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执政与美国对华政策的新阶段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沙特经济转型:愿景与挑战 |《国际问题研究》2018 年第3 期 - 吴心伯

〔提 要〕特朗普执政的第一年,中美关系总体上发展顺利,但双方并未就两国关系的定位和框架达成共识。随着特朗普政府内对华强硬派影响力的上升,中美关系在经济和安全领域正面临严峻挑战,两国关系的竞争性在强化和扩大,在此情况下,如何管理和引导竞争是双方共同面临的课题。从更广阔的视野看,美国对华政策正在进入新阶段,与中国的力与势之争是这个阶段美国对华政策的重点,维持对华力量优势将是未来 20~30年美国对华政策的核心关切。这一重大变化对中国的对美政策提出了新的考验。〔关 键 词〕特朗普、美国对华政策、中美关系〔作者简介〕吴心伯,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美国研究中心主任〔中图分类号〕 〔文献标识码〕 〔文章编号〕 ( )期

2017 年 1月特朗普入主白宫,作为非建制派,他的执政理念和政策偏好与其前任大相径庭,这种差异不可避免会影响到中美关系的议程和互动方式。与此同时,中美两国政治、经济、社会等领域所发生的变化也外溢到双边关系,在更深的层次推动着两国关系的转型,美国对华政策进入新阶段,中美竞争态势更加突出。本文旨在总结特朗普执政第一年中美关系发展的特点,梳理两国关系面临的挑战,探讨新形势下中美竞争关系的内涵,剖析新阶段美国

* 本文是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课题“中国崛起背景下的中美战略互动研究”(项目批准号 17JJD J 002)的研究成果。

对华政策的特征与走向。

一、特朗普执政首年中美关系发展的特点

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期间对中国颇多指责,因此他的当选曾令人对中美关系的前景感到担忧。然而在其执政的第一年,对华关系成为特朗普外交上不多的亮点之一。那么,这一年的双边关系呈现出怎样的特点?第一,对接迅速、启动顺利。2016 年 11月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其通话、基辛格受特朗普之托访华、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与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建立联系渠道、杨洁篪国务委员在纽约与特朗普的高级助手会晤,在大约一个月的时间里进行的这一系列密切互动使得中方与特朗普团队实现了顺利对接。之后中方在台湾问题上与特朗普的斗争,有助于防止特朗普执政后在“一个中国”问题上脱轨。以2017 年 2 月 10 日特朗普与习主席的通话为起点,中美双方着手启动美国新政府执政后的双边关系。在同年4月的海湖庄园会晤上,两国政府同意建立四个对话机制,实施经贸百日行动计划,聚焦双边关系中的重点问题,标志着中美关系的全面启动。第二,两国领导人之间的个人关系发挥了重要作用。海湖庄园会晤使习主席和特朗普之间建立了良好的工作关系和个人友谊,特朗普屡屡表达他对习主席的敬重,并为其与习主席之间建立的个人关系而感到自豪。从2017年2月到 2018 年1月,特朗普与习主席一年之内3次会晤(包括2次互访)、10次通话,这种互动频率超过以往的任何时期。鉴于特朗普乾纲独断、自行其是的执政风格,习主席与其建立良好的工作关系并保持密切联系,对确保中美关系的稳定发展发挥了独特作用。第三,中美互动具有明显的问题导向特征。特朗普重商的执政理念使得他对中美贸易不平衡问题高度关注,而对朝鲜核计划的担忧也使得争取中国帮助处理朝核问题成为其对华政策的优先考虑。中美两国领导人在海湖庄园和北京的会晤都重点讨论了这两个问题。在经贸问题上,从百日行动计划的顺利推进,到首轮全面经济对话达成积极成果,再到特朗普访华两国签署高

达 2500多亿美元的经贸大单,体现出中美经贸关系在双方的激烈博弈中稳中有进。在朝核问题上,中美保持了密切的沟通与协调,中国更加全面和严格地执行安理会的相关决议和制裁措施,力度之大超过以往任何时期。虽然2017年朝核问题的政治与和平解决未能取得进展,但中美之间维持了重要共识,即坚定推进朝鲜半岛的无核化,致力于用对话和谈判解决问题。第四,中美关系的定位和框架仍不明确。中方希望继续推进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建设,在与特朗普团队交往之始就强调“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重要性。美国前国务卿蒂勒森在首次访华时也表示美方愿本着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精神发展对华关系。然而在国内建制派的压力下,特朗普的立场开始后退,不再响应中方关于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倡议,而

是提出要发展“建设性的、以结果为导向的”中美关系。[1] 2017 年 12 月,特朗普政府发布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更将中国定义为“竞争对手”,

宣称要与中国开展战略竞争,突出中美关系的竞争性。[2] 中美在两国关系定位上未能达成共识,凸显双方欠缺高质量的战略对话,亦表明双边关系的发展缺乏明确一致的总体框架。第五,多边互动减少。21世纪以来,由于全球化的发展、全球问题的增加、全球治理重要性的上升以及中国的实力和国际影响力的增强,中美关系发展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两国大大强化了在多边框架内的互动,中美关系出现了国际化的趋向,它不仅拓展了两国关系发展的空间,也提升了中美关系的国

际影响力。[3]然而,特朗普基于“美国优先”的执政理念,在对外政策上大幅减少对国际和多边问题的投入,此举也相应弱化了中美在多边场合的互动。多边互动的减少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中美关系发展的动力,也潜在地降低了中美关系的全球影响力。

[1] “U.S. Pursues Constructive, Results-oriented Relationship with China: Senior U.S. Official,” Xinhuanet, 0arch 13, 2017, http://www.xinhuanet.com/english/2017-03/15/c_136128598.htm. (上网时间:2018 年 2 月 27 日)

[2] The White House,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December 2017, https://www.whitehouse.gov/wp-content/uploads/2017/12/1ss- inal-12-18-2017-0905.pdf. (上网时间:2018 年 2 月 27 日 ) [3] 吴心伯:“中美关系的重新国际化”,《世界经济与政治》2009年第8期,第21-22页。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