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新型政党关系的时代价值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沙特经济转型:愿景与挑战 |《国际问题研究》2018 年第3 期 -

级领导人的天下情怀、国际视野和责任担当,与新型政党制度一道丰富和完善了马克思主义政党理论学说,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习新型政党关系的提出充分彰显了习近平总书记作为大国大党领袖和世界近平总书记关于党的对外工作重要思想的有机组成部分,是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理论的创新发展,为世界政党交流合作提供了“中国共产党方案”,充分展现出中国共产党主动分享、积极探索、敢于担当的国际形象,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影响。新型政党关系的提出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关于无产阶级政党交往国际主义原则。马克思和恩格斯在领导世界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的过程中,根据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展的现实要求,提出了无产阶级进行国际联合的必要性,阐明了无产阶级政党的国际主义原则。马克思、恩格斯指出:“在各国无产

者的斗争中,共产党人强调坚持整个无产阶级的不分民族的共同利益。” [1]因此,马克思、恩格斯强调要正确处理各国无产阶级政党之间的关系,坚持独立自主、相互尊重、完全平等。他们指出,全世界无产者的这种联合和合作“只有在平等者之间才有可能,甚至平等者之间居首位者也只有在直接行

[2]动的条件下才是需要的”。 在马克思主义关于无产阶级政党的国际主义原则的直接指导下,第二国际确立了良好的处理党际关系的原则,要求各国政党的团结和合作以在各个民族国家中独立、自主地开展活动为基础。恩格斯指出,各国政党的“国际联合只能存在于国家之间,因而这些国家的存在、

它们在内部事务上的自主和独立也就包括在国际主义这一概念本身之中”。[3]

[1] 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 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第 264 页。[2] 同上,第 428 页。 [3] 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9 卷)》,人民出版社,1983年,第84 页。

列宁也强调各国政党应该独立自主地处理党际关系,尊重彼此的多样性,他在《论面目全非的马克思主义和“帝国主义经济主义”》中指出,“在人类从今天的帝国主义走向明天的社会主义革命的道路上,同样会表现出这种多样性”。新型政党关系所强调的求同存异、相互尊重、互学互鉴既倡导政党间相互尊重利益关切和道路选择,又倡导取长补短、共同进步,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关于无产阶级政党交往的国际主义原则在新时期新形势下的发展和升华。新型政党关系的提出彰显了党际关系四项原则在新的时代条件下的历史演进。近百年来,中国共产党在革命、建设和改革的不同历史时期,在发展党际关系的理论探索与实践创新方面积累了具有中国共产党特色的一系列重要经验。20世纪 80年代初,中国共产党在深刻总结正反两方面经验教训的基础上确立了“独立自主、完全平等、相互尊重、互不干涉内部事务”的党际关系四项原则,并写入1992年党的十四大修改的党章之中。党际关系四项原则顺应了时代潮流和世界各国政党交流合作的发展趋势,得到了世界上不同类型政党的广泛认同,扩大了中国共产党同世界政党的交往范围,为国家总体外交打开了更大的空间,推动了国际关系健康稳定深入发展,为促进世界和平与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建立新型政党关系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着眼于新的历史方位、时代条件和实践要求,对党际交往四项原则的继承、完善和发展。建立新型政党关系立足于各国相互联系、相互依赖,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现实情况,针对各国政党在提升执政能力、密切党群关系、应对共同挑战等问题上的共同诉求,在继续强调相互尊重的同时,以求同存异为逻辑起点,以互学互鉴为关注重点,从过去的重点强调“互不干涉”到现在重点强调“互学互鉴”,深刻体现了中国共产党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也充分展现了中国共产党向世界学习、向各国人民学习,学习人类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的海纳百川的胸怀和开放包容的心态。与此同时,新型政党关系超越了中国共产党与其他政党的双边范畴,为世界各国政党加强沟通、增进互信、密切协作提供了重要借鉴。新型政党关系的提出丰富了习近平总书记外交思想。党的十八大以来,

