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中美俄三边关系与中国的政策选择

金玲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国际问题研究》2018 年第4 期 - 【完稿日期: 】【责任编辑:曹 群】

在美俄关系持续恶化、中美关系也进入“深水区”之际,中美俄三边关 系重新成为战略界热议的话题。一些中国学者主张“联俄抗美”,俄罗斯也 有人倡议与中国等国构建“反美统一战线”,美国政界和学术界关于中俄“结 盟”的议论也不绝于耳。在这种语境里,中美俄三边关系仍类似于冷战时期

[1] Eduard 3onarin and oris Sonolov, “The Russian Elite s View oi lobal 3olitics, Russia In Global Affairs, December 18, 2014, http://eng.globalaffairs.ru/number/the-russian-elites-viewoi- lobal-3olitics-17222.(上网时间:2018 年 4 月 8日)

的中美苏三角关系,没有跳出结盟对抗的窠臼。按照传统的地缘政治学说和 博弈理论,中俄事实上的同盟肯定会削弱来自美国的压力并带来其他收益, 但当代国际关系的复杂性使这种假设带有虚幻性。更何况,中俄两国官方都 明确表示不会结盟。因此,尽管中俄进一步联手客观上会对美国产生一定的 刺激和压力,但其实际收益无法准确估量,更难以控制其负面效应的外溢。 第一,国家利益的多重性决定了结盟对抗模式无法满足三国的现实利益 需求。权力是现实主义国际关系理论的核心概念,但在现实生活中,任何一 个国家都面临着促进经济发展、保持社会稳定、维护国家安全、提升治理水 平的复合性任务。当前,中美俄三国都面临着更加紧迫的经济社会问题,中 俄联手抗衡美国无助于解决各自面临的经济转型与发展、保持国内政治稳定 等更为优先的议题,对于美国而言同样如此。 第二,现实运行效果的有限性决定了结盟对抗模式并未实现其倡导者的 预期。按照中俄结盟论者的设想,中俄联手抗美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减少来自 美国的压力,扩大各自的战略回旋空间。但实际上,中俄战略协作既没有阻 止美国在东欧地区持续增强军事存在,也没有迫使美国停止在南海巡航,更 没有能令美国放弃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 第三,国际议事日程的复杂性决定了结盟对抗模式无力解决紧迫的国际 和地区问题。今天的国际关系不仅仅是地缘政治,更包含气候变化、科技革 命、金融与贸易投资规则重塑等诸多议程,每项议程都有自身的特点、属性、 逻辑和规则,用笼统而含糊的地缘政治思维和简单的结盟对抗模式无助于解 决复杂的国际问题。比如,中俄加强本币互换并不对美元霸权构成直接影响。 第四,联手抗美也有悖于中俄关系的原则基础和两国的主观意愿。中俄 关系建立在平等、互利、互惠、双赢、互相尊重、互不干涉内政的基础之上。 两国在大量的政治声明中多次重申“不结盟、不对抗、不针对第三方”的基 本原则,坚持中俄关系的非结盟性。作为战争年代和冷战时期的产物,“结盟” 一词早已失去了存在的基础。在国际形势复杂多变背景下,结伴同行、携手 并进是当下中俄最合适和最舒适的交往模式。至少目前,中俄两个大国谁也 没有意愿、没有能力去领导另一个国家,在彼此之间确立自己的“领导地位”。

双重标准带来的危害,进一步加强在联合国、二十国集团等框架下制订统一 的恐怖主义组织与人员名单、切断恐怖主义组织获取资金渠道的合作,共同 探讨打击“伊斯兰国”残余势力的合作路径,就防止极端主义的全球蔓延共 商对策。 三是遏制军备竞赛风险,寻求维护国际战略平衡的新方案。当前,新一 轮军事变革正加速到来,美俄都在加速实现核武库的现代化,中国的战略核 力量也取得了相应进展。与此同时,三国在全球快速打击系统、反导系统和 网络战领域也都不同程度地展开了竞争。受多种因素影响,既有的国际军控 和裁军机制日益碎片化,其效能正迅速递减。为避免新的军备竞赛、巩固国 际安全,中美俄三国应协同其他军事大国在核、太空、网络等领域开展切实 的军备控制与裁军谈判。 四是从开展三边“智库”交流入手,通过“二轨对话”和开展共同研究 寻求合作点并培育相互信任。类似的交流曾经有过,但要改变过去开过会后 没有下文的作法,应当建立由三国专家组成的研究小组负责深入研究三边关 系存在的问题、寻求合作的空间与路径,并为三国政府提供相应政策参考。 当前,国际秩序正加速转型,全球和地区性挑战日益增多。但与此同时, 全球和地区治理缺乏有效的解决方案,大国关系仍很大程度上陷于传统的地 缘政治模式,未能担负起应对全球性挑战的任务。现实的挑战摆在中美俄三 国面前,走不出“囚徒困境”将使我们面临更大的安全威胁。探索实现中美 俄良性互动的具体路径,需三国政、学界共同努力。

