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中非经贸合作区建设的深化路径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国际问题研究》 年第 期 -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与非盟《2063年议程》进一步对接,中非经贸合 作区在实践探索中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必须有针对性地解决当前面临的困 难,深化可持续发展的路径,打造升级版的中非经贸合作区。 [1] 刘爱民、马霞:“埃及苏伊士经贸合作区的成效、困难与对策”,第46 页。

(一)加强与非洲各国中央政府的协调 中非经贸合作区建设是非洲国家加快工业化进程的重要组成部分,需要 所在国中央政府部门的支持。目前,在有条件的非洲国家,可尝试建立双边 高层协调委员会工作机制,集中各个职能部门的权力,成立高于部委级别的“中 非经贸合作区管理委员会”,专门负责协调和处理涉及有关中非经贸合作区 发展的重大问题,包括制定产业发展规划、税收优惠补贴政策、园区行政管 理制度等。

(二)加大外交、金融与公共服务的支持力度

首先,加强外交支持,帮助企业减少政治性和非商业性因素的风险。随 着中非经贸合作区规模不断扩大,投资运营方和入园企业面临的安全风险激 增,这就需要中国政府相关部门完善风险评估,强化风险预警机制,加强各 部门之间的协作与配合。中国驻非使馆机构需要妥善处理各类领事保护案件, 推动中国安保公司进入中非经贸合作区,对损害中资企业利益的不法行为进 行协调和交涉。 其次,鼓励政策性银行、国有商业银行和股份制银行创新金融工具,加 大对非洲国家的信贷支持。目前,可以考虑继续加大中非发展基金、中非产 能合作基金、丝路基金、中葡合作发展基金等机构对中非经贸合作区项目的 资金支持力度。同时,继续支持人民币在非洲的国际化,加快各商业银行在 非洲设立分支机构和营业网点。事实上,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 业银行已经通过多种方式,建立起了覆盖南非、肯尼亚、尼日利亚、莫桑比克、 刚果(布)等非洲国家的经营网络。 最后,建立中非公共信息服务系统。非洲54个国家差异显著,单靠企 业自身无法获得全面有效的公共服务信息,往往需要第三方机构参与。中国 政府可以积极引导社会资本,设立一批专业化的投资信息咨询服务和中介机 构,建立对非洲国家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劳工、法律等信息的共享平台, 在执行方式和手段上更重视市场化运作,助力中非经贸合作区及时有效地获 取各类咨询信息。

(三)明确合作区发展定位,实现属地化管理与运营 中非经贸合作区的投资运营方需要进一步明确发展定位,加强对项目的 规划与可持续性研究,将基础设施建设与产业发展并重,充分发挥自身的主 动性与能动性。例如,2018年毛里求斯晋非经贸合作区制定了新的发展定位, 坚决克服“等、靠、要”的思想,加强与非洲方面以及第三方的合作,提出了“园 区定位企业化、招商国际化、股权多元化、项目市场化、管理规范化的‘五

[1]化’目标”。 埃及苏伊士运河经贸合作区的投资方天津泰达集团找准发展 定位,把原来单一企业主导开发转变成为“园区+”,探索出了园区建设的“一 身一头两翼一尾”的新型发展定位模式,以园区开发商、运营商为“一身”, 以园区+政府政策为“一头”,以园区+金融机构、服务机构,园区+ 产业 联盟、配套联盟为“两翼”,以园区+文化为“一尾”,形成了泰达集团海

[2]外飞雁模式。 中非经贸合作区的投资运营方具有中国企业和非洲企业的双重属性,需 要根据当地的资源禀赋和市场需求,实现属地化管理与运营。属地化管理与 运营因国而异,涉及规划设计、招商促进、项目融资、本土人才团队建设等 诸多方面,投资运营方需要充分考虑差异性、复杂性及接受程度等方面因素, 针对非洲不同国家制定有针对性的策略,因地因时因势采取“一国一策”。 例如,尼日利亚莱基自贸区整合其独有的股东优势资源,依托中铁建设集团、 中土集团、中非发展基金等股东单位,积极协调尼日利亚驻华大使、总领事、 贸易总代表等,着重在“搭平台、享资源、促合作”上下苦功,探索出了“招

