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南海合作机制化建设的探讨

〔提要〕杜兰曹群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关于南海合作机制化建设的探讨 -

〔中图分类号〕 〔文献标识码〕 〔文章编号〕

海洋的流动性和开放性决定了海洋的有效管理与合理利用事关所有沿海 国的共同利益。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将“保护和可持续利用海洋和 海洋资源以促进可持续发展”列为17项目标之一。要实现该目标,必须通过 沿海国的合作,这对于闭海或半闭海沿岸国尤为重要。南海属于半闭海,根 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下称《公约》),闭海或半闭海沿岸国在行使和

[1]履行《公约》所规定的权利和义务时应互相合作。 推动南海沿岸国合作, 将南海建成和平之海、友谊之海、合作之海,不仅是履行《公约》和联合国 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义务,也对推动“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建设具 有重要意义。当前,南海局势总体趋稳,推进海上务实合作正当其时,应该 在现有合作基础上,探讨合作的机制化建设,使相关合作行稳走远。

员会”,倡议发起了6个合作项目,与东盟国家在海洋科研、环境保护、防

[1]灾减灾、能力建设等低敏感领域推动务实合作。 部分东盟国家间开展小多 边海上合作。比如 2017 年 6月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菲律宾在印尼北加里 曼丹省首府打拉根附近海域启动联合海上巡逻,以强化合作打击区域恐怖主 义和跨国犯罪的能力。 此外,“东亚海洋协调结构”(Coordinating Body for the Seas of East Asia, COBSEA)和“东亚海洋环境管理合作伙伴”(Partnership in Environmental Management for the Seas of East Asia, PEMSEA)虽并非 直接涉及南海,但对南海合作有一定影响。COBSEA 是由联合国环境规划署 (UNEP)海洋项目之一“东亚海洋保护与可持续发展行动计划”基金支持而 设立。该“行动计划”由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和泰国于 1981 年通过,并于 1994年增加了澳大利亚、中国、柬埔寨、韩国和越南为参与 方,主要目标是为东亚海域制定全面的环境保护战略,促进可持续发展。在 COBSEA框架下有一个涵盖中、马、菲、越、印尼、柬、泰等国的项目(全球 环境基金资助),即“扭转南海与泰国湾环境退化趋势”(Reversing the Environmental Degradation Trend in the South China Sea and Gulf of Thailand)。pemsea 总部设在菲律宾马尼拉,其目标是通过可持续的区域机 制增加国家和地区在保护与管理东亚沿海与海洋环境方面的承诺,该项目参 与国包括绝大多数东亚地区国,涵盖所有南海沿岸国(文莱与马来西亚曾加入,

[3]后退出)。 中国一直积极推动与东盟国家在南海务实合作。经过多年发展,中国— 东盟海洋合作逐渐呈现出双多边同时推进、多领域同时开展的新局面,合作 领域也逐步扩展至海洋经济合作、海洋科研与环保、海洋联合科考、海上互 联互通、共建海洋联合实验室等。

[1] 田昕清:“中国—东盟海洋合作路径探析”,《中国经贸导刊》2016年第 35 期,第 38 页。

[2] “印尼、马来西亚和菲律宾启动联合海上巡逻”,搜狐网,2017年 6 月 20 日, KWWS RK RP D B 。(上网时间:2018 年 2 月 28 日)

[3] 大卫 •L.范登瓦格、武海灯:“南海与北极的区域合作:值得借鉴的经验?”,谈中正、徐栋译,《清华法律评论》第六卷第二辑,2013年 9月,第 4-11 页。

上跨国犯罪三个技术合作委员会。2016年 8月,中国与东盟国家落实DOC 第 13次高官会审议通过了《中国与东盟国家应对海上紧急事态外交高官热线平 台指导方针》和《中国与东盟国家关于在南海适用〈海上意外相遇规则〉的 联合声明》两份成果文件。2017年 10月底,成功举行了中国-东盟国家首 次大规模海上联合搜救实船演练。2017年 11月,东盟各国与中国通过了《未 来十年南海海岸和海洋环保宣言(2017-2027)》。该宣言强调,有关各方将

[1]在不损害各方立场的基础上研究或进行相关合作活动。 在机制建设上,中国与东盟在亚太经合组织、东亚合作领导人系列会议、 中国-东盟合作框架等机制下建立了蓝色经济论坛、海洋环保研讨会、海事 磋商、海洋合作论坛、中国-东盟海洋合作中心、东亚海洋合作平台等合作

[2]机制。 总体来看,南海地区合作务虚多,务实相对较少,环境、科考、灾害救 助等低敏感合作多,资源、政治、安全等高敏感领域合作少,双边或泛多边 合作多,但南海沿岸国间合作较少,特别是聚焦南海沿岸国的合作机制几乎 不存在。因此,在推动南海合作过程中,除拓宽领域外,尤其要重视南海沿 岸国合作机制化建设。

[1] “外媒称中国紧握南海议题主导权:营造合作氛围解决主权争端”,中国政府网, 2017 年 11 月 15 日, KWWS JRY L H R WH WB KWP。(上网时间: 2018 年 2 月 1日)

杜特尔特访华期间,两国领导人同意全面恢复两国交往,回归对话协商的轨道, 妥善处理南海问题。以菲律宾为代表,大多数南海声索国都积极重回对话协 商解决争端渠道,为进一步推进南海沿岸国务实合作创造了良好氛围。

(二)“南海行为准则”( 磋商的稳步推进,将为南海务实合作提 供“规则”和“秩序”上的保证。

南海合作将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三)“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将助力南海合作。

将得到更多的政策和资金支持。 2017 年 5 月,落实 DOC 第 14 次高官会议 审议通过了 COC 框架。作为重要阶段性成果,COC框架包括原则、目标、基 本承诺等要素,为下一步COC案文磋商奠定了坚实基础。8月,在菲律宾举 行的中国—东盟外长会上,通过了COC 框架文件。11月,李克强总理出席第 20次东盟与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倡议正式宣布中国和东盟国家启动COC 案文 磋商,得到东盟国家广泛欢迎。COC虽不涉及领土主权和海洋划界争议,但 可在海上信任措施建设领域寻求突破,在危机管控方面提供各方都能接受的 制度性安排,这无疑有利于保证南海的长期和平稳定,成为“维护南海和平 的‘稳定器’”[ 1]。COC磋商是各方不断缩小分歧、建立互信的过程,其对 2013 年 10 月, 习近平主席对印度尼西亚进行国事访问期间提出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2]和“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的倡议。 2017 年 6月发布的《“一带一路” 建设海上合作设想》明确,未来将推动产业对接与产能合作,鼓励与沿线国 民间组织开展海洋公益服务、学术研讨、文化交流、科技合作等活动。中国 设立的中国-东盟海上合作基金、中国-印尼海上合作基金、丝路基金等将 对重大海上合作项目提供资金支持。可以预见,随着“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的推进,中国与东盟南海沿岸国之间在经济、人文、环境保护等领域的合作

[1] “李克强在第二十次东盟与中日韩领导人会议上的发言(全文)”,中国政府网, 2017 年 11 月 15 日, KWWS JRY L H R WH WB KWP。(上网时间: 2018 年 2 月 28 日)

[2] “习近平:同东盟国家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中国新闻网,2013年 10 月3日, KWWS KL D H RP J KWPO;“习近平在印度尼西亚国会的演讲(全文)”,中国政府网,2013年 10 月 3日, KWWS JRY OGKG R WH WB KWP。(上网时间:2018年 2 月 28 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