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稿日期: 】【责任编辑:姜胤安】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关于南海合作机制化建设的探讨 -

南亚学者认为,中方提出建立南海沿岸国合作机制是一个很好的倡议,但建 议不要另起炉灶,而是选择南海已有机制继承并扩大。

(四)将建立南海合作理事会作为努力目标。

国际上已提出不少关于南 海环境安全合作机制的倡议,但遗憾的是大多未能付诸实践。可考虑成立南 海合作理事会作为长期目标,将其打造为一个由南海沿岸各国通过友好协商 促进合作的政府间论坛,推动和加强区域内经济、环保等领域的务实合作, 同时积极与区域外国家或组织开展对话与合作。南海理事会的组织应主要包 括主席国、成员国和观察员国。主席国一职可由各成员国每两年轮流担任。 成员国应为南海的主要沿岸国家(中国、越南、马来西亚、文莱、菲律宾和 印度尼西亚)。南海理事会成立初期可由每一任主席国设立一个秘书处,时 机成熟后可设立永久秘书处,也可考虑设置环境生态保护、渔业资源管理、 可持续发展、信任措施建设等方面的工作组。理事会还应设立“南海合作与

[1]发展基金”,为理事会的运行和工作提供机制性的资金来源保障。 关于南 海理事会的具体操作,早期阶段可仿照北极理事会的成功经验,以软性法律

[2]为基础,先签订声明或备忘录。 成员国是南海合作理事会的组成核心,理

[3]事会所有决定应由高官会议讨论决定,并由所有成员国达成一致方能通过。 若条件允许,各成员国,在协商一致的基础上,可视情给予申请加入南海理 事会的地区外国家以永久观察员国、正式观察员国或特殊观察员国的地位,

[1] 高之国:“南海地区安全合作机制的回顾与展望——兼议设立南海合作理事会的问题”,第9页。

[2] 5D 7 J D 7DL 1DWKD LHO 6 3HD H D G 6KL 0L J .DR DO L D G 3RWH WLDO OWH DWLYH IR WKH L S WHG 6R WK KL D 6HD I RP 2 HD RYH D H L WKH 3ROD 5HJLR Coastal Management 1R S

[3] 任洪涛:“论南海海域环境保护管辖的冲突与协调”,《河北法学》2016年第8期,第 123 页。

美国总统特朗普摈弃自冷战以来美国历届政府都奉为圭臬的“全球主 义”,把“美国优先”作为政府组织和外交政策的核心原则,宣告“从今日

[1]起,一种新愿景将治理我们国家,从今日起,只能是美国优先”。 虽然“特 朗普主义”作为一项总体外交战略尚未明确,但“美国优先”已构成其最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