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在 G20 全球经济治理中的现实挑战与战略评估

Intertrade - - 国际商务 - 徐 凡(副教授)①陈 晶(副研究员)②

一、 美国的对外经济政策与国际立场

二战结束以来, 美国凭借国际货币体系主导权执全球经济之牛耳。 2008 年金融危机期间, 美国, G20引领全球经济治理改革 将升级为峰会对话机制, 而其自扫门前雪政策却受到国际社会普遍批评。 二战后世界经济唯美国马首是。 G20瞻时代已一去不返 在 机制中, 美国利益诉求多以维护美元霸权、 保持金融霸主地位和国际货币体系主导权为出发点。 欧盟则首要关切希腊、 意大利等国的主权债务问题。 美国全球霸权地位的最大挑战来自新兴市场国家。 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经济实力迅速提升, 并努力谋求更多国际话语权。 2009 G20 G7

年 正式取代 成为全球经济合作首要论坛以来, 中、印等新兴经济体的国际话语权获得逐步提升。 这次升级的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 世界格局变迁大幕从此正式拉开。 G7

此前 一直为执行西方意志、 协调全球经济问题的核心机制, 然而其决策机制先天不足且颇具单边主义色彩, 一系列经济、 金融危机屡屡暴露其治理困境。 G20 G7因而得以在 推动下走上全球治理舞台的中央, 赋予新兴经济体更高层级全球治理话语权。特朗普政府上任以来的各种言行, G20

势必对 经贸合作及大国协调产生强力冲击, 甚至打破世界政经格局的稳态均衡。

G20

(一) 时代应运而生全球秩序的结构性变迁是新旧。机制转换的根本动力 潘忠岐在《世界秩序、 机制与模式》 一书中提出全球经济复合依赖观点, 即通过国际机制实现全球共同富裕不仅已成为可能而且将成为必然。 国际( “IMF” )货币基金组织 以下简称数据显示, 2008 , G7 GDP年前 的总量远超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GDP 总和。 , G7的 金融危机之后

, 2008—2009经济增速显著放缓年甚至出现负增长, 新兴经济体则5%以上的较快增长,一直保持 但2015 年以来增速普遍显著下滑。G7 全球经济治理核心地位被G20 取代是全球力量格局演变的必然结果, 相互依赖的国际关系使跨,国交往日益加深 传统现实主义“零和博弈” 模式不再是国际政治主流, 国家间友好合作势必维护国家安全。 自由主义范式认为在相互往来时代, 绝对收益或将成为各国考虑收益如何分配时的关注重点。 , G7

此外 机制效力不彰实则源于其共同价值观基础上的身份认同传统。 建构主义者相信,思考和谈论问题的方式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实践路径。 G7

而 则一味抱守新自由主义原则, 对危机国 家实行选择性救助, 亚洲金融风G7暴彻底暴露了 这一机制性缺陷, 发展中国家转而选择区域联。 G20盟形式防范金融风险 峰会今后仍将关注危机治理与经济增长, 并承担更加综合性治理使命,但根本前提是新兴经济体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建设性利益磨合。

(二) 国际经济合作首要机制定位

G20 华盛顿峰会曾经宣布, “我们承诺推进布雷顿森林机构改革, 使其更加充分反应不断变化的全球经济权数, 包括最贫穷国家在内的新兴市场将拥有更多话语权和代表权”。 G20新兴经济体的 峰会主要诉求是提高在国际金融组织中。 2010 IMF的话语权 年前中国的

3 73% ,投票权占比仅为 美国则17 4%。 IMF独占 首尔峰会完成了

,份额改革方案 中国占比从3 73% 6 39% ,

升至 投票权也从3 65% 6 07% , 、升至 位列美 日之后。 由此可见, 在全球治理话语权再分配问题上, G20 机制为发展中国家提供了相对公平的对话平台。 面对新兴市场群体性崛起, G7 主动让渡国际经济治理话语权,但其主导地位从未动摇并一直执掌G20 机制的决策运行、 议题设置及准入权。 前四届及第六届峰会均由G7 国家主办, 第五届和第七届峰会的主办方韩国、 墨西哥又均为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