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中国外贸竞争新优势

———解决中美贸易失衡的视角

Intertrade - - 中国经贸 - 倪月菊 研究员

40 年的发展,过近 我国对经外贸易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就, 在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提高国家综合实力和国际影响力、加强与世界经济融合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然而, 在国际环境和国内发展条件都发生重大变化的今天,如何保持我国外贸传统优势、 加快培育竞争新优势成为新时期我国外贸发展面临的重大问题。就国际环境而言, 美国特朗普, “公平贸易”新政府成立后 其思想决定了美国的贸易政策必将以“平衡贸易” 为核心。 我们知道,中美巨额贸易逆差问题是个非常棘手的现实存在。 美国商务部的统计显示, 2016 年美国对华商品贸易3470 亿美元,逆差高达 占美国商46% 。品贸易逆差总额的 巨额的贸易逆差与特朗普政府的执政理念格格不入, 因此, 解决中美贸易不平衡问题必将成为特朗普贸易施政的重要选项。

诚然, 中美贸易不平衡问题是、由双方统计方法的差异 经济结构、 产业竞争力和国际产业分工以及美国对华出口管制等诸多方面的因素所致, 但中国在中美贸易中,以低附加产品出口为主也是不争的事实。 因此, 加快构建中国外贸竞争新优势, 是解决中美贸易逆差难 题的有效途径。 因此, 本文将从特朗普的执政理念出发, 探讨中美贸易失衡的状况、 产生的原因及可能给中国带来的不利影响, 认为必须加快构建中国外贸竞争新优势, 才能从根本上解决中美贸易失衡问题。

一、 特朗普的 “公平贸易” 执政理念与 “平衡贸易” 观

2017 1 20

自 年 月 日宣誓就职以来, 特朗普颁布了系列总统行政令, TPP、包括宣布退出 墨西哥边境墙、 修改贸易赤字统计方法、 对“301” 调查等等,中国开展 都很“容易使人将其贸易政策与 去全球化” “保护贸易”和 联系到一起。 同时, 特朗普又多次在多种场合强调: “我想要的只是公平贸易。 我们要公平地对待其他国家,但是他们并没有公平地对待我们。” 由此可以看出, “

由 自由贸易” “公平贸易”转向 是特朗普。新政府执政理念的重要特征 但是, “公平贸易”特朗普所倡导的

“”、 “美国优先”是以 美国第一为前提的, 是基于美国国家利益最“公平贸易”,大化为核心的 而非全球利益, 这与之前美国及其他发“公平贸易”达国家所提倡的 在意义上有了一定的变化。 贸易失衡问题无疑是特朗普眼“不公平” 的贸易活动,中最 必须要全力解决和整顿。 2016 12年

21 日,月 特朗普宣布组建一个新机构———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 并任命彼得·纳瓦罗 (Peter Navarro)为该委员会主席。 特朗普之所以启用纳瓦罗, “是因为纳瓦罗的 贸易逆差” 观深深影响了他。 纳瓦罗认为: 贸易逆差是导致不公平乃至国家安全风险的主要原因, 因此, 必须加大力度削减贸易逆差以实现贸易平衡。 2017 1

年 月又宣布提名·贸易强硬派罗伯特 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 就任美国贸易代表, 就是希望莱特希泽和商务部长罗斯以及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合作, 共同制定政策来减少美国贸易逆差、 阻止制造业岗位外流。 正如特朗普曾表示的那样:巨额的贸易逆差已严重影响美国,使得大量工作和财富外流、 大批工厂倒闭, 这种情况将在本届政府内终结, 要把制造业重新带回美国。我们注意到, 特朗普多次批评各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 他曾批评大众、 宝马和戴姆勒等公司没有在美国生产更多汽车, 曾威胁说, 将对宝马在美国销售的汽车征收35%的进口关税。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还把美国贸易赤字的急剧增长

FTA, FTA归咎于韩美 认为韩美导致美国对韩贸易赤字增加了一倍以上, 因此, 要重新考虑就韩美FTA 在内的多项贸易协定进行协。3 31 日,

商 月 特朗普还签署了两项行政命令, 要求美国商务部和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牵头对美国与主要贸易伙伴的贸易现状进行评估, 找出美国存在巨额贸易逆差的原因, 美国将据此对违反规则的国家征收高额关税。