[3]商+合作”的属地化管理与运营的新型模式。 同时,尼日利亚莱基自贸区 积极与当地政府对接各类资源与服务,有效疏通制约中非经贸合作区人力、

[1] “山西晋非坚定‘五化’目标,贯彻王一新副省长对晋非合作区‘五点要求’”,毛里求斯伊甸园网,2018年3月22日, KWWS ZZZ POTV G F P HZVGHID OW 。(上网时间:2018 年 4 月 3日) [2] 刘爱民、马霞:“埃及苏伊士经贸合作区的成效、困难与对策”,第57-61 页。 [3] 赖四清、李洪光、孙明宇:“尼日利亚莱基自贸区的成效、挑战及对策”,张宏明、王洪一主编:《非洲发展报告(2016-2017)》,社会科学出版社,2017年版,第78 页。

财力与物力需求的关节点,逐步形成了自己的属地化发展特色。

(四)入驻企业需加强自身能力建设

中非经贸合作区的入驻企业需要准确解读东道国的法律与法规,理解、 尊重与融入所在国制度约束的软环境。一般而言,部分非洲东道国政府治理 能力不足,但这并不意味着东道国对外商投资缺乏法律与法规的约束力,中 方入驻企业可以为所欲为。相反,非洲大多数国家承袭殖民时期欧洲宗主国 的法律制度,法律法规体系较为健全,一些非洲国家已经完成了经济开发区 和特区的立法工作。例如,埃及在 2002 年和 2013年的特区法的基础上,

[1] 2015年专门为苏伊士运河地区制定了《特区投资法》, 肯尼亚、南非、津 巴布韦、坦桑尼亚等国家也都颁布了经济特区相关的法律。合作区入驻企业 需要遵守当地与经济特区相关的法律制度,谨慎选择非方合作伙伴,避免脱 离当地法律制度的盲目决策。在上述方面,部分入驻企业已经开始有所作为。 例如,埃塞俄比亚东方工业园入驻企业之间加强彼此联系与沟通,积极探索 符合企业自身发展的法律援助体系,成立了法律咨询服务机构,聘请了职业

[2]律师,签订了法律顾问协议。 以上措施为埃塞俄比亚东方工业园入驻企业 实施项目决策、解决经济矛盾纠纷提供了坚强的法律服务保障。 加强自身能力建设是合作区入驻企业长期经营的必修课。尽管中非经贸 合作区提供了一个相对稳定和安全的生产经营环境,但是入驻企业对所在非 洲国家政治风险、安全风险及宏观环境的研判难度较大。入驻企业需要增强 自身业务风险防范能力,充分认识和识别可能出现的困难和风险。同时,复 合型人才是入驻企业在当地的核心竞争力,必须加强国际化人才的保障,培 养一批熟悉当地业务的“非洲通”。此外,入驻企业还要及时了解非方员工 的正常诉求,尊重当地工会的意见,稳定和凝聚非方员工队伍,增强非方员

[1] 7D HN %DGDZ J SW V 6SHFLDO , YHVWPH W /DZ D G WKH 6 H &D DO 6SHFLDO F PLF = H 3 VLWLYH 3 VSHFW I W H , YHVWPH W 2FW EH KWWSV PIDHJ SW J HJ SWV VSHFLDO L YHVWPH W ODZ D G WKH V H FD DO VSHFLDO HF PLF H D S VLWLYH S VSHFW I I W H L YHVWPH W (上网时间:2018 年 5 月 23 日)

[2] 周春龙:“埃塞俄比亚东方工业园的发展现状与问题”,第73 页。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