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美国优先”的影响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国际问题研究》 年第 期 -

美国不会放弃对世界首要地位的坚持,但奉行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方针, 可能导致对外投入持续缩减,软实力和盟友信心受损,并对现行世界秩序形 成冲击,增加出现国际重大危机事件的风险。

(一)美国软实力优势钝化

美国自建国以来就笃信自己的道路将照亮并塑造人类的命运,19世纪中 期后就践行“除了美国,没有其他大国能把改善人类境遇作为战略目标之一”

[1]这一点。 有美国学者指出,“美国的道德准则,哪怕是美国的虚伪,都是

[2]为了一个深远的目标,向他国提供一种颇具吸引力的模式。” 说到底,即 美国的软实力。可以说,被特朗普视为“负担”的外交努力,包括在国际上 设置议程、制定计划、调动联盟、推动合作等,恰恰是美国发挥领导作用的“资 产”,是美国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特朗普推动的“美国优先”,不仅不 利于国家的长期经济竞争力,还动摇了美国国际承诺的可信度。在相当一部

[1] [ 美 ]基辛格:《世界秩序》,胡利平等译,中信出版社,2015年,第 430 页。-DPHV 7UD E PHULFD D W :L LJ 3RZHU DUGEDOO Foreign Policy, 1R HPEHU [2]

建立国家间互信、发展全球合作、致力于共同的解决方案更加困难。基于对 美国政策和发展前景的不确定,各地区主要国家加紧对自身战略进行多样化 投资,确保自救能力。它们根据不同议题,选择性地对不确定性予以“对冲”, 走上更加独立的道路。在中东,对耶路撒冷地位的表态触动了地区动荡的根 源性因素,激发伊斯兰世界对美国的不满,负面效应仍将持续释放。在亚太, 美国混乱应对朝核问题强化了日本、韩国的不安全感,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 斯告诫各国不应在“梦游状态”中步入战争。东盟则对美国投以更多的怀疑,

[1]首次提出期待美国在本地区扮演“建设性角色”。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几乎放弃了冷战后贯穿美国外交政策制定领导权的 诉求,包括制订国际规则、维护国际秩序、分享价值观念、整合地区平台等。 前国务卿约翰·克里称:“美国优先”是一个“通过唯我独尊而自取灭亡的 举措”,它“前所未有地冲击美国领导力……背离了与世界各国共同解决人

[2]类生存危机的努力”。 “美国优先”理念上所包含的“退出主义”和“美 国独行”要义,已经严重冲击了战后西方世界以美国马首是瞻的秩序,令西 方国家担忧特朗普可能将亲手终结美国七十年来悉心创建和维护的国际体系,

[3]进而把对世界的领导权拱手让人。 在其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特朗普政府 没有表达对国际秩序发展和变革的观念或主张,以及为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

[4]提供公共产品的意愿。 特朗普的“退出”政策虽不是改变美国战后世界地 位的根本原因,但这种举动在国际上缺少“刹车”制衡,可能给世界秩序带 来复杂而危险的后果。

[1] 蓝云舟:“李总理:亚细安欢迎美国扮演建设性角色”,《联合早报》2017年 11月 13 日。

[ 2] 7LPRWK 3 DU H PHULFD LUVW RHV W 0HD WKH 6DPH 7KL J DV OREDO /HDGHUVKLS - H KWWS ZZZ DHL RUJ S EOLFDWLR DPHULFD ILUVW GRHV W PHD WKH VDPH WKL J DV JOREDO OHDGHUVKLS (上网时间:2018 年 3 月 1日)

[3] H LV . HUPD KL D V 8 6 7KH 1HZ UHDW DPH HJL V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D DU

[4] 郑永年:“特朗普与不确定的国际秩序”,《联合早报》2017年 12 月 19 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