,上述种种迹象表明 基于“公平贸易” 原则, 美国会更加倾向于获取自身利益最大化, 而非世界领导者角色。 “平衡贸易”基于

观, 美国会对于贸易赤字更加敏感, 并把解决贸易失衡问题作为其贸易施政的首选。 这一政策趋势在9 18

莱特希泽 月 日在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演讲中。 “

得到证实 他在以 美国贸易政”

策的优先事务 为题发表的演讲中明确提出: 减少贸易逆差是特朗普政府贸易政策的优先考虑事项,美国将寻求对等的贸易关系。

二、 中国早已成为美国最大的贸易逆差国

1971

美国在 年首次出现商品贸易逆差, 1973 1975其后在 年和弹。 1976 年后,年出现反 但自 美国的贸易逆差持续不断, 40长达年之久, 且这种趋势仍将持续。 据统计, 1976 年美国的商品贸易逆94 8 亿美元, 2016

差为 到 年已经7525 , 40

高达 亿美元 年间增加了80 倍。近 贸易逆差最高的年份是2006 年, 8373贸易逆差额高达 亿美元。 美国早就成为当今世界商品贸易逆差最大的国家。 目前, 美国 100

对全球约 个国家存在贸易逆差。中美贸易失衡问题由来已久。据美方统计, 1983

自 年起美国对, 1986华贸易出现逆差 年后开始逆差持续扩大。 1992

到 年美国对183华货物贸易逆差额达到 亿美元, 1985 6而这一数字在 年仅为

( 1)。

亿美元 参见图 但由于当时中美贸易总额不大, 贸易逆差额也较美日贸易逆差小得多, 因此, 当时中美之间贸易不平衡的矛盾不很突出。

1993 年克林顿上台后, 中美经贸关系发展迅速, 双边贸易额由1993 403 2001年的 亿美元增加到1215 亿美元, 2 倍多。年的 增长了同时, 227 7美方贸易逆差也从 亿2001 831 亿美元,美元增加到 年的

2 6 倍。 2000增长超过了 年中国开始取代日本, 成为美国最大的贸易逆差来源国。

WTO 后,中国加入 伴随中美两国经济结构的调整、 “中国制造” 国际竞争力的提升, 中美贸。 2016易不平衡现象日益加剧 到年, 美国统计的美国货物贸易逆差3470 亿美元, 2002额高达 与 年的1030 2 4 倍,亿美元相比又增长了占到美国货物贸易逆差总额的46% 。 中美双方的矛盾更加突出和尖锐。巨额的贸易逆差与特朗普政府“”、 “

倡导的 公平贸易 让美国再” 的执政理念格格不入,次伟大解决中美贸易不平衡问题必将成为特朗普贸易施政的重要选项。 特朗普在竞选阶段, 多次强调为了扭转中美贸易逆差状况, 要对从中国进45%口的所有商品征收高达 的额 外关税。从特朗普团队的言论及其签署的诸多总统令可以看出, 特朗普的“对华贸易政策将紧紧围绕 平衡贸易” 展开。

301”

三、“调查后美国仍有可能采取的平衡贸易措施

“平衡贸易”美国对中国的

“301 ” 开始的。措施是从 调查

2017 8 14 日,

年 月 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一份行政备忘录, 授权美“国贸易代表审查所谓的 中国贸”,

易行为 包括中国在技术转让等知识产权领域的做法。 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 8 18莱特希泽于 月 日宣布, 《1974 年贸易法》根据美国

301 条,第 对中国正式启动贸易调查。 “301此次美国对华发起 调”,

查 一方面是特朗普总统欲向美国民众履行其竞选时的承诺, 以提升支持率的一种手段, 另一方面, “公平贸易”也是特朗普实现其

理念, 通过对华施压以达到减少贸易逆差目的的一种尝试。 尽管这一调查的最终结果仍不得而知, 但此举的确引发了各界对中美贸易战打响的担忧, 为中美两国关系的发展蒙上了一层阴影。

