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关系新发展与中国的政策选择

冯玉军 尚 月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美俄关系新发展与中国的政策选择 -

〔提 要〕特朗普执政一年多来,美俄关系不仅未能“解冻”,反而进一步跌入“冰点”,美国对俄罗斯持续加重制裁,双方“外交战”、“媒体战”和在中东的地缘政治争夺日趋激烈。美俄关系持续恶化既是两国实力对比悬殊、相互认知错位以及互信锐减的结果,也受到各自国内政治因素的强烈影响,折射出美俄矛盾正在加速从外源性向内生性转变。在未来相当长时期,“有限对手”将成为美俄关系的“新常态”。在国际局势深刻调整和复杂多变的背景下,中国需要更主动地引领中美俄三边关系的良性互动,避免大国竞争进一步升级,以中美俄三边协作共同应对日益严峻的全球性挑战。〔关 键 词〕美俄关系、中美俄三边关系、大国关系〔作者简介〕冯玉军,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教授尚月,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俄罗斯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图分类号〕 〔文献标识码〕$〔文章编号〕 ( )期

特朗普上台之初,对普京赞赏有加并表示要改善美俄关系,俄罗斯高层也曾对俄美关系“解冻”寄予厚望。但一年多来的现实表明,美俄关系不仅没有实现“重启”,反而几乎进入“死机”状态,两国在诸多领域“互怼”、“死掐”,双边关系螺旋型下滑。美俄关系的现状受到多重因素影响,既反映了两国实力对比和相互认知的巨大落差,也折射出美俄之间的矛盾和冲突正发生从外源性向内生性的重要变化。未来一段时期,美俄关系将围绕“有

[1] HQ -DFREV 86 R VH HFLVLYHO 9R HV R $SSURYH 1H 6DQF LRQV DJDLQV 5 VVLD The Guardian - O SV HJ DUGLDQ FRP V QH V M O V R VH UHSUHVHQ D LYHV VDQF LRQV U VVLD (上网时间:2018 年 4 月 8日)

限对手”( P n n ) 的基轴发展演变。美俄关系的持续恶化给中国运筹大国关系带来了新的变量,引导中美俄三边关系实现良性互动而不是走向更严重的冲突甚至对抗,应成为中国的重要战略选择。

一、美俄关系跌入“冰点”

跌入了冷战结束以来的最低谷。特朗普上任以来,美俄两国在诸多领域针锋相对、激烈较量,两国关系首先,美国对俄制裁更加严苛。自2014年乌克兰危机以来,美国已对俄施加了多轮制裁。特朗普执政后,曾一度与同为“强人”的普京“惺惺相惜”,试图改善两国关系。但伴随着国际形势和美国国内政治的发展演变,特朗普对俄政策受到了国内不同政治势力的强大压力,美国对俄制裁的势头不仅没有减弱,反而一浪高过一浪。2017年 7月,美国众、参两院分别以压

倒性多数通过对俄新制裁的议案。[1] 8月,特朗普被迫签署该法案。该法案的严厉性体现在五个方面:一是列出了十类可受制裁的对象,比此前的“精准”制裁宽泛许多,俄罗斯相关能源行业、军工企业、银行以及被指控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机构都被列为制裁目标;二是制裁的理由更加宽泛,除乌克兰问题之外,还扩展到“腐败”“侵犯人权”“逃避制裁”“向叙利亚提供武器”“俄罗斯在欧亚地区的行为”等,几乎涵盖了美国对俄内政、外交不满的所有方面;三是宣示永不承认俄罗斯任何以武力改变领土现状的行为,其中包括阿布哈兹、南奥塞梯、克里米亚、乌克兰东部和德涅斯特河沿岸地区,这也为彻底取消制裁划定了难以逾越的“红线”;四是规定总统在做出包括解除对俄制裁或归还被查封外交财产等涉及美国对俄外交政策“重大改变”时,均需向国会提交报告,国会有权否决总统的决定,国会对总统外交权的这种限制,在美国历史上是十分罕见的,无疑极大地压缩了特朗普政府

调整对俄政策的空间;五是制裁被纳入美国的公法体系,这意味着即使美俄双边关系真出现重大转机,修改这部反俄法案也远比修正行政命令困难许多, 1974年通过的“杰克逊—瓦尼克修正案”直到2012年才被废止就是最好的例证。可以预见,2017年的这部制裁法案将成为横亘在美俄两国之间的一道重大障碍,将对美俄关系的改善形成重要制约。2018年 1月底,美国财政部以俄罗斯“干涉”美国2016总统大选为由再次扩大制裁名单,将包括总理梅

[1]德韦杰夫、外长拉夫罗夫在内的114名俄罗斯政要和96名富商列入该名单。 4月6日,美国又一次挥动制裁“大棒”,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帕特鲁舍夫、内务部长科洛科利采夫、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总裁米勒、En+公司总裁杰里帕斯卡以及外贸银行行长科斯京等24 人和 14家公司“上榜”。此次制裁对象多是普京“核心圈子”成员,其在美资产将被冻结,美国公民被禁止与其进行交易。美国财政部表示,这些人和企业“或多或少”与乌克兰和叙利

亚局势有关联。[2]这被认为是特朗普政府迄今为止对俄罗斯采取的最严厉制裁措施。截至目前,俄罗斯已有189个实体与个人受到制裁。其次,双方“外交驱逐战”轮番升级。2016年底,奥巴马总统在离任前就以俄罗斯对美进行恶意网络攻击并干预美国总统大选为由,一次性驱逐35名俄罗斯在美“情报人员”,关闭两处俄罗斯在美外交办公场所。为了向新总统特朗普传递善意,普京暂时“按下不表”,并没有立刻做出对等回应。然而,俄美关系的“春天”并未能如期到来。2017年 7月,在美国出台对俄新制裁的背景下,作为“迟到的报复”,俄罗斯政府要求美国驻俄使领馆削减工作人员至 455名,与俄罗斯在美使领馆人数相当,并从8 月 1日起停止美国使馆在莫斯科两处房产的使用权。美方继而要求俄方关闭驻旧金山领事馆及在华盛顿和纽约的两处外交机构,并极大压缩甚至一度暂停办理俄罗斯

[1] “Treasury Sanctions Additional Individuals and Entities in Connection with the Conflict in 8Nraine and Russia s Occupation oi Crimea, 8.S. Department oi the Treasury website, -anuary 26, 2018, https://home.treasury.gov/news/press-releases/sm0266.(上网时间:2018 年 4 月 8日)

[2] “Treasury Designates Russian Oligarchs, Officials, and Entities in Response to Worldwide 0align Activity, 8.S. Department oi the Treasury website, April 6, 2018, https://home.treasury.gov/ news/press-releases/sm0338.(上网时间:2018 年 4 月 6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