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上海合作组织经济合作存在的主要障碍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沙特经济转型:愿景与挑战 |《国际问题研究》2018 年第3 期 -

上海合作组织区域经济合作虽然取得了一系列成果,但一些内外部消极因素阻碍着经济合作的深入发展。印、巴的加入同样也将给区域经济合作增添一些难度。(一)成员国贸易便利化仍然滞后上海合作组织各成员国在推动贸易投资便利化方面达成共识,并已在实践中着力解决相关问题,但在海关程序、标准一致化、商务流动和监管环境

[2]等四大领域仍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壁垒, 各方相关政策差异较大。在标准一致化方面,独联体国家基本继承苏联标准,与中国技术标准存在明显差异。中国企业进入俄罗斯及中亚国家市场时,需要进行法律和标准的收集、翻译、比对、调整本产品指标等。在审批、物流、通关、资金汇回等方面,各成员

[1] “商务部副部长钱克明:共同推进上合组织区域经济合作”,《中国外资》2016年第 11 期。 [2] 龚新蜀、刘庆岩:“上海合作组织框架下经济合作制约因素及原因分析”,《重庆工商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第3期。

国要求不一,每经过一个国家就需重做工作,费时费力。[1] 俄罗斯以及中亚国家劳务签证手续复杂且耗时较长,也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企业投资和解决技术问题。此外,在营商环境方面,独联体国家经济结构单一、市场经济体制不健全、公共服务体系滞后、政治职能部门效率低、权力寻租和官僚腐败等问题依然突出,极大影响投资合作的开展。根据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2016年全球贸易便利化报告》,上海合作组织成员中,中国位列136 个国家中第

[2] 61位,而其他国家都排在90 位以后。(二)各成员国发展层次不齐及利益分歧上海合作组织各成员国均属于发展中国家,成员国之间的经济实力存在着较大差距。无论从国内生产总值还是外贸进出口总额来看,中、俄都是组织内部的“大块头”,其他中亚四国与中、俄相比差距巨大。成员国间经济实力失衡,致使各国从自身经济利益出发,制定出满足本国经济发展要求的区域经济合作规划,这些规划内容各异,对区域经济合作提出的目标与要求也有很大差异,这对区域经济合作产生了一定消极影响。此外,中俄关于上海合作组织经济合作发展定位、方向、道路的分歧,渐成组织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反向拉力。上述两个根本性原因造成了十余年来上海合作组织经济合作的困境,即成员国美好的区域经济合作意愿与现实操作不符,出现了区域经济合作举措形式化、区域经济合作双边化、经济合作项目化等现象。(三)经济合作领域不平衡一直以来,上海合作组织各成员国倾向于资源性行业合作,已实施了多个双边、多边能源合作项目。相对而言,农业、加工制造业、服务业等非资源领域合作项目较少。合作领域发展失衡,制约了区域经济合作规模的进一步扩大,迫切需要寻找并培育区域经济合作新的增长点。同时,各成员国经济结构转型也对区域经济合作提出了新要求,包括减少资源领域合作,大力发展非资源领域及高科技产业合作等。毋庸置疑,近年来在各国的努力下,

[1] 张宁:“上海合作组织自贸区的可能性分析”,《辽宁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 年第4期。

[2] 《2016年全球便利化报告》, WW R R GRF : 75 R W G 。(上网时间:2017 年 12 月 4日)

上海合作组织非资源领域合作取得了较大进展,但还未完全扭转经济合作领域失衡的局面。进一步缩小资源与非资源领域合作的差距将是上海合作组织经济合作要解决的新任务。(四)多层次区域经济合作机制交叉牵制区域经济合作上海合作组织区域内并存多个次区域组织,如欧亚经济联盟、独联体、中亚合作组织、欧亚运输走廊、突厥语国家首脑会议和中西亚经济合作组织等。其中,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统一对外关税及产业政策使上海合作组织内部出现了“圈中套圈”的异常复杂局面,在一定程度上压缩了深化区域经济合作的空间,延缓了制度化及机制化进程,加大了推进区域经济合作的难

度。[1]同时,美国、欧盟、日本纷纷在该地区提出各自的区域经济合作方案。如美国先后提出“丝绸之路战略法案”“大中亚计划”“新丝绸之路计划”;欧盟通过“欧盟与中亚新伙伴关系战略”、《欧盟与中亚关系》等计划,与中亚国家积极开展了在经贸、教育、投资、环境保护和水资源等领域的合作;日本 2004 年启动“中亚 日本机制”,至今运行良好,并通过大量援助和投资加强其对中亚地区的影响力。上述计划、机制一定程度上对上海合作组织区域经济合作构成了压力,产生了竞争,分散了哈、吉、塔等成员国对上海合作组织经济合作的“注意力”。(五)扩员给经济合作带来挑战其一,上海合作组织扩员使得各成员国“协商一致”难度进一步加大。中亚国家之间本就矛盾重重、诉求分散,目前商谈中的启动上海合作组织自贸区可行性研究、建立上海合作组织融资机制等经贸倡议已因成员国“各怀心事”而久拖不决,印、巴两国的加入将使组织利益格局更加复杂,进一步加大协商难度。其二,中俄双引擎格局将面临挑战。上海合作组织区域经济合作一直由中俄引领主导,印度加入后可能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虽然俄罗斯总统普京称俄印是特殊战略伙伴关系,但印度政府在重大国际问题上经常向西看,对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态度消极,且对中巴关系心存戒备,可能对中俄在上海合作组织区域经济合作中的协作产生一定影响。

[1] 王志远、石岚:“上海合作组织经济合作的主要障碍与对策分析”,《新疆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年第 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