“301 ” 大棒之外,除了使用仍不能排除美国使用其他措施“平衡贸易”, 对中美经贸关系产生影响, 对此, 我们也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一是可能征收边境税倒逼资本回流美国。 “买美国货”、为鼓励

“雇美国人”, 吸引海外投资的资本回流美国必然是特朗普政府重要的政策目标。 一旦资本回流美国,必然使美国出口增加, 有助于减少

贸易赤字。 而征收边境税就是刺激资本回流的重要手段之一。 特朗普多次提到希望美国公司能将工作岗,“位留在美国本土 以后要么在美,

国本土制造 要么缴纳巨额边境”, “

税 并警告跨国公司 把生产线转移到其他国家将是一个代价昂贵”,

的错误 声称要对这类海外代工35% 的边境税。产品征收 如果特朗普真的开征边境税, 就意味着出口到美国的产品将被额外增加一道税收, 而在美国境内注册的企业,产品出口则可以享受免税的优待。如果该项政策付诸实施, 美国外流资本会大规模回流美国本土, 将给以中国为首的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带来沉重的打击。

二是可能以 非市场经济国家” 之名, 行征收高额关税之实。非市场经济地位问题, 是前一段时间热议的话题。 WTO本来按照 规定, 2016

中国将在 年年底自动获得市场经济地位。 然而, 欧、 美、日等发达经济体却先后宣称不会改变视中国为非市场经济国家的决定。 我们知道, WTO

在 多边框架下, 任意全面提高其他成员国的进WTO 的原则的,口关税是违背 也。 “是行不通的 而以 非市场经济国家” 为名, 对中国进行反倾销调查则可能对中国的相关产业或产品征收高达百分之几十甚至几百的高关税。 “非市场经济地位”由于使得其他国家对中国提起反倾销诉讼更加容易, 因此, 中国已经连续多年成为世界上遭遇反倾销调查最多的国家, 也是遭受美国反倾销调。

查最多的国家 尽管众多事实表明, 基于中国非市场经济地位的“反倾销调查” 依然是一把双刃剑,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所谓 会给两国的经济和消费者福利带来较大的损害, 但非市场经济国家依然可能是特朗普政府作为平衡贸易的一颗重要棋子。三是可能利用双边谈判给中国进一步施压。 特朗普一上任便兑现了承诺, TPP。

退出了 特朗普退出TPP的真正意图是要去除区域协议“不公平”,中的 利用双边谈判攫取最大的利益。 因此, 特朗普上任后便从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国际贸易体系走向以双边贸易实力为基础的双边贸易谈判上来。 作为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 中美经贸关系互补 性又比较大, 必然成为美国重点关注的国家。 因此, 中美之间通过双边贸易和投资协定的谈判进行深度合作的可能性加大。 BIT通过中美谈判, 进一步打开中国市场无疑是实现美国利益最大化的最好选择。BIT

更何况中美 谈判伊始便试图构建世界上最高标准的双边投资协定, BIT相信特朗普时代的中美 谈判的难度会更大, 因为特朗普会更“” “对等”强调谈判的 公平 和原则, 那么, 准入前国民待遇、 竞争中立原则及服务业的市场准入等一定是谈判的重中之重。 届时中国可能面临更多的压力和挑战。 通过

FTA 谈判,中美 迫使中国进一步降低进口关税, 为美国企业增加对华出口创造机会。 WTO由于在 框架下, 美国无法明目张胆地提高中国出口商品的进口关税, 但根据美日贸易摩擦的经验, 不排除美国利用中美谈判之际给中国施加压力,迫使中国在众多行业签订自愿出口, “自主限制”限制协议 通过 自身相关行业产品的出口数量, 来缓解来自美国方面的压力。

四、 出口结构和全球价值链视角下的 “中美贸易失衡”

