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本朝核政策的影响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国际问题研究》2018 年第2 期 -

日本的朝核政策大受其以上“私心”影响,患有先天缺陷,难以持续。

[5] “署名文章:日本的对美追随妄动从何而来?”,朝鲜中央通讯社,2017年8月4日。

会造成人道主义危机及“安全倒逼困境”,迫使朝鲜走得更远。最后,日本 的朝核政策更多关注日本自身的政治与安全利益,迎合国内强硬言论与安保 议题,缺乏对地区安全的建设性关怀,这种战略短视也令其政策难以奏效。 此外,日本国内民意并不支持对朝一味强硬,而更倾向于外交会谈。日本言 论 NPO公布的舆论调查显示,在日本赞成“美国对朝军事行动必要”的比例 达 20.6 ,反对的占 48.3 [ 1];认为“解决朝核最有效的方法”中,赞成“六 方会谈等多国间的外交努力”的占15.5 ,多于“依据美国的军事行动”的

[2] [3] 8.4 。 日本绑架受害者家属也呼吁领导人通过会谈早日解决绑架问题。 日本的朝核政策不仅不能够使朝鲜改弦更张放弃核导计划,反而可能会 强化朝鲜对“不安全”的认知,对朝核问题的解决和地区国家关系带来一系 列复杂影响。 第一,阻碍朝核问题的解决并有引发战争的风险。朝鲜半岛局势本身复 杂敏感,需要相关各方谨言慎行,彼此轮番示强只会重走紧张局势不断升级 的老路。中国提出“双暂停”和“双轨并行”思路,俄罗斯提出政治对话、 分阶段解决的方案,都主张先让局势降温,强调对话。韩国也强调“采取一

[4]切手段防止战争爆发”。 美国摆在桌面上“所有的选项”也不排除对话。 作为“六方会谈”的一方,日本的“加大施压”政策无疑会影响各国在应对 朝核问题上的合作,与和平努力背道而驰,使和平会谈的到来大为延迟。而且, 日本“加大施压”政策也有让日本卷入战争的危险。朝鲜方面曾称,日本“军

[1] 「軍事行動 米3割、日本2割賛成」、2017 年 12 月 29 日、https://mainichi.jp/ articles/20171229/ddm/007/030/048000c。(上网时间:2017年 12 月 29 日)

[2] 『「北朝鮮、核保有国として認めるべきだ」米で37%賛成』、2017年 12 月 29 日、https://www.asahi.com/articles/askdy0gchkdxuhbi01v.html?iref=comtop_8_05。(上网时间: 2017 年 12 月 29 日)

[3] 『横田早紀江さん「元気なうちに『めぐみちゃん、お帰り』と言いたい」 衆参拉致特委で閉会中審査』、2017 年 12 月 21 日、http://www.sankei.com/world/news/171221/ wor1712210040-n1.html。(上网时间:2017年 12 月 25 日)

[4] “Seoul Promises to Prevent War on Korean Peninsula ‘By All Means’,” August 14, 2017, https://www.cnbc.com/2017/08/14/south-korean-president-president-moon-jae-in-promises-toprevent-war.html.(上网时间:2017 年 12 月 25 日)

[1]反导系统的一部分,将从东西两侧对俄罗斯实施钳形封锁, 破坏太平洋北

[2]部地区的战略稳定。 加上“陆基宙斯盾”还可以发射“战斧”巡航导弹,

俄罗斯认为这将改变东亚力量平衡,对俄日安全关系产生“负面影响”。[ 3]“反 导问题事关全球战略稳定和大国互信” [ 4],日方应当“慎重行事” [5]。如日 本防卫研究所报告所指,日本因自身军事活动扩大而受到的负面影响将会很

[6]大。 第三,动摇美日“矛”“盾”关系。美国有意推动日本强化军备,特朗

[7]普在就任前就说“美国不是世界警察”,“日本面对朝鲜应实行自主防卫”。 对此,日本的选择是“理智的现实主义”,一方面沿袭战后路线与美国加强合作, 让自卫队以“有意义”的方式支持美军,使日本能够履行作为美国盟友的义 务,通过改变自己把美国留下来应对朝核;另一方面,增强自己的安保能力。 这都将动摇战后以来的美国是“矛”、日本是“盾”的安全关系——日本开 始从“盾”转化为“矛”,而美国开始从“矛”蜕化为“盾”。2017年 3月, 防相小野寺明确提出“强化导弹防卫这个盾的同时,也要有巡航导弹这个矛”。

[1] “俄外交部:日部署宙斯盾导弹防御系统将打破太平洋北部稳定”,新华网,2017年 8 月 25 日, http://news.xinhuanet.com/mil/2017-08/25/c_129688813.htm。(上网时间:2017年 12 月 13 日)

[2]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玛利亚·扎哈洛娃新闻发布会”,俄罗斯联邦外交部网站, 2017 年 8 月 24 日, http://cn.mid.ru/press_service/statements_spokesperson/briefings/391。(上网时间:2017 年 12 月 29 日)

[3] 『日本の地上型イージス導入は「悪影響」 ロシア報道官が日本をけん制』、2017 年 12 月 28 日、http://www.sankei.com/world/news/171228/wor1712280048-n1.html。( 上网时间:2017 年 12 月 29 日)

[4]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外交部网站,2017年 8 月 21 日, http:// www.fmprc.gov.cn/web/fyrbt_673021/jzhsl_673025/t1486239.shtml。(上网时间:2017 年 12 月23 日)

[5]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外交部网站,2017年 12 月 19 日, http:// www.fmprc.gov.cn/web/wjdt_674879/fyrbt_674889/t1520714.shtml。(上网时间:2017 年 12 月20 日) [6] 高橋杉雄「専守防衛下の敵地攻撃能力をめぐって ――弾道ミサイル脅威への1つの対応――」、『防衛研究所紀要』第8巻第1 号、2005 年 10 月、頁 120-121。

[7] 「陸上イージス•宇宙部隊…日米連携が理由、新装備次々」、2017年 8 月 18 日、http://digital.asahi.com/articles/ask8k51ytk8kutfk00b.html?rm=430。(上网时间:2017 年12 月 7 日)

[1]个人实施所谓的‘长臂管辖’……尤其反对针对中方实体或个人实施制裁” 。 另一方面,日本以应对朝核威胁为名加强反导网络,其真正对付的目标其实

[2]是中国。 日本的相关做法将损害中日安全互信,影响中日在半岛乃至东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