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澜湄国家贸易和投资便利化的发展现状及挑战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国际问题研究》 年第 期 -

澜湄国家虽具有较大的经济发展潜力,但国家硬实力和软实力仍有较大 提升空间。在贸易和投资便利化方面,不少澜湄国家的国内政策不完善和国 际规则参与度不高导致其市场准入标准较高,通关手续繁琐、审批流程复杂、 对外开放程度不高,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欠佳。

(一)澜湄国家贸易和投资便利化的发展现状

世界银行发布的《营商环境报告》是衡量各国贸易和投资便利化的重要 参考依据。根据《2018年营商环境报告》的贸易和投资便利化排名,澜湄国 家中的泰国、越南和中国相对靠前,分别位于第26 位、68 位和 78 位,但柬

[1]埔寨、老挝和缅甸则相对落后,分别位于第135 位、141 位和 171 位。 由 此可见,作为发展中经济体,澜湄国家贸易和投资便利化水平总体上呈现出 差距较大、标准不统一、对接不充分的特点。以下,将从市场准入、通关便 利化、市场开放程度和投资政策的稳定性及连续性等几方面分析澜湄国家的 贸易和投资便利化水平。 1.外商投资市场准入 市场准入指一国政府允许外国的货物、劳务及资本参与国内市场的程度。 在当前国际贸易体制框架下,各国一般义务中并无有关外商投资市场准入的 统一标准,其法律管制宽严与否,主要取决于各国经济发展水平、在国际投 资活动中所处的地位和国际经济发展状况等因素对其的影响。总体来看,澜

[1] R J V VV 5 IR J WR DW -REV :R G D N R DJV 5 R W WW GR JE V VV R J R WV J RED R WV GR J E V VV (上网时 间:2018 年 2月 20 日)

在技术手段方面,澜湄国家正致力于统一标准,加强海关和质检合作,充分 依托“互联网+”升级通信基础设施,提升通关效率。例如,通过构建现代 物流体系,实现了线上“智慧物流”和线下“物流园区”的有效融合。 3.对外开放程度 2014年以来,澜湄合作成为“逆全球化”思潮中的一抹亮色,已成为发

[1]展中国家推进全球化和区域化合作的新典范 。究其原因,主要是澜湄国家 的新兴经济体地位要求各国必须发展外向型经济,提升本国的对外开放程度。 泰国提出的“东部经济走廊计划”致力于推动泰国产业转型升级,发展外向

[2]型经济。越南自1986年实施改革开放以来,不断扩大对外开放。 老挝通过 颁布《投资法》、《劳动法》、《土地法》及《管理货币和货币流通法》等 一系列法律法规发展对外经济。柬埔寨近年来已成为全球49个最不发达国家

[3]中最开放的经济体。 自新《宪法》实施以来,缅甸确立了市场经济体制的 新目标,2012年以后更大力推进“第二波战略改革”。值得一提的是,改革 开放 40年来,中国已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在国际层面着力引领全 球贸易和投资新规则;在国内层面则不断完善自身法律体系建设,目前已在 全国范围内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制度,致力于完善法治化、国际化、 便利化的营商环境。 4.投资政策的稳定性和连续性 投资政策的稳定性和连续性是衡量一国开放程度的重要参考因素之一。 稳定和连续的投资政策不仅关系到外商投资的活力,也关乎本国企业海外投 资的规模和效益。在澜湄合作框架下,各国表现出了高度的合作热情,纷纷 从政策层面予以保障。虽然经济发展水平参差不齐,但投资政策的稳定性和

[1] 卢光盛、张励:《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发展报告(2016)》,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6 年,第 69 页。 [2] 2017年前十个月,外国投资商对越南19个领域进行投资,其中制造加工工业是吸引外资最大的领域,其协议资金137.5亿美元,占全国注册资金总额的48.7%。 [3] 田原、王志芳、孔维升、祁欢、范鹏辉、吴凝、幸瑜:“‘一带一路’投资合作 国别研究系列”,《国际经济合作》2017年第2期,第 60-66 页。

国—东盟区域经济合作的各项规则红利。《中国—东盟全面经济合作框架协议》 生效后,中国和其他澜湄国家超过90%的产品实现零关税,极大降低了关税 壁垒,促进了次区域内贸易往来和国际投资。但近年来,非关税壁垒越来越 成为横亘在澜湄各国间的重要障碍,究其原因,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第一, 次区域内各国所处经济发展阶段不同。据世界银行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中国 2016 年 GDP 为 111190亿美元,而该区域内的老挝同期GDP 只有 15.806 亿美 元。巨大的经济差距决定了两国产业发展重点和方式各有侧重。第二,信息 互联互通有待加强。囿于政治互信不足,澜湄国家在合作过程中的信息不对 称现象比较普遍。目前,各国间尚未搭建起多边贸易和投资信息平台,随着 澜湄合作不断向前推进,信息不对称将会制约次区域经济合作和一体化发展。 第三,技术标准不统一制约贸易互联互通。以铁路标准为例,中国早期铁路 沿用英国标准,为 1435毫米的标准轨,而其他澜湄国家则以米轨铁路为主, 轨距为 1000毫米。技术标准的不同导致在进行互联互通建设时困难重重,加 大了开展合作的协调难度。 3.疏通次区域机制拥堵尚需时日 长期以来,澜沧江—湄公河流域的合作呼声未曾间断,各种区域合作机 制层出不穷。除了由域外国家或国际组织主导的“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湄 公河委员会”外,还有域内国家自发建立的“东盟—湄公河流域开发合作”、“黄

[1]金四角经济合作”、“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机制”等。 区域合作机制的叠 加一方面说明该地区在经济发展中的潜力和重要地位;另一方面也给该地区 经济发展带来负担,机制叠加后并未产生1+1>2的效应,反而成为开展务实 合作的阻碍。其一,原有各机制的合作领域和合作模式相似,对经济刺激的 边际效应不断递减;其二,原有各机制鲜有涉及政治和安全领域,导致澜湄

[1] 1992 年,由亚洲开发银行发起的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Great Mekong Subregion Economic Cooperation,简称 GMS) 成果丰硕,已形成了领导人和部长级的定期会议机制,合作领域覆盖交通、能源、信息通信、环境、农业、人力资源开发、旅游、经济走廊等领域。2010年,中国—东盟自贸区正式全面启动,区内各国间关税大幅下降,为次区域深化务实合作提供了重要的多边制度保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