为防止因贸易失衡而导致的中美贸易摩擦升级, 有必要认真梳理和分析造成中美贸易失衡的深层次原因, 只有这样, 才能提出切实可行的对策建议。 我们知道, 造成中美贸易失衡的原因是复杂的、 多方面的, 包括两国统计方法的差异、经济结构、 产业竞争力和国际产业分工以及美国对华出口管制等方面的原因, 其中, 从经济结构和出口贸易结构, 以及国际产业分工的全“球价值链视角来分析 中美贸易失衡” 有助于我们深入理解中美贸易关系的现状。从中国制成品出口结构和贸易顺差额的占比情况看, 尽管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占出口总值以及贸易顺差总额的比重呈逐年下降趋势,资本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产品呈逐年上升的趋势, 但劳动密集型产品仍然是我国对美贸易逆差的主要来源。 2016 OECD 的统计显示,年

2015 年三者占我国对美贸易顺差119% 、 98 3%的比重分别是 和- 117 3% ,表明我国的贸易逆差主要来源于技术密集型产品, 贸易顺 差来源于劳动密集型产品。从国际产业分工的全球价值链视角看, 劳动密集型产品又主要源于加工贸易, 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中低端。 在我国对美出口贸易中, 有相当一部分依然是加工贸易。 中国2017 5 《商务部 年 月发布的 关于中美经贸关系的研究报告》 指出: ,“在加工贸易方式下 中国处于加工组装等价值链中低端环节, 美国企业则掌握了产品设计、 核心零部件制造、 运输和营销等高附加值环节, ”。从中获得了绝大部分利润另外, 由于现在的官方统计体系是在全球价值链生产活动大量出现之前设计的, 很难测量经济活动中出现的这些新变化, 因此在统计中出现了大量重复统计的现象, 也。使美对华贸易逆差额被夸大 据OECD , 2011贸易增加值核算 在年中国对美的贸易顺差中, 49 1%都是源自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 这就无形中增加了中国的贸易顺差额。 2015 年德银的一份报告也认为, 在中国对美的货物出口额中, 37%

约 来源于全球供应链上从其他国家进口的中间品价值。 报告经计算加工贸易影响后得出, 中国或16% ,只占美国年度贸易赤字的约

13%仅略高于第二位日本的 和第11% 。

三位德国的 若从贸易顺差GDP占本国贸易总额和 之比的角度看, 中国则会位列日本和德国之后。 可见, 如果剔除双方因统计方法差异导致的贸易差额, 以及因重复计算的中间品增加值, 中美贸易不平衡数字会大幅减少。不管怎样, 中国对美出口依然以劳动密集型产品和资本密集型产品为主, 处于价值链低端的加工贸 易在其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成为导致中美贸易失衡的重要原因之一。

五、 加快构建中国外贸竞争新优势是实现中美贸易平衡的有效途径

“压舱石”作为双边关系的 和“推进器”, 发展良好的中美经贸关系, 不仅关系到两国的根本利益,还关系到世界经济的繁荣和稳定。如上所述, “公平贸易”特朗普的观决定了解决中美贸易逆差问题是当今中美经贸关系中的重中之重,解决不好随时可能引爆中美贸易战。为避免冲突, 使双方能在和平、友好、 合作的气氛中解决此问题, 2017 4 “习特会”,

年 月的 在经贸问“100 天行动计划”,题上达成了 旨在以合作的而不是冲突的方式解决两国存在的经贸分歧, 减少贸易不平衡, 防止贸易战。 “在北京 一带一路” 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夕, 中《

美双方就 中美经济合作百日计划早期收获》 和下一步目标达成了十项共识。 目前, 早期收获进展顺利,表明中美两国有智慧也有能力通过友好协商解决各自关切, 实现互利共赢。

然而, 造成中美贸易失衡的原因很多, 也很复杂, 是各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 要彻底解决中美贸易失衡问题不可能一蹴而就, 中美因贸易失衡问题而产生的贸易摩擦也不可避免。 面对美国政府可能施加的压力, 中国一方面要在贸易领域进行反制, 给美国施压, 另一方面, 要将压力转化为改革的动力,推动贸易结构的转型升级, 加快构建中国外贸竞争新优势。

( 37 页)构建外贸竞争 下转第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