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对中国的影响

[1]得社会权利”等各种思想在非洲的拥趸者有增多趋势。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非洲安全新挑战及其对中非合作的影响 -

安全问题直接威胁非洲国家的政治稳定、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阻碍中

非迈向更高层级的政治、经济、人文合作。同时,单一国家的安全问题造成

次地区安全局势连锁崩坏,危及中国在非洲大陆的投资和人员安全。另外,

非洲安全问题还对其他地区造成冲击,间接影响中国与西方国家的关系。

(一)非洲放弃不干涉内政原则及内部分歧问题

非洲与中国都坚持“不干涉内政原则”,是双方开展交往所共同遵守的

基本准则。“不干涉内政原则”一直是中国外交中最为重要的原则。20世纪

80年代初期,中国进一步明确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其中“不干涉内政

原则”被特别强调。近年来,尽管西方国家和一些发展中国家不断质疑“不

干涉内政原则”,但中国在《对非政策文件》中仍把其列入中非关系的四项

政策之中。一直以来,中国在该原则基础上开展对外关系,在国际事务中,

尤其是在非洲安全问题上始终占据道义制高点。

20世纪90年代以来,非洲国家安全问题突出,卢旺达大屠杀震惊世界,

西方国家倡议的集体安全观得到广泛认可,非洲国家不断提出干涉的要求,

非盟成立之初就在宪章中授予联盟“进行干涉的权利”。在此指导下,非盟

多次实施制裁和武力干涉。

由于中国坚持“不干涉内政原则”,在非洲国家出现内乱时继续与该国

政府保持政治和经济合作,往往不能及时回应和支持非盟的干涉行动,在联

合国推动授权决议时也采取慎重态度。因此,中非在处理安全问题上的原则

冲突,使非洲国家对中国的非议不断增多,对中国对非外交工作带来困扰。

同时,非洲安全问题引发非洲内部分歧,也使中国的立场选择左右为难。

[1] “Les Ressources Minérales au Service du Développement de L’afrique: Poser les Fondements d’une Nouvelle Vision,” U.N. Economic Commission for Africa website, October 18, 2012, https://www. uneca. org/ sites/ default/ files/ uploaded- documents/ ADF/ ADF8/ ADFVIII- Draft- Issues- Paper- MineralResources_fr.pdf.(上网时间:2018 年 6 月 20 日)

