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结语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特朗普“美国优先”的诉求与制约 -

“美国优先”构成了特朗普首年外交的主线,因未厘清美国与世界领导 权之间的关系这一根本问题,它暴露出特朗普政府在战略思考层面的混乱。 2017 年2月,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在《纽约时报》撰文指出: “世界需要特朗普大胆阐明自己的愿景,表达对美国发挥世界领导作用的决心,

[1]提供一个历史方向。” 从“美国优先”原则的内涵和诉求看,它显然不是 对布热津斯基文中所提期待的合格回应。 特朗普的一些外交主张实际上找准了美国外交的弊端,例如承诺退出在 其他国家的国家重建、主张对旧有的贸易安排进行更新和改进、要求与盟友 更加平衡地分担防务责任等,在一定程度上道出了美国外交界长期存在的呼 声。问题是,他提出的“美国优先”不仅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反而恶化解决 问题的环境和条件。无论特朗普政府是否是一个特殊现象,相关政策是否会 在他下台后得到“纠正”,还是他本质上体现了美国社会一种不可逆的结构 性变化,都有可能使美国错过当下的自我改革机遇。历史在前进,时代在变革, 从长远看,以“美国优先”为口号的特朗普外交的最大受害者可能就是美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