈弃了强权政治等与时代 潮流相背离的理念和行为方式的国际关系。新型国际关系之“新”,最突出 地体现于其核心理念和目标模式。

(一)新型国际关系的核心理念:合作共赢

新型国际关系概念有一个形成过程。2012年,中共十八大报告提出“建 立更加平等均衡的新型全球发展伙伴关系” [ 2],这里已经使用“新型”这一 表述,“全球发展伙伴关系”虽然侧重于发展,但却是当今及未来国际关系

[1] 冯绍雷等:《国际关系新论》,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4年,第 366 页。 [2]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文件汇编》,人民出版社,2012年,第 43 页。

国际秩序框架下,西方发达国家往往凭借技术、知识产权、国际话语权等优势, 在同发展中国家的合作中获取明显对己有利的不均衡利益,其合作并非共赢。 这样的合作是新型国际关系要摈弃的。 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既关注发展上的合作共赢,也重视 安全上的合作共赢。在安全合作上,非传统安全问题需要通过加强国际合作 来解决,这已成为各国共识。历史经验表明,在传统安全问题上,以冲突对

[1]抗方式解决的效果非常有限。世界各国应当树立合作主义价值观, 顺应时 代的要求,努力通过合作来化解国家之间的分歧、矛盾,抑制冲突,防止对抗, 实现合作共赢。

(二)新型国际关系的目标模式——人类命运共同体

新型国际关系的“新型”一词表明它是动态的。自威斯特伐利亚体系开 启国际关系现代化进程以来,国际关系是不断现代化的,将来还会有新的“新 型”来取代目前正在构建的“新型”。中国所倡导的新型国际关系不可能包 揽今后永远的国际关系形态。当下要推动建设的新型国际关系,其目标模式 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共十八大报告指出:“合作共赢,就是要倡导人类命

[2]运共同体意识。” 习主席指出:“这个世界,各国相互联系、相互依存的 程度空前加深,人类生活在同一个地球村里,生活在历史和现实交汇的同一

[3]个时空里,越来越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 2015 年 9月, 习主席访美前夕接受美国《华尔街日报》书面采访时说:“中国愿同广大成 员国一道,推动建设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完善全球治理结构,

[4]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将新型国际关系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结合在一 起阐述,表明在中国领导人心目中,新型国际关系与人类命运共同体是紧密 相关的。可以理解为,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就是以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为努力 方向。

[1] 刘建飞:“构建新型大国关系中的合作主义”,《中国社会科学》2015年第 10 期,第 193 页。 [2]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文件汇编》,第43 页。 [3] 习近平:《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272 页。

[4] “习近平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新华网, 年 月 日, D 。(上网时间:2018年 2 月 15 日)

[1]共进。” 在这样的世界里,各国人民有共同的利益,因此也担负共同的责任, 所以命运攸关。习主席指出:“人类命运共同体,顾名思义,就是每个民族、 每个国家的前途命运都紧密联系在一起,应该风雨同舟,荣辱与共,努力把 我们生于斯、长于斯的这个星球建成一个和睦的大家庭,把世界各国人民对

[2]美好生活的向往变成现实。” 简言之,所谓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人类社 会不同的国家和民族在共同利益、共同责任基础上所结成的命运攸关的整体。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将中国梦与世界梦有机 结合,实现中国与世界共赢的战略方针,也是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目标。 “世界好,中国才能好;中国好,世界才更好。”当今世界,人类正处在大 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面临的挑战层出不穷、风险日益增多,人类的前途 命运已经到了重要关头。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建设一个持久和平、普 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 让和平的薪火代代相传,

[4]让发展的动力源源不断,让文明的光芒熠熠生辉” 的中国方案。

人类命运共同体作为“一种新的国际观”,[ 5]已经引起国际社会的高度 关注和欢迎。联合国已经多次将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写入相关决议。有理由 相信,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必将对构建新型国际关系起着重大的引导作用。