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刻洞察国际形势演变的基础上,充分吸收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精髓,开创性提出了一系列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其中包括高举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旗帜,始终不渝走和平发展道路,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坚持正确义利观,树立新安全观,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推动建设新型国际关系,建设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与此同时,长期以来,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并亲自参与党的对外工作,强调“党的对外工作是我们党的一条重要战线,是国家总体外交的重要组成部分”属性以及科学方法,形成了习近平总书记党的对外工作重要思想。建立新型[ 2],系统阐述了党的对外工作的时代背景、宗旨任务、主要原则、基本[1]等,形成了习近平总书记外交思想。政党关系则是习近平总书记着眼于当今世界政党政治发展实际以及各国政党的普遍关切与共同诉求,从政党关系的实践维度提出的全新主张,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理论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有机融合的生动写照,极大推进了党的对外工作的实践和理论创新,是习近平总书记外交思想的最新理论成果,为破解当今人类社会面临的共同难题提供了新原则、新思路,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注入了新动力、新活力,具有深远历史意义与重大现实意义。南。政党外交在加深相互理解、交流治国理政经验、推动务实合作、增进政新型政党关系的提出确立了新时代开展政党外交的指导原则和行动指治互信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同时也是中国共产党对外交往工作的重点和核心内容。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共产党通过高层往来、论坛对话、工作访问等平台和渠道,逐渐形成了同大国大党机制化交往的局面,全面深化了同社会主义国家执政党的交往,巩固了同周边国家的政党关系,加强了同发展中国家政党的交往。目前已经同160个国家和地区的400多个政党和政治组织保持着经常性联系,形成了全方位、多渠道、宽领域、深层次的政党外交

[1] 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第59 页。 [2] 宋涛:“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党的对外工作重要思想”,《求是》2017年第 7期,第 9-12 页。

格局,为增进中国共产党与世界各国政党之间的相互了解和友谊、促进国家关系健康发展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新型政党关系的提出,正是中国共产党近年来开展对外交往实践的理论结晶和经验总结,是习近平总书记党的对外工作重要思想的最新理论成果。同时,“理论在创造和规定事实方面同样具有

[1]重要的作用” 。新型政党关系这一重要理论创新成果也为新时代开展政党外交提供了指导原则和行动指南。新型政党关系的提出为世界提供了推进全球治理变革的最新思想公共产品。最早提出并倡导全球治理理论的美国学者詹姆斯·罗西瑙(James N. Rosenau)指出,治理既包括政府的举措,也包括政府间国际组织和非政府组

织的参与;既包括正式的机制和制度,也包括非正式的机制和规范。[2] 当前,国际格局深刻复杂变动,国家治理困境与全球治理挑战交织,逆全球化、保护主义思想升温,人类社会发展赤字、和平赤字、治理赤字凸显。为全球治理变革提供建设性倡议和可行性方案,是各国政党特别是具有全球视野和国际担当的大党的责任和使命所在。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创造性提出了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倡议、新发展理念等一系列有利于世界和平与人类进步的“中国共产党方案”,日益成为世界各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学习借鉴的“灵感源

泉”。世界已经从同中国分享“经济发展红利”走向共享“思想理念红利”。[3]新型政党关系的提出,是中国共产党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政党和世界上最大发展中国家的执政党,为世界政党间交流与合作提供的思想公共产品。探索建立新型政党关系也成为世界各国政党应对全球性挑战、推进各国务实合作的创新举措,对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促进各国关系发展发挥着引领性和基础性作用。

[1] [ 日 ]星野昭吉:《变动中的世界政治——当代国际关系深思录》,第15 页。 [2] [ 美 ]詹姆斯·罗西瑙主编:《没有政府的治理》,张胜军译,江西人民出版社, 2001 年,第5页。 [3] 任仲平:“领航,思想的力量开辟新时代——学习党的十九大精神的思考(上)”,《人民日报》2017 年 12 月 5日,第1版。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