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制约因素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特朗普“美国优先”的诉求与制约 -

角色正在被自己所撼动。 特朗普执政不仅折射出美国政治、经济、社会的深层变化和制度困境, 还暴露出自身领导力不足的缺陷。他受到内政掣肘多,外交分心严重,这在 一定程度上磨去了“美国优先”最初的锋芒。

(一)政策思辨的混乱

特朗普通过频发推文亲自扛起“亲特朗普”宣传的大旗,用舆论喧嚣取

[1] D LG 5 0DOSDVV 6WDWHPH W WR WKH 6 EFRPPLWWHH R 0R HWDU 3ROLF D G 7UDGH R VH L D FLDO 6HU LFHV RPPLWWHH 1R HPEHU KWWSV ZZZ WUHDV U JR SUHVV FH WHU SUHVV UHOHDVHV 3DJHV VP DVS (上网时间:2018 年 3 月 1日)

[1]正变得更加复杂”,而“美国外交实力从内部遭到了削弱”。

(三)国内议程的牵制

特朗普政府面对国家经济转型之苦和政治掣肘之困,未能充分改革和调 整自身,而是把矛头指向全球化,任由国内矛盾激化和升级。在此背景下, 特朗普急于做事,提亮执政成绩单,以满足国内政治需要。例如,美国以声 波攻击为由驱逐古巴驻美外交官,美古关系解冻受挫,在很大程度上因为古 巴是特朗普国内政治的重要筹码。同样,“通俄门”事件发酵升级后,渲染 俄罗斯威胁也能够发挥凝聚美国社会的作用,特朗普转而对俄示强,加大增 兵东欧和波罗的海前线国家,使美俄关系迅速落回地缘政治博弈的窠臼。共 和党建制派从未放弃对特朗普决策的规制,通过国会立法的方式给特朗普划

[2]红线。 彻底挤占了特朗普对俄罗斯的自由行动空间。 此外,在两级政府体制下,虽然联邦政府对气候变化、国际合作态度消极, 但地方政府的联合行动意义重大,各州和地市在气候变化、经贸等议题上仍 有较大权限。要警惕的是,特朗普可能为缓解国内压力,而在外交方面采取 更加强硬的态度,特别是在与美国实际利益直接相关的领域,局部冒进仍可 能增多。

(四)强硬的“弱势总统”

特朗普执政以来扩大自身权力的努力普遍受挫或引起反弹。例如,他与 主流媒体论战,反而使对方收获更大的发行量、更高的关注度。从特朗普解 雇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到失言于夏洛茨维尔小镇,从特赦有种族主义嫌疑的 “铁血警长”阿尔帕约到挑战独立检察官穆勒,特朗普基本未得到主流媒体 的支持。特朗普的一些行为方式,正在削弱总统职位的权力地位和影响力。 目前,国会两院、最高法院及政府已在加大对总统的约束,导致特朗普难以

[1] UDPHU 5REELH /DZPDNHUV 6ODP 7LOOHUVR V JOHG 6WDWH HSDUWPH W 5HIRUPV Foreign Policy 1R HPEHU

[2] R JUHVV 6WHSV 8S R RUHLJ 3ROLF The New York Times - H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