一国安全问题的影响范围越来越具有地区效应,更多国家参与到处理安全问

题的进程中,安全解决方案的参与方有扩大化的趋势。南苏丹的军事冲突不

仅受到周边国家的关注,中部和南部非洲国家也介入调停。中非冲突、马里

危机、刚果(金)内战和索马里问题则受到全大陆的关注。在众多国家参与

和平进程的情况下,非洲国家的内部分歧被充分暴露,大陆以外的合作者更

难选择立场。如在非盟讨论南苏丹冲突问题时,地区国家存在激烈的对峙情绪。

在联合国授权派驻布隆迪维和力量问题上,非洲国家分别持相互矛盾的意见。

(二)安全问题阻碍中非迈上更高层级的经济合作

非洲安全问题突出,制约了中非产能合作,阻碍了中非经济合作提质升

级。

第一,束缚中非产能合作。为把中非经济合作推向更高层级,双方已将

产能合作确定为新的合作重点。但产能合作属于重资产投资类型,对投资环

境有苛刻的安全要求,错误的投资选择会导致难以估量的损失。而且,产能

合作的投资收益期较贸易回款期呈几何级数放大,一般要求投资目的地维持

十年以上的稳定安全环境。非洲国家安全风险普遍较高,能满足相应安全条

件的国家屈指可数,产能合作示范国家仅能局限于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坦

桑尼亚等少数国家。

第二,阻碍中非经济合作的深入融合。非洲持续存在的安全挑战,不仅

迟滞其经济增长,影响经济转型,还导致非洲大陆被冲突和战乱割裂成孤立

的经济单元,难以形成统一市场。即使是在安全环境相对稳定的埃塞俄比亚

和肯尼亚,靠近索马里边境的地区也很难被纳入到企业市场规划中。因此,

尽管中非关系长期友好,双方经济合作发展迅速,但中非经济合作的模式仍

是贸易和工程承包为主,资源开发为辅,工业投资微乎其微。如果不能解决

安全问题,非洲国家市场规模小、彼此割裂的现实状况就很难改变,难以达

到现代工业对产业链条完整和市场整合的基本需求。中国对非工业投资还将

维持在较小规模和较低层次,很难达到产业链条深入融合的合作层次。

第三,威胁原材料稳定供应。中国当前从非洲大量进口石油、电解铜、

铁矿石和木材,多数产品来源于冲突多发地区。2017年中国从非洲进口原油

占全部进口量的14.2%,进口量前十的国家包括安哥拉、刚果(布)、利比亚、

加纳、赤道几内亚、加蓬、埃及、苏丹、喀麦隆等,其中仅从安哥拉进口就

达到 5042万吨。安哥拉局势的发展态势,严重影响我国的能源安全。中国从

非洲进口的钴矿几乎全部来自刚果(金),木材主要来自赤道几内亚、安哥

拉和刚果(金),电解铜主要来自赞比亚和刚果(金),以上国家的政治局

势变化对中资企业的原材料供应产生重要影响。

(三)投资和人员安全影响对非投资信心

随着中国与非洲国家经济合作关系的日益密切,中非贸易额2017 年达

[1]到1700亿美元,中国在非洲的企业近4000家,在非投资存量达1000亿美元。

作为中非经贸合作份额最大的类别,对外工程承包项目在非洲面临的最大挑

战是政治局势动荡。非洲频繁发生政权更迭和军事冲突,使中资企业的投资

项目面临合同废除、偿付违约、偿付延迟、财产征用等各种问题。在利比亚、

南苏丹等战乱国家,中资企业不得不中止全部项目,全部撤离外派人员,不

仅项目收入难以收回,还损失大量机械设备、物资和现金。而且,按照保险

惯例,企业因为战争所蒙受的经济损失,最多只能得到直接经济损失(财产

破坏)的部分补偿,而企业在生产经营活动中所发生的间接经济损失则无法

得到补偿。最近中非签署的大型投资项目集中在刚果(金)、塞拉利昂、利

比里亚等战乱区或者战后区,面临的安全风险不容忽视。

此外,在高风险地区,几乎每年都发生中资企业受到武装袭击并造成人

员伤亡的事件,打击了中国投资信心。如中资企业在尼日利亚、刚果(金)、

苏丹、索马里、埃塞俄比亚、安哥拉等国家都曾经遭受武装袭击,并造成人

员伤亡。受到周边热点问题的影响,一些基本稳定的非洲国家,武器泛滥,

暴力事件突出,给中国投资和人员安全造成威胁。中国在非洲的主要投资目

的地南非、安哥拉、苏丹、尼日利亚、肯尼亚、乌干达等国,时常发生企业

遭抢劫和人员遭袭击的事件,影响了中资企业对非洲的投资热情。

[1] “2017我与非洲全年贸易数据”,驻非盟使团合作处网站,2018 年 1 月 24 日 , S DI L D L P I P D L OH P PO。( 上 网 时 间: 2018 年 6 月 20 日)

(四)中国与冲突国家的合作受西方攻讦

目前,中非经济合作已占据非洲对外经济合作的主导地位,中国在非洲 的政治影响力也日益加强。西方国家从政府到民间,从经济界到舆论界,普 遍对中非关系发展感到恐惧和忌妒。在此背景下,中国与冲突国家的经济合 作成为西方指责的重点。在联合国没有作出禁止贸易的决议的前提下,中国 保持与非洲冲突国家政府的正常经济合作关系,符合国际关系的基本原则。 从实际效果上来看,西方国家也无证据证明中非合作会恶化地区形势。 西方国家为实现自己在非洲的战略目标,希望扩大国际社会对非洲国家 的干涉范围,因此积极推广针对安全问题的“全球治理”概念。为在社会基 层培育西方价值观,扩大亲西方的力量,深层次影响和改变非洲,西方还在 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中推广“多领域干预”的概念,扩大非洲公民社会对政府 权力的分享,支持他们参与热点问题的处理。中国坚持不干涉内政的原则是 西方推行上述战略的巨大阻力,因此西方公民社会、学界和舆论在全球范围 内批评中国在非洲安全问题上的政策,在国际上掀起对“不干涉内政原则” 的质疑和批评,并推动西方政府就这一问题对中国施加影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