[1] “外交部部长王毅: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中国经济网,2015年3月 23日, D 。(上网时间:2018 年 2 月 15 日) [2] 习近平:“携手建设更加美好的世界——在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上的主旨讲话”,《人民日报》2017年 12 月 1日。 [3]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文件汇编》,人民出版社,2017年,第 47 页。

型国际关系将在主要内容、主题、国家间关系定性、主要矛盾、主要行为方 式等方面展现出不同于旧型国际关系的新特征。

(一)新型国际关系的主要内容—— 低级政治 取代 高级政治

国际关系的内容是主体之间在安全、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方面相 互联系、相互交往、相互作用的过程与结果,不同的双边关系或多边关系中 侧重点亦不同。对那些关系好的国家来说,经济、文化等是主要内容,而对 那些关系不好的国家来说,安全、政治则是主要内容。新型国际关系与旧型 国际关系在内容构成上并无区别。不过,国际关系内容的不同侧面所占据的 位置是不断演变的,国家处理对外关系时的侧重点也会变化,基本趋势是“高 级政治”所占比重不断缩小,“低级政治”所占比重不断增大并最终取代“高 级政治”成为国际关系的主要内容。 在联合国体系形成前,国际关系的主要内容就是冲突对抗,国家在处理 对外关系时,主要精力都放在维护国家主权安全上,要解决的主要是战争与 和平问题。冷战时期,政治安全凸显出来。美苏两大政治军事集团之间的冷 战,将政治安全与军事安全交织在一起。军事安全与政治安全关涉国家的生 死存亡,所以有学者将其称为“高级政治”。冷战结束后,国家之间的经济 关系变得越来越重要,在总体国际关系中的地位不断提升。与经济关系相伴 随,国家之间的文化关系、社会关系、生态关系等也不断深化。学者们将经济、 文化等层面的关系称为“低级政治”。以和平与发展两大主题为例,和平属于“高 级政治”,发展则属于“低级政治”。再如,随着全球化的推进,安全问题 越来越复杂,非传统安全问题日益突出,类似气候变化、传染病、网络安全、 金融安全等全球性问题和挑战越来越成为全球治理的重要议题。与国际政治 和国际关系内容变化相适应,一些国家调整了国家安全观。中国提出了总体 国家安全观。在总体国家安全观下,国家安全包括政治安全、国土安全、军 事安全、经济安全、文化安全、社会安全、科技安全、信息安全、生态安全、 资源安全、核安全等11个领域,其中有些领域还可以分出许多子领域。这里 面的许多安全问题都涉及到对外关系,都需要通过国际合作而不是军事竞争 甚至战争来解决。这些安全领域的许多问题都属于“低级政治”范畴。 在目前的国际关系中,虽然在总体上“高级政治”依然是主要内容,但

等于事物本身的主题。和平与发展在冷战结束前就成为世界主题了,但是国 际政治研究界直到冷战结束后才将之作为研究的主题。 从国际关系的发展历程来看,不同阶段应当有不同的国际关系主题。在 典型的旧型国际关系阶段,主题就是对抗零和。主要国家都寻求通过对抗来 实现国家利益最大化,都热衷于零和式的博弈。国家间有合作,但却服从、 服务于冲突、对抗。在这样的主题下,战争成为常态,而且随着科技进步和 工业化,战争的规模越来越大;和平只是战争的间歇期,或者是为战争做准 备的阶段。在非典型的旧型国际关系阶段,业已出现许多新型国际关系的因 素,国家之间的合作越来越广泛,而且也有相当程度的共赢。在这个阶段, 对抗零和作为主题在相当大程度上仍在发挥作用,但愈益受到制约,新的主 题开始孕育形成。有学者指出:“由于世界主题发生转换,全球问题日渐突出, 所以国际关系的主旋律开始发生重大变化……世界主题转换就是从强调战争

[1]与革命转向重视和平与发展……国际冲突开始让位于国际合作。” 西方主流国际关系理论也展示出旧型国际关系的主题是对抗零和。在西 方占主导地位的现实主义就是以国家间冲突对抗为逻辑起点。对现实主义者

