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安全新挑战及其对中非合作的影响

王洪一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非洲安全新挑战及其对中非合作的影响 -

〔提 要〕新世纪以来非洲政治形势总体趋于稳定,但一直存在较为严重的安全问题:政权更迭频繁,局部军事冲突肆虐,恐怖活动分散化,治安威胁突出。非洲安全形势的变化体现出近10年来全球经济形势、地缘政治斗争、社会思潮兴起的冲击,前景不容乐观。非洲安全形势的动态变化对中国外交构成新挑战,威胁中国在非投资和人员安全。中国应该与非洲国家加强和平与安全、打击恐怖主义领域的合作,并不断加强自身安保能力,推动中国安保产业走出去。〔关 键 词〕非洲安全、中非合作、中非关系〔作者简介〕王洪一,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图分类号〕 〔文献标识码〕 〔文章编号〕 ( )期 近年来,随着国际政治经济格局深刻演变,非洲各国的安全环境也相应 发生较大变化。非洲安全形势的变化不仅影响着非洲各国的和平与发展,也 对中非关系产生重大影响。为了更好地促进中非关系的健康发展,有必要更 全面把握非洲安全出现的新情况、新要素和新趋势,以利于对非洲安全形势 走向进行准确研判,有针对性地予以应对。

一、非洲安全新态势

新世纪以来非洲政治形势趋于稳定,但政权更迭造成动荡,局部军事冲

突肆虐,恐怖活动分散化,各国普遍面临治安安全的威胁。

(一)政党轮替造成动荡和冲突

非洲的民主被称为“视觉民主”“形式民主”“部族民主”“宗法民主”,[ 民主选举容易被操控,选举结果经常引发质疑,导致社会冲突。加之非洲国 家治理能力总体低下,政党政治还不够完善,政党轮替容易激化社群、族群 和宗教三大传统矛盾。南苏丹、中非、刚果(金)等国家的内战在选举前后 进入高潮。2015年布隆迪在大选期间发生暴力冲突和未遂军事政变,造成上 百人死亡,近20万人沦为难民,国家陷入严重的政治危机。2016年以来, 刚果(金)因为选举法修正案和总统大选延期而频繁发生骚乱。2018年 6月, 津巴布韦总统和埃塞俄比亚总理先后在群众集会上遭到炸弹袭击,造成数十 人死伤。

(二)军事冲突更加不可预测

非洲国家多处于社会转型阶段,新旧矛盾交织,容易突发军事冲突。第一, 热点地区仍然不时发生战争冲突,刚果(金)、索马里、苏丹等国仍然打打停停, 战斗规模较小但波及范围较广,冲突多由地方利益、族群矛盾、派系斗争引发。 第二,一些长期稳定的国家突然发生武装冲突,并且更加难以控制。如2011 年西方干涉导致利比亚陷入长期内战,至今仍然不时发生战斗。第三,一些 原本恢复和平的国家陷入了新的冲突。中非共和国的部族和宗教矛盾造成的 武装冲突频频发生,布隆迪等国有从选举冲突滑入内战状态的危险。第四, 国际社会对非洲和平建设出现失败主义论调,西方国家参与非洲和平事业的 力度下降。2015年以来欧洲大幅度减少对非洲维和事务的援助,非洲的一些 国家参与冲突解决方案的兴趣也在减弱。

(三)恐怖活动日益分散化

20世纪非洲的恐怖活动主要在东非,恐怖主义组织的矛头对准西方。但 “阿拉伯之春”诱发恶劣后果,恐怖组织已经蔓延,西非和中非成为受害最 严重的地区。2014年以来,伊斯兰青年党、“博科圣地”等非洲恐怖组织纷 [1] 6DPL PL L’empire du Chaos 3D L / D PD D S

纷加入“伊斯兰国”。2017年“博科圣地”发动了60多次恐怖袭击, 活动 区域覆盖尼日利亚、乍得、喀麦隆、尼日尔四国5万平方公里的边境区域, 截至 2018 年 3 月,造成的死亡人数超过 2 万人,占全球恐怖袭击的 14%, 260万人沦为难民。国际智库“经济与和平协会”(I )公布的全球恐怖主 义指数显示, 2017年恐怖袭击死亡总人数超过300人的非洲国家包括尼日利 亚、索马里、利比亚和中非,其中尼日利亚持续多年成为全球因恐怖袭击死

