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美欧矛盾的内生性特征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跨大西洋关系:走向松散联盟? -

特朗普上台以来,美欧围绕气候变化、安全防务开支、贸易争端以及伊 核协议等一系列问题陷入冲突。冲突的根源是双方在变动的国际格局中由于 不同的国际行为体特性、不同的战略地位以及各自不同治理体系所引发的观 念冲突和利益分化。

(一)国际地位和力量特性不同决定双方“单、多边主义”的观念之争

在软实力方面,欧盟具有制度和规则优势,多边主义机制是其施加影响 和实现利益的最佳方式,多边主义国际秩序被认为是其和平与繁荣的基础, 其既无意愿也无能力采取单边行动。“欧洲支持多边主义主要源自其力量特 性,其投入大量财政和外交资源维护有效多边主义,因为这符合欧盟的利益

[1] -eanne Metivier, Mattia Di Salvo and -acques 3elkmans, “Transatlantic Divergences in Globalization and the China Factor,” CE3S 3olicy Insight, May 30, 2017 Robin Niblett, “Europe: Transatlantic Relations Still Drifting,” May 2010, https://www.chathamhouse.org/sites/default/files/ public/research/americas/us0510_niblett_europe.pdf.(上网时间:2018 年 3 月 15 日)

理念渐行渐远。

(二)参与全球化程度及治理模式不同决定双方在贸易问题上的不同立场

欧洲国家在全球贸易体系中表现出更强的竞争力和更深度的参与。“全

[1]球性贸易推动欧洲经济增长,促进欧洲繁荣并有助于维持其竞争力”。 世 界银行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欧盟出口商品价值远大于美国,出口在其GDP 中

[2]占比43%,而美国仅占 12%。 欧盟在资本商品、中间商品、机械和电子产业 等方面相比美国都表现出更多的竞争优势,欧盟成员国产业相比美国在出口 产品中实现了更高的附加值。以美欧双方对华经贸合作为例,中国对欧洲的 高附加值产品需求自1995年以来一直上升,到2011年是对美国产品需求的 2倍。投资方面,有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欧洲对华投资存量是美国的 2倍多,达 1684亿欧元。美国对其他国家的投资存量更远不及欧洲,表明欧

[3]洲是更主要的全球化力量。 贸易对就业的促进程度在欧洲也表现得更为明显。欧盟委员会相关统计

[4]数据显示,每10亿欧元的欧盟出口可产生1.4万个就业岗位, 而每 10 亿

[5]美元的美国出口仅可支持6000 个就业岗位。 从 1995 年到 2011 年,美国出

口产生的就业上升了21%,但同期欧盟出口对就业的促进增长了67%[ 6]。外贸 出口对就业的强劲促进,推动欧洲一直将更加进取的全球化贸易政策作为促 进就业的重要手段。 美欧不同的劳动力政策使其面临的反全球化压力也有所差别。开放贸易

[1]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World ank and WTO, “Making Trade an Engine of Growth for All: the Case for Trade and for 3olicies to Facilitate Admustment,” 2017, https://www.wto.org/ english/news_e/news17_e/wto_imf_report_07042017.pdf.(上网时间:2018 年 4 月 20 日)

[2] -eanne Metivier, Mattia Di Salvo and -acques 3elkmans, “Transatlantic Divergences in Globalization and the China Factor” .(上网时间:2018 年 4 月 20 日) [3] Ibid. [4] European Commission, “EU Exports to the World: Effects on Employment and Income,” -une 2015, http://trade.ec.europa.eu/doclib/docs/2015/mune/tradoc_153503.pdf.(上网时间:2018 年5 月 4日)

[5] International Trade Administration, “Employment and Trade,” March 19, 2018, https:// www.trade.gov/mas/ian/employment/.(上网时间:2018 年 5 月 9日)

[6] European Commission, “EU Exports to the World: Effects on Employment and Income”.

[1]在亚太地区增大投入。” 美国战略东移的一个重要因素是美国从地缘竞争 角度看待中国崛起,并由此产生战略焦虑。美国认为,中国威胁到其自二战 结束以来在亚太地区所建构的安全秩序,影响其在亚太地区的双边关系、军 事联盟等。与美国不同,中国对于欧洲的威胁则没有那么明显,欧盟从不视

[2]中国力量的上升是安全威胁, 欧洲国家政府更多关注中国带来的经济机遇 而不是地缘挑战。 美国战略东移与欧盟安全环境恶化同时发生,加速了双方安全认知和政 策优先的偏移。自乌克兰危机以来,欧盟同时面临传统安全关切和非传统安 全威胁,其长期经营的“稳定和繁荣之弧”正演变为“动荡之弧”:在东部 周边,欧盟和俄罗斯之间的国家陷入分化,一部分加入欧盟主导的一体化, 另一部分则参与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乌克兰危机引发的欧俄冲突使 传统安全关切回归;在南部周边,叙利亚陷入持久内战,利比亚国家内部派 别冲突以及恐怖袭击事件的频发,使欧盟在遭受非法移民对内部安全冲击的 同时,更深刻体会到恐怖主义威胁的上升。“环视全球,没有任何一个地区

[3]比欧洲更易于陷入冲突” 面对多重危机和周边乱象,欧盟全球战略明确 将保护自身安全和维持有韧性的(resilient)周边作为首要优先。 当前美欧围绕伊核协议冲突是双方安全利益出现结构性偏移的结果。对 欧洲而言,伊核协议的签署不仅是多边主义外交的胜利,更是其核心利益所在, 其对伊朗政策的优先诉求就是避免激发大规模的冲突造成地区局势进一步恶 化。西亚北非之乱以来,恐怖主义威胁上升和难民危机严重威胁欧盟安全、 稳定和团结,成为欧盟民众的主要关切,也是造成欧盟内部民粹力量上升的 主要因素。因此,维护南部周边的稳定是欧盟的安全利益优先和核心利益, 而伊朗是影响欧盟周边地区安全的主要力量,与其接触符合欧洲利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