〔提 要〕美欧关系当前表现出明显的两面性特征。一方面,特朗普上台以来双方围绕安全、经济以及多边主义等一系列问题的冲突反映了美欧的观念和利益分化,矛盾具有内生性特征;另一方面,维持双方关系的支柱性基础未根本动摇,双边关系仍具韧性。上述两种特征的发展变化将左右美欧关系前景,跨大西洋传统联盟关系将日益走向松散的“议题联盟”。松散联盟状态下,双方的盟友关系将更多表现为“议题主导”,在不同议题领域将呈现冲突、竞争与合作的多面形态。〔关 键 词〕美欧矛盾、跨大西洋关系、议题联盟〔作者简介〕金玲,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副所长〔中图分类号〕〔文献标识码〕〔文章编号〕 ( )期0034 -16 特朗普政府出台的一系列政策引发美欧多领域矛盾,跨大西洋关系面临 自伊拉克战争以来最为严重的危机。当前围绕跨大西洋关系走向的核心辩论 是:双方围绕全球化、安全合作等问题的冲突究竟是“特朗普现象”还是双 方的结构性矛盾所致。将冲突归因于特朗普政策的观点认为,跨大西洋关系 中的安全依赖、经济依存、价值观共享的结构性支柱没有发生改变,“特朗 普现象”具有临时性特征。短期内双方虽有冲突,但在美国建制派力量的平

[1]衡下,“跨大西洋关系会维持原状”,中长期亦不会发生质的改变。 与之

[1] -HUHP 6 DSLUR D G L D 3DUGLMV 7 H 7UD VDWOD WLF 0HD L J RI R DOG 7UXPS 86 8 3R HU XGLW 6HSWHPEHU WWS HFIU HX SDJH 86B 8B32: 5B 8 ,7 SGI (上网时间:2018 年 3 月 15 日)

对应的观点认为,“特朗普现象”是跨大西洋关系“恶化”的症状,在特朗 普政府以前“美欧已疏离”,美欧矛盾具有结构性、内生性和必然性的特征,

[1]是各自在全球化进程中的地位以及安全利益日益分离的结果。 上述两种观点描述了当前跨大西洋关系的两面性特征:一方面,美欧确 因国际格局变化以及各自内部政治和社会力量重组导致双边关系呈现内生性 矛盾,影响跨大西洋关系的短期发展和长期走向;另一方面,决定美欧关系 的结构性要素 欧洲对美国安全依赖、双边经济关系高度依存以及西方民 主、自由价值观纽带等未发生质变,维持着跨大西洋关系的韧性。这两种特 征将在相当长时间内塑造美欧关系走向,盟友关系将延续但会日益松散,双 边关系中的冲突与合作两面性凸显,欧盟寻求战略自主以及加强与新兴力量 合作的动力将增强。

[1]和价值观。” 欧盟在其 2016年的全球安全战略中表示:“作为中小国家 组成的联盟,欧盟通过共同的力量推动一致的规则遏制权力政治。建立在国

[2]际法基础上的多边国际秩序是欧盟内外安全和繁荣的唯一保证。” 美国作为霸权力量,从不受制于多边主义约束,多边机制对其仅有工具 性价值。“没有人认为美国应服从约束性规则,美国只是急于让其他国家遵

[3]守。” 单边主义在美国历史上早已有之。“杰克逊主义”的核心便是“美 国优先”、单边主义并青睐硬实力。该单边主义传统认为:“美国在危险的 世界中应该保持警醒并做好充分准备,愿意使用所有手段维护其利益,并不

[4]应受到任何限制其单边行动自由的制度性约束。” 杰克逊主义的“美国优 先”政策最早体现在1940年反对美国卷入第二次世界大战,奥巴马时期的美 国不同政治派别组成的“茶党运动”亦统一在“美国优先”的旗帜下。 战后美欧曾共同受益于其主导的国际秩序,双方虽有多次单、多边主义 之争,但维护既有秩序曾是共识。新兴力量上升和美欧各自内部的经济、社 会危机改变了其对既有国际秩序的共识。欧洲仍认为其和平与繁荣依赖于多 边国际秩序,希望利用自身制度和规则优势,通过多边机制规范新兴大国, 维护自身影响,应对内外危机,并认为多边机制受损威胁其利益。然而,美 国日益将现有多边机制视为实现利益的羁绊。特朗普上台以来不仅退出《巴 黎气候变化协定》,还相继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权理事会等机制,并 采取单边行动削弱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合法性。特朗普政府《国家安全战 略报告》将其外交政策建立在现实主义和主权国家基础上,这与欧洲的政治

