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美国优先”的诉求与制约

〔提要〕沈雅梅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国际问题研究》 年第 期 -

〔关 键 词〕 〔作者简介〕 〔文章编号〕

( )期

〔中图分类号〕 〔文献标识码〕

[1] 7KH :KLWH R VH 5HPDUNV RI 3UHVLGH W R DOG - 7U PS V 3UHSDUHG IRU HOL HU , D J UDO GGUHVV - D DU KWWSV ZZZ ZKLWHKR VH JR EULHIL JV VWDWHPH WV WKH L D J UDO DGGUHVV (上网时间:2018 年 3 月 1日)

键的内容,代表美国外交的调整方向。特朗普外交关注点的“厚此薄彼”和 轻重区分对美国自身及外部环境形成巨大冲击,其效应正在逐步释放出来。

[1]然面对充满敌意的对手,世界“衰弱又分裂”,处于危险之中。 在就职演 说中,他誓言要“排干华盛顿的沼泽”,针对的就是“腐败、傲慢、自我膨胀” 的政府、商界、媒体等精英。在他看来,这批人更加熟悉与他们打交道的外 国精英,疏远了本国群众,通过损害本国普通人的利益而自肥,引起选民反感。 特朗普趁势发动一场颠覆全球主义的政治革命,以实现美国利益最大化,确 立与世界交易的新规则。他称自己的工作是“代表美国”,而非“代表世界”, 要打一场回归和强化“美国特性”的保卫战,捍卫一个“上帝之下的美丽国

[2]家”。 “美国优先”意味着,政府的优先关切是自己的问题,不再是援助 发展中国家,不再是在遥远的伊拉克、利比亚推动“政权更迭”,不再坐视 本国工业被全球经济甩在后面。例如,他决定退出《巴黎协定》,认为协定 对美国能源生产设置诸多限制,将摧毁就业、推动能源价格并伤及制造业; 前任奥巴马政府为达成该协定做出的妥协使美国在国际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 因此,现在要卸下这个包袱。

(二)并非“孤立主义”

特朗普在就职演说中坦言:“所有国家都有权以自己的利益为先,我们 不寻求将自己的生活方式强加于人,而是要让它发光发亮,成为所有人效仿 的榜样。”通过榜样还是通过力量来照亮世界,历来是判断美国奉行孤立还 是干预的一个指标,由此,特朗普带领选民退回到“美国堡垒”中的苗头显现。 他还是第一位质疑战后美国积极创立的国际制度体系的美国总统,认为美国 被国际秩序绑架了,同盟关系是负担,多边协议捆住了行动的手脚,质疑在 世界各地保持美军存在的必要性,寻求把美国从沉重的全球事务负担中解脱 出来。 为澄清外界对于美国转向孤立主义的担忧,2017年 6月,总统国家安全

[1] The :hite ouse, “5emarks Ey President Trump to the 72nd Session oi the United 1ations eneral Assemely,” Septemeer 1 , 2017, https:// www. whitehouse. gov/ Erieiings- statements/remarkspresident-trump-72nd-session-united-nations-general-assemely/.(上网时间:2018 年 3 月 1日)

[2] The :hite ouse, “5emarks Ey President Trump at 1ational Prayer reakiast,” eeruary 2, 2017, https://www.whitehouse.gov/the-press-office/2017/02/02/remarks-president-trump-nationalprayer-ereakiast.(上网时间:2018 年 3 月 1日)

一切可以动用的手段来为美国出口打开外国市场;不会容忍汇率操纵、不公

[1]平的政府补贴、盗用知识产权等扭曲市场的不公平贸易做法”。 除了纠正 贸易失衡外,美国还加强对外来投资的审查,发起多项“双反”调查,重谈 多项贸易安排,表达了在贸易领域止损甚至求偿的心理,即使这会伤及盟国 的利益。 具体看,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哪怕这是对美 国外交信誉的重大打击,会产生复杂的地缘政治和经济影响。推动重新谈判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对墨西哥和加拿大提出苛刻条件,以至于谈判 几无进展。明确表达对世界贸易组织(WTO)的轻蔑,威胁无视其冲突解决机 制做出的任何对美国不利的裁决。2017年 4月,美国打响与加拿大的贸易战, 对加拿大木材征收反倾销税,还威胁要对加拿大乳制品采取类似措施。一年来, 美国参加七国集团(G7)首脑会议、20国集团(G20)峰会、世界银行及国 际货币基金组织等一系列工作会议,“着眼于公平性而重新调整贸易关系”, 与盟友争吵不断,成功保留了对贸易保护主义的“权利”。特朗普政府迄今 已发起七项贸易调查,涉及太阳能光伏电池及组件、大型洗衣机、钢铁和铝 等四大类产品。其中,除第一类的主要目标指向中国外,其他三类伤及欧盟、 日本、韩国盟友,激起它们的反弹,要求美国就这些保护性关税做出赔偿。 这些表面上的贸易纷争和摩擦,实则是经济实力之争,是美国修改全球贸易 规则、重塑贸易体系、以更好地体现自身利益的新一轮战略设计。

(四)重回大国竞争

实际上,美国的目光从未离开过主要的大国竞争对象。前任美国政府在 强调反恐的同时,就把防范俄罗斯、中国的崛起确立为重要战略目标,试图 通过“重启”美俄关系和把中国定位为“负责任的利益相关方”等,采用接 触与防范的两手对策,对俄、中进行同化和管理,以降低两国在实力上升后 挑战美国霸权的可能性。

[1] The President’s 2017 Trade Policy Agenda and 2016 Annual Report S KWWSV VWU JR DER W V SROLF RIILFHV SUHVV RIILFH UHSRUWV D G S EOLFDWLR V WUDGH SROLF DJH GD D G (上网时间: 年 月 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