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 倡议下对我国中西部利用外资的思考

聂平香(研究员) 崔艳新(副研究员) 王 拓(博士)

Intertrade - - 一带一路 -

20

13 —2016 年, “一带一路”倡议扎实推进, 从理念转化为行动, 从愿景转变为现实, 中国“五通”与沿线国家 不断深化和加强, 中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不断提。“一带一路”升 作为新时期中国对外开放的统领, 核心是加快向西开放步伐, 提升我国中西部地区和沿边地区对外开放, 打造陆海内外联动、 东西双向开放的全面开放新格。“一带一路”局 建设通过促进内陆和向西开放, 改变了中西部地区对外开放区位条件, 从开放末梢转变为开放前沿地带, 为中西部地区利用外资提供了重大机遇, 中西部地区应紧抓机遇, 着力提升引资规模和质量, 不断优化外资区域结构。

一、“一带一路” 倡议下中西部吸收外资现状及特点

“一带一路” 倡议以来,推进中西部利用外资呈现自身特点, 整体波动明显, 制造业依旧是利用外资主导产业, 来自欧洲国家和韩国的投资表现抢眼等。

(一) 中西部地区外资集中度有所下降

“一带一路” 3 年多,建设 也是全球经济艰难复苏的时期, 世界FDI 流入量呈现大幅波动, 2015

年34 0% , 2016 1 6%。增长 年下降同时, 我国利用外资从高速增长期转为平稳增长期, 全口径实际外资 2013 1239 1

额从 年 亿美元升为2016 1337 亿美元,年 年均增幅仅2 6% , 2016 年还有小幅下降,为

10 8 5%的年均增幅。远低于前 年从全球比较看, 中国保持全球吸收, 2016外商投资大国的地位 年成为仅次于美国和英国的全球第三大吸收外资大国, 并且连续多年居于发展中国家吸收外商投资的首位。受全球和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影响, 中西部地区利用外资整体呈现小幅下降, 在全国外资中所占份额呈现明显下降。 2013—2016 年, 207 1实际外资金额从 亿美元降为167 2 亿美元, 6 9% ,年均降幅为

17 6%占全国的比重从 降为13 2% , 4 4 个百分点。下降 但不, 2013同的年份有所波动 年和2014 年中西部地区实际外资同比7 8% 4 5% ,

增长 和 占全国外资17 6% 18 1% ,的比重为 和 比上0 4 0 5个年分别提高 个百分点和百分点; 2015 2016

年和 年中西部 5 7%地区实际外资下降 和18 0% , 占全国外资的比重降为16 2% 13 2%。

和 其中中部地区2013 —2015

在 年间实际外资规模, 100保持相对稳定 都超过 亿美元, 2016 71

但 年直接降到 亿美元, 32 1% ,同比下浮 占全国外2013 8 6%资的比重从 年的 降为5 6% ; 2013西部地区实际外资从

106 1 2016

年的 亿美元降为 年的96 2 亿美元, 1 8% ,年均降幅 占9% 7 6%。全国外资的份额从 降为

(二) 中西部地区制造业吸收外资占据重要地位

“一带一路” 建设期间, 服务业成为我国利用外资的主导行业。2011 年服务业外资占比首次超过制造业, 2013 年比重第一次超过50% , 2015 61 1% , 2016年达到

70% 。 同时,年超过 制造业实际, 2011外资比重快速下降 从 年44 9% 2016 28 1% ,

降到 年 下降20 个百分点。

而与全国外资行业结构不一样的是, 中西部地区制造业外资依旧占据重要位置, “一带一路”并且实施后, 制造业外资占比还在上升,服务业外资不断下降。 2013—2016年间, 中部地区制造业外资依旧占据主导地位, 50% ,

超过 而且制造3 3 个百分点,业外资占比上升 服务2 3 个百分点;业外资占比下降 西部地区尽管服务业外资占据主导, 但

2 个百分点,制造业外资比重上升了

10服务业外资份额下降了近 个百分点。 2016 年, 全国制造业外资占比28 1% ,

仅为 其中东部地区占比26 0% , 53 5% ,中部地区达到 西部34 6%。

地区占比为

(三) 欧洲国家和韩国对中西部地区投资表现抢眼从外资国别地区结构看, 香港地区一直是我国外资的第一大来源地。 2016 年,截至 香港地区对内9147 9 亿美元,地投资总额 比重51 7% ;

达 排名第二和第三的分,别是日本和新加坡 投资总额为1049 2 852 7 亿美元,亿美元和

5 9% 4 8%。 同时,占比为 和 美国、 、 、 、韩国 台湾地区 德国 英国、 荷兰、 法国等都是我国重要的外资来源地。和全国的外资来源结构一致的是, 香港地区也是中西部地区最重, “一带一路”要的来源地 但 实施后, 其比重有所下降, 尤其是中部表现明显, 来自香港地区的投资2013 71 8% 2016比重从 年的 降为

59 0% , 13

年的 下降了近 个百分点。 当然, ,“最为突出的是 一带一路” 倡议实施后, 欧洲主要国家和韩国对中西部地区投资快速增长。 2013—2016 年德国对中部地 0 4区实际投资额从 亿美元增为3 1 亿美元, 92 9% ,年均增幅 占0 4%中部外资总额的比重从 升为4 4%, 成为中部地区仅次于香港地区和新加坡的第三大外资来源地; 0 5韩国对中部实际投资额从