[1] 3HWHU 9D DP 7UXPS V ,PSDFW R XURSHD 6HFXULW 3ROLF 2SWLR V L D 3RVW :HVWHU :RUOG -D XDU WWSV FOL JH GDHO RUJ VLWHV GHIDXOW ILOHV 5HSRUWB7UXPSVB ,PSDFWBR B XURSHD B6HFXULW SGI (上网时间:2018 年 5 月 15 日)

[2] 6 6 DUHG 9LVLR RPPR FWLR 6WUR JHU XURSH -X H WWSV HHDV HXURSD HX DUF LYHV GRFV WRSBVWRULHV SGI HXJVBUHYLH B HE SGI (上网时间:2018 年 3 月 15 日)

[3] W R RUNL D G 0DUN /HR DUG D XURSH 6DYH W H :RUOG 2UGHU 0D WWS HFIU HX SXEOLFDWLR V VXPPDU FD BHXURSHBVDYHBW HB RUOGBRUGHU (上网时间: 2018 年 6 月 15 日)

[4] D LHO 6 DPLOWR 7UXPS V -DFNVR LD RUHLJ 3ROLF D G LWV ,PSOLFDWLR V IRU XURSHD 6HFXULW 8, ULHI 1R WWSV XL VH JOREDODVVHWV EXWLNH XL EULHI DPLOWR XL EULHI SGI (上网时间:2018 年 5 月 20 日)

政策的收益不会自动惠及所有行业,需要相应的国内政策进行调整。欧盟僵 化的劳动力政策和良好的失业救济政策虽一直饱受诟病,却在一定程度上发 挥了社会调节作用,缓解了贸易的失衡效应。美国虽有贸易调整援助(trade adjustment assistance)相关政策,但其严苛标准使能够获益的失业人数比 例较低。2016财年,美国780万的失业人口中仅有约4.5万人获得了相应援助。 在发达经济体中,美国用于积极劳动力市场的项目预算比例也是最低,仅占 GDP总量的0.1%,相比之下丹麦是2.05%,法国1.01%,德国0.63%。世界银行、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WTO的研究表明,美国在积极劳动力市场政策(Active Labor Market Policy)方面的公共支出近乎垫底。与此同时,美国的灵活劳 动力市场政策 (Flexible Labor Market Policy) 也使得其产业工人更易受到 全球化冲击,经合组织研究表明,美国在劳动力保护指数排名上位列71 国中

[1]的第 69 位。 此外,不同的市场一体化经验也使得美国反对自由贸易的声音更强。相 比美国在推行北美自由贸易区过程中引发的批评,尤其是对美国劳动力市场 的影响,欧盟在深化东西欧国家贸易合作、促进对外投资过程中,更好地实

[2]现了优势互补,没有严重影响西欧国家的就业。

(三)美欧安全利益偏移增加了双方安全责任分担的矛盾

冷战结束以后,美欧安全合作一直受到双方安全认知和政策优先不同的 影响。伊拉克战争引发的跨大西洋关系危机、阿富汗战争带来的欧洲责任分 担分歧、利比亚战争和乌克兰危机中的美欧分工模式,都是双方安全认知和 政策优先日益偏移的结果。 奥巴马时期,“美国战略东移”是美欧安全战略偏移的标志。时任美国 国务卿希拉里表示,“随着亚太地区逐渐成为21世纪全球战略与经济重心, 这里也将成为美国外交战略的重心,美国外交在未来十年最重要的任务就是 [1] 转引自 -HD H 0HWLYLHU 0DWWLD L 6DOYR D G -DFTXHV 3HONPD V 7UD VDWOD WLF LYHUJH FHV L OREDOL DWLR D G W H L D DFWRU 。“劳动力保护指数”指的是雇主解除劳动合同所需要承担的成本和相应的法规严格程度。[2] Ibid

与欧洲对周边安全和稳定的关切相比,美国在实现能源自给后,其自身 现实利益并不直接受中东乱象影响。无论是奥巴马时期的战略东移,还是特 朗普政府的“美国优先”,都表明中东在美国安全战略中的重要性显著下降。 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并对伊朗实施更加严格制裁,不仅可以迎合国内犹太选 民的诉求,也是对其传统地区盟友的支持,符合其通过盟友发挥影响的“收 缩”主张,同时还增加其与欧洲在贸易摩擦问题上的谈判筹码,与“美国优先” 的利益诉求完全一致。 美欧安全重心的偏移也表现为双方在安全责任分担问题上的冲突。美国 对于欧洲“消费安全”而不“提供安全”的不满由来已久。2011年,美国时 任防长罗伯特 盖茨呼吁欧洲在跨大西洋安全事务中公平承担自身的政治和 财政责任,并警告欧洲,未来美国的领导人如果没有冷战记忆,会质疑美国

[1]在北约框架下对欧洲巨额投资的意义。 特朗普上台后加大了对欧洲盟友的 施压力度,一再表示北约经费分担不合理,对美国纳税人不公平,并因此对 北约框架下的集体防御承诺不时发出矛盾信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