[2]来说,“合作与其说是一种目标,还不如说是达到各种各样目标的手段”。 正因如此,有学者称:“在传统现实主义者眼中……复杂的结盟关系和紧张

[3]的备战或热战状态是国际关系的主题。” 另一主要流派自由主义虽然强调 合作,并在一定程度上将合作作为一种目标,但也是以更大范围的冲突对抗

[4]为前提,合作只是本集团内的合作,是全局范围冲突对抗的手段。 联合国 体系形成后,虽然国家间的冲突对抗受到了一定约束,但是旧型国际关系的

[1] 参见 [ 日 ]星野昭吉、刘小林主编:《国际关系理论的变化与发展》,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9 年,第 135页。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蔡拓教授将国际关系主题与世界主题区分开,同时也未将国际冲突与国际合作同时作为某一阶段的国际关系主题,而是将两者分开,与笔者的看法不谋而合。 [2] [美]罗伯特·基欧汉:《霸权之后:世界政治经济中的合作与纷争》,苏长河等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年,第 10 页。

[3] 李巍:“国际秩序转型与现实制度主义理论的生成”,《外交评论》2016年第1期,第 36-37页。不过,笔者认为,将结盟关系和热战状态称为“国际关系的主题”不够确切。结盟关系与热战状态是主题产生的结果,而不是主题本身。 [4] 关于对西方主要国际关系理论流派中合作思想的批评,参见宋秀琚:“西方主流国际关系理论对‘国际合作理论’的不同解读”,《国际论坛》2005年第5期。

伙伴关系具有“开放性和包容性,与传统结盟关系的封闭性和排他性截然不

[1]同”。 在各种伙伴关系框架下,各国之间都是平等的合作伙伴,有竞争有合作, 竞争而不求独占零和,合作则谋求共赢共享。

(四)新型国际关系的主要矛盾——合作与冲突

所谓主要矛盾,就是围绕主题而展开的矛盾。从这个意义上说,将战争 与和平、冲突与合作作为旧型国际关系的主要矛盾更为贴切。 国际关系中有各种各样的矛盾,但是在新型国际关系的构建中,围绕实 现共赢式国际合作这个主题,要解决的主要矛盾就是如何推进合作、抑制冲突。 所以新型国际关系的主要矛盾,笼统地说,同旧型国际关系一样,也是合作 与冲突的矛盾;准确地说,是国际社会健康力量推动合作共赢的努力与一些 现存国际体系中既得利益者以及不负责任的极端行为体干扰国际合作的行为 之间的矛盾。相较而言,新型国际关系与旧型国际关系的主要矛盾虽然都是 合作与冲突,但矛盾的主要方面已经发生转换。对旧型国际关系而言,冲突 是矛盾的主要方面;而对新型国际关系而言,合作是矛盾的主要方面。对构 建新型国际关系来说,解决主要矛盾的根本途径就是一方面大力推进共赢式 国际合作,另一方面努力克服干扰、制约国际合作的因素。目前比较突出的 干扰国际合作的因素包括:西方大国试图维持其主导的霸权秩序并继续推行 强权政治、霸权主义和极端民族主义;个别中小国家为了狭隘的国家利益而 挑战联合国权威及其他国家的安全利益;传统现实主义思维仍然大行其道。

(五)新型国际关系的主要行为方式——竞争中合作

新型国际关系的理念、主要内容、主题和主要矛盾决定,在新型国际关 系框架下,国家的主要行为方式是合作加竞争,或者说是竞争中合作。竞争 是国家间关系的一种正常状态,但是一味强调竞争会使竞争无节制,时常走 向极端,陷入恶性竞争,最终导致冲突对抗乃至战争。所以,新型国际关系 下的竞争要以合作为导向和基础。竞争是在合理、合法、文明的前提下进行, 是良性竞争,而不是只图一己之利,谋求独占、零和的恶性竞争。竞争的目 的是为了更好地合作,实现共赢。竞争中出现了矛盾、分歧,要尽可能通过

[1] 阮宗泽、高飞:“有自己特色的大国外交”,《环球》2015年第5期,第 35 页。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