[1]亡人数最多的国家。 2017年下半年,联合国反恐行动特别小组 (CTITF) 和反恐中心(UNCCT)发布的恐怖袭击报告中涵盖了埃及、利比亚、乍得、尼 日利亚、索马里、喀麦隆等国家发生的50多起恐袭事件 。

(四)治安威胁加大

非洲暴力治安事件高发,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在2008 年全球 金融危机爆发后,非洲多国财政困难,政府对社会治理的投入持续降低,加 上一些国家将主要力量用于抗击恐怖主义威胁,影响了其治安投入。第二, 一些国家经济下滑,物资短缺,物价上涨,贫困地区的违法犯罪事件增多。 第三,非洲人口增长多年保持3%的全球最高水平,城市化水平由1990 年的

[2] 31%增长到目前的45%。 中非、索马里、南苏丹等国家的工商业急剧衰落, 贫困人口剧增,治安问题日益严峻。据联合国难民署2017年的考察报告显示, 尼日利亚博尔诺州首府玛伊杜古里较十年前人口增加了一倍,其中有120 万

[3]人不能满足温饱问题,成为了犯罪组织的招募对象。 同时,非洲的跨国犯罪问题突出。其原因在于:第一,全球化给非洲带 来了贸易和投资红利,也带来负面冲击。资金和人员快速流动,推高了国际 犯罪组织的效率。加之高新技术普及,降低了犯罪成本。第二,非洲的国境

[1] 数据源自经济与和平协会网站, http://visionofhumanity.org/app/uploads/2017/11/ lobalTerrorism-inde -2017.pdf。(上网时间:2018 年 6 月 20 日)

[2] Organi 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African Economic Outlook, November 2017, http://www.oecd.org/dev/african-economic-outloon-1 102 .htm.( 上网时间: 2018 年 6 月 20 日)

[3] Leslie Roberts, “Hunger Amplifies Infectious Diseases for Millions Fleeing the Violence of ono Haram,” Science, April 4, 2017.

线大多分布在沙漠、河流、原始森林地带,管理难度大。第三,国家财政投

入不足,巡逻力量薄弱,跨境有组织犯罪很少受到限制。第四,腐败问题突出。

军警收入微薄,一些西非国家的海防官员和海警甚至暗中参加几内亚海盗团

伙。据非盟反恐中心文件显示,非洲的跨境犯罪组织构建起横跨非洲大陆的

犯罪网络,交易伙伴包括几内亚湾海盗、基地组织马格里布分支、伊斯兰青

年党,非洲犯罪组织与欧洲犯罪组织、中东极端势力和南美贩毒团伙保持着

密切的商业联系,新闻媒体还频频曝出针对中国境内民众的网络金融诈骗团

伙在非洲被抓获。[1]

(五)卫生安全和气候灾害问题严峻

非洲国家社会公共服务缺乏,医疗和应急能力低下,近年来卫生安全和

气候灾害等问题日益突出。2014年西非爆发埃博拉病毒疫情,该年内共造成

6128人死亡,几内亚、利比里亚、塞拉利昂、马里、尼日利亚、塞内加尔累

计出现埃博拉确诊、疑似和可能感染病例17290 例。

气候灾害问题不断显现。撒哈拉沙漠南侵,迫使牧民进入农耕区,布基

纳法索、马里、尼日利亚、喀麦隆、乍得、苏丹等20多个国家受影响。为

争夺生存资源,农牧民频繁发生械斗,尼日利亚每年因此导致的死亡人数在

200人以上。同时,乍得湖、图尔卡纳湖、维多利亚湖等非洲大湖萎缩,尤

其是乍得湖面萎缩了90%,居民生存环境恶化。受气候变化影响,非洲近年

来频频陷入粮食危机。2014年苏丹、尼日利亚、中非、马里、索马里等10

多个国家粮食短缺;2015年,撒哈拉以南非洲粮食大面积减产,3200万人粮

食短缺;2017 年,南部非洲粮食减产,2900万人粮食短缺。而肯尼亚、埃塞

俄比亚和索马里等东非国家则在2017年经历了百年来最严重干旱,大批牲畜

死亡,部分农田被弃耕,因争夺生存资源的部族冲突时有发生。

[1] “中国从非洲押回77名电信诈骗嫌犯”,新华网,2016年 4 月 14 日, S L D H P P G B P。(上网时间:2018年 6 月 20 日)

[2] 数据源自世界卫生组织官网, S L GL HD H HE OD H 。(上网时间: 2018 年 6 月 20 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