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贸试验区建设与长江经济带开放型经济战略研究

Intertrade - - 中国经贸 - 沈玉良(研究员)彭 羽(副研究员)

一、 经济全球化是深化还是逆全球化?

随着英国脱欧以及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 有些学者认为世界进入了逆全球化时代。 我们认为这个观点值得商榷。

, 20 80我们认为 世纪 年代特90

别是 年代以后的经济全球化使全球价值链得到充分展开, 这种展开主要有两个特征。 第一个特征是集中在装配线为主的全球价值链(汽车、 电子和电器等) 和以管道(为主的全球价值链 化学等产业), 是实体经济在全球范围内新的国际分工, 反映了欧美发达国家跨国公司的生产网络布局, 主要的网络连接是企业和企业之间, 在这种形态的全球价值链中, 其基本生产方式是大规模生产方式。 第二个特征是全球价值链的展开不是在全,球范围内均匀分布 而是受到市场、 要素禀赋和运输成本等要素的制约, 因而形成了区域供应链, 区域供应链之间既有独立性, 又有互相之间的联系, 呈现块状化构成全球价值链。全球价值链的布局使全球贸易的流量和流向发生了根本变化, 第一, 全球贸易主要发生在欧盟、 美国和中国三大经济体, 以市场和完成产品工序作为货物贸易发生的主要原因。 第二, 围绕三大经济体市 场和产品工序, 形成了区域价值链体系。 主要的区域市场包括北美市场、 欧盟市场、 东亚和东南亚市场、 南美市场等。 第三, 在区域价, (地区)值链体系下 其他国家根据各自国家的资源和要素禀赋,为区域价值链体系提供资源或者承担部分产品工序。由于这一轮经济全球化以区域供应链为导向, 这样出现了全球价值链参与的深浅不同, 有些深度进入了全球价值链, 有些只是浅度进入了全球价值链, 有些反而在这一轮经济全球化中全球价值链的参与度下降。 这种不平衡也发生在一国经济体内, 一般情况下, 靠海的区域全球价值链的参与程度比较深,而其他区域则相对比较浅。 我们认为, 以装配线为主的全球价值链(汽车和电子) 和以管道为主的全球价值链基本分拆完毕, 以后的转移是小规模的, 贸易将原来的任务贸易决定贸易增长转变为市场容量, 技术对全球价值链的影响在短期内不会发生颠覆性影响, 即使是电动汽车、 无人驾驶等汽车领域的技术突破也难以影响现有以市场导向的全球价值链布局, 各国的贸易政策调整也难以对现有全球价值链布局产生实质性影响。新一轮经济全球化推动的是跨境信息传输和跨境数字传输跨境交付服务, 这种跨境交付服务一方面 通过信息与通讯技术推动了服务的经济全球化, 使原来许多不可贸易的服务变成可贸易了, 而且通过平台直接跨境为消费者提供服务。 另一方面是通过互联网渗透到几乎所有的产业, 数字产品替代传统货物产品或者传统服务产品, 形成数字产品价值链, 同时数字产品改变传统制造价值链或者传统服务价值链(或者任务),的部分环节 数字产品嵌入全球价值链。与数字贸易相关, 数字领域进一步演化出新的全球服务分工体系, 云计算、 数字中心等成为支撑数字贸易的重要平台, 并为全球产业提供数字处理的硬件和软件服务。 国际贸易领域的壁垒也从传统的货物贸易壁垒和服务贸易壁垒部分转化为数字贸易壁垒, 即与跨境信息传输和跨境数字传输相关的贸易壁垒。推动经济全球化深化的第二个可能方面是生物制药领域, 随着基因技术的发展, 生物医药正在出现全球新的商业模式和分工体系, 以(基因测序技术)精准医疗 为主的生物制药全球价值链正在改变全球的医疗价值链体系, 明确的靶向指向成为全球价值链渗透到微观的基础, 围绕这方面的价值链变动,全球供应链体系正以美国为主导扩散到全球。

因此, 我们认为, 由信息与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