2 4 亿美元,亿美元增为 年均增幅65 5% , 占中部地区外资总额的比0 5% 3 5% ,

重从 升为 成为中部地区第四大外资来源地; 瑞典对中0 1部地区实际投资额从 亿美元增1 7 ,

为 亿美元 年均增幅159 1% ; 英国对中部地区实际投0 07 0 19

资从 亿美元增为 亿美元, 37 8% ;年均增幅 而同期中 11 1%。部地区整体外资年均下降

, 2013—2016 年,而西部地区 韩8 4国对其实际投资额从 亿美元增13 2 ,

为 亿美元 年均增幅15 9% , 占西部外资总额的比重从8% 13 7% ,

升为 成为西部仅次于香港地区的第二大外资来源地; 瑞0 1 2 1典的投资额从 亿美元增为亿美元, 177 2% ,年均增幅 占比0 1% 2 2% ,

从 升为 成为西部第;四大外资来源地 英国投资额从0 08 1 2 亿美元,亿美元增为 年148 1% ;

均增幅 法国投资额也保11 5% 的增幅;持了 而同期西部3 2%。整体外资额年均下降

二、 面临的主要挑战

新时期, 我国利用外资的主要任务是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 不断。“一带一路”优化区域开放布局倡议凸显了中西部开放的重要性,这为中西部利用外资创造了很好的条件。 但从现有数据看, 中西部利用外资份额不升反降, 这反映出中西部利用外资还存在较多的内外部制约。

(一) 外部制约条件

1 中西部外资结构和方式与全球趋势不匹配一是从外资产业结构看, 中西部利用外资以制造业为主, 而全球

FDI 中, 服务业占主导, 并且比重不断提升。 来自联合国贸发会议的数据显示, 2001 年全球服务业外

4 ,资存量为 万亿美元 占比为59 7% , 2制造业外资存量为 万亿美元, 29 9% ; 2015占比为 年服

16 万亿美元,务业外资存量为 占62 5% ,

比升为 制造业外资存量

7 万亿美元, 27 3%。为 占比降为而中西部尤其是中部地区受经济发展水平和阶段的影响, 制造业仍是其引进外资的主导行业。二是从投资方式看, 我国包括中西部地区利用外资以绿地投资为主, FDI而近年来全球 中跨国并购快速增长, 绿地投资尤其是制造业。 2013—2016绿地投资保持低迷

年, 2630全球跨国并购额从 亿美8310 亿美元,元增为 尽管仍未回升至金融危机前的水平, 但已实现,了连续三年增长 年均增幅为46 7% , 2016 年尽管增幅有所放缓, 13%的增长。但依旧保持了另一方面, 可以看到的是, 全球绿地投资表现低迷, 2013—2016。 2016年整体呈现小幅下降 年绿8100 亿美元,地投资额为 尽管同5%,

比增长 但如果将少数几个国家的几个超大型投资项目排除在外, 全球大部分地区的绿地投资呈下滑态势。 从具体部门看, 制造业2910 ,绿地投资为 亿美元 下降9% ; 5100服务业绿地投资为 亿美元, 21% 。

增长 危机后全球经济FDI

低迷以及 的大幅波动直接对我国利用外资产生负面影响, 而全球绿地投资尤其是制造业绿地投资的持续低迷则对我国以绿地投资并且是制造业绿地投资为主的中西部地区引进外资造成冲击。

2 外部引资竞争压力不断

加剧一是来自发达国家制造业回流的冲击。 金融危机后, 以美国为首的欧美等发达国家实行了通过采取税收激励、 资金扶持、 政策倾斜以及惩罚性税收等措施促进制造业回归本国的再工业化政策。 当然发达“再工业化”国家提出的 战略并不是简单促使传统制造业回归, 而是在于巩固其在装备制造以及新材料、 新能源等中高端制造业领域原有的优势, 进一步放大其技术、 品牌、 质量、 环保等优势, 同时不断 拓展新的领域, 抢占全球价值链的至高点。 这使得原本由发达国家向新兴和发展中国家转移的制造业在一定程度上出现回流, 如通用电气将一家热水器生产企业从中国转移到美国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等。 美国新总统特朗普上台后, 公布的税35%改计划将企业所得税率从 降15% ,

为 进一步加大了美国制造业回流的预期, 另一方面也促使了我国部分制造业企业加大在美国投资, 2016 10 月,

如 年 中国福耀集团投资的全球最大汽车玻璃工厂在美国俄亥俄州竣工投产。 因此, 发 达国家制造业回流战略使得我国与其在中高端制造领域的引资竞争不断加剧, 中西部地区在相应领域的引资需要直面全球最强大的竞争对手。二是在劳动密集型领域面临发展中国家更多竞争。 中西部地区在承接国际及我国沿海产业转移的过程中, 面临着周边发展中国家以土地、 税收、 用工成本、 引资优惠政策等手段的激烈竞争, 如越南、 印度尼西亚等劳动力成本明显低于我国, 同时通过制定优惠的引资政策, 成为我国中西部地区吸引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强有力竞争对手。 有案例显示, 来自日本纺织服装、 鞋帽等行业的生产商关闭在华东部沿海工厂后, 并没有选择我国中西部地区, 而是转向越南、 印度尼西亚等劳动力更为便宜的东南亚国家,一些欧美及台资电子通讯设备等制造企业也将加工装配基地迁往印度等地。 根据日本贸易振兴机构( JETRO) 《2015 年度亚洲、发布的大洋洲日资企业实况调查》 的结果,日本企业在华业务扩大意愿有所减弱, 有扩大业务意愿的在华日企降至四成以下。 日企表现出强烈的扩大业务意愿的国家包括巴基斯坦(76 7% )、 ( 75 8% )、

缅甸 印度(74 7% )、 (73 0% ) 等。斯里兰卡

(二) 内部制约因素

投资环境亟待完善相比东部地区, 我国中西部地区尽管有自然资源丰富、 劳动力成,“一带一路”本较低等优势 建设也拉进了中西部与外部市场的距离, 但整体上中西部地区政府官员思想不开放、 观念落后, 市场机制不健全、 政府管理和服务体系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