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大宗商品市场价格波动因素分析及对策思考

Intertrade - - 国际商务 - 付亦重 副教授

界经济发展过程中的一个世 典型现象就是大宗商品市场价格波动频繁且难以预测, 大宗商品价格整体变动反映出全球经济格局的调整趋势。 实体经济供求状况是影响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的长期因素。 主要供应国、 消费国战略及政策调整也影响大宗商品市场波动。 尤其是全球金融市场与大宗商品市场关联度日益提高, 对其价格波动的影响渠道日趋复杂。 加之, 重大突发事件对大宗商品市场波动也会产生影响, 突发性的政治事件会引发投资者的恐慌心理和对未来预期的不确定, 短期内对大宗商品市场带来一定影响。 大宗商品主产国的局势动荡和战争会极大影响全球商品供应, 进而引发其价格巨幅波动。 、 、

地震 飓风 气候变暖等自然灾害会影响农产品、 原油等大宗商品供求, 进而影响其价格。 IMF 2017 10 《世在 年 月份界经济展望》 中也提出警示: 自2016 年中期以来, 世界经济步入, 发展形势好于预期,上行周期但是金融市场如果忽视了这些风险, 不仅将更易受到破坏性价格调整的影响, 还会向政策制定者发出误导性的信号。 因此, 对全球大宗商品市场价格波动进行分析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一、 21 世纪大宗商品市场价格波动总体表现

(一) 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始终2000处于波动状态, 但自 年以来整体保持了上升态势

IMF

从 的统计数据可以看出( 1 ), 20 90

如图 所示 世纪 年代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指数在小幅波动中维持整体稳定, 50 ~基本徘徊在

60, 21

但 世纪以来大宗商品价格指数经历了一轮暴涨, 2000

从 年59 47 2008 7初的 大幅攀升至 年220 03 的历史高值。 此后,月 虽然全球大宗商品市场行情走弱, 但100 上下, 20基本维持在 难回 世纪低值状态。 最新数据显示, 2017 6

年 月全球初级产品价格指数小幅106 84。

下挫至

(二) 金融危机以来全球大宗商品市场在震荡中下滑, 未来前景依然复杂

2010 年至今大宗商品市场在, 2016剧烈波动中整体下挫 并于年初跌至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点(1 月, 83 22), 此后, 随着全球发达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同步复苏, 全球范围内去产能和去库存效果逐步显现, 大宗商品市场逐步回暖企稳。 有数据表明, 只有全球4%

经济增长达到 以上才能维持大(童莉霞,宗商品价格的上涨趋势

2016 ) , 而当前全球经济增长依然 缺乏长期有效的拉动力, 贸易和投资活动有待提升, 大宗商品市场的未来走势依然复杂。

二、 影响全球大宗商品市场价格波动主要因素

(一) 全球大宗商品市场价格与全球经济形势和格局紧密相关

1 实体经济供求状况是影响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的长期因素影响大宗商品价格的因素有很多, 包括经济状况、 货币金融因素、 国际性突发事件等等, 但从长期来看, 经济发展状况及其引起的供求变化是大宗商品价格波动的主要推动力。 大宗商品首先具备鲜明的商品属性, 其价格遵循由供求决定这一基本的经济学规律。 实证研究结果表明, 全球商品周期和经济,周期存在显著的正相关关系 例如, ( 2012 )韩立岩和尹力博 认为经济基本面与商品期货价格指数具有长期演进中的动态均衡关系( 、 , 2012),韩立言 尹力博 而郑( 2015 ) CRB颢和王小娟 对 综合GDP现货指数和全球 增长率的分析发现, 1975 年起测算,从 两者0 53 (郑颢、的相关性高达 王小, 2015)。

娟 在经济周期的衰退和复苏阶段, 政府实施宽松的经济政策刺激经济增长并逐步收到成效, 过剩产能和库存逐步消耗,初级产品需求低迷, 导致全球大

宗商品市场走弱; 在繁荣和滞胀阶段, 生产能力的急剧扩张拉动了初级产品需求, 主要初级产品供给甚至会出现紧缺, 大宗商品呈现繁荣景象。这一正相关性从大宗商品价格GDP

指数和 的变动趋势中也可以( 2 )。 21得到直观印证 如图 所示世纪初美国新经济泡沫破裂, 全球2%,经济增长跌破 此后几年世界,经济开始进入强劲增长阶段 贸易、 投资的活跃显现出需求的繁荣, 2007 年金融危机爆发。直至此间大宗商品指数一路上扬, 并于2008 年达到峰值。 此后全球经济进入调整和艰难复苏阶段, 2009年甚至出现负增长, 实体经济的疲软难以支撑起有效需求, 大宗商品指数也在震荡中逐步下滑。

2 大宗商品价格整体变动反映出全球经济格局的调整趋势从大宗商品价格变动的整体, 20趋势可以看出 世纪下半叶直

21 世纪初,至 大宗商品价格一直保持相对较低的水平。 此间发达经济体制造业活跃, 对初级产品需求旺盛, 而发展中经济体主要依靠能源和资源出口获取经济收益, 较低的初级产品价格和较高的工业制成品价格有利于发达经“剪刀差”,济体赚取 维持对发。展中经济体的产业优势 但自1990 年以来, “全球制造业已从西方转移向东方, 从北方转移向”,

南方 发展中和新兴工业经济体制造业开始蓬勃发展。 1990—2014

4 倍,年其制造业增加值增长了将近在全球制造业增加值中所占比重不断上升, 同期发达经济体则出现下( 1 所示)。

降 如表 同时, 发展中和新兴经济体通过出口导向型的经济政策实现了从初级产品出口到工业制成品出口的转型, 在全球制造业出口额中的比1990 6 1% 2013重从 年的 上涨至

34 5% ( 3 所示)。年的 如图 巧合的是, 此段时间正是全球大宗商品逐步金融化和价格暴涨的阶段。 美元资本掌握大宗商品定价权, 通过 哄抬其价格限制发展中和新兴经济体的制造产业, 虽然部分依靠初级产品出口的发展中经济体从中获益, 但并不利于这些国家经济的长期可持续发展。

(二) 主要供应国、 消费国战略政策调整影响大宗商品市场波动IMF 的统计分类,按 大宗产品可分为能源、 食品饮料和工业原

材料三大类, 细分看, 工业原材料又包含农业原材料和金属。 下文以大宗农业产品为例进行简要分析。1 主要农产品供应国战略及政策调整美国是全球最重要的农产品生产和出口国之一, 其农业战略和政策的调整对全球农产品市场影响巨大。 20 30

自 世纪 年代罗斯福新政以来, 美国农业政策几经调整, 主要特征如下:

首先, 实施补贴、 保险等多种农业支持政策。 自大萧条以来, 美“

国农业政策始终以 收入和价格” ( , 2015 ),支持 为核心 詹琳

2002 2008

年和 年美国两次修改农业法案, 农产品补贴范围和额度不断提高, 逐渐形成了直接支付、 反周期支付、 平均农作物收入选择补贴等主要的补贴手段。 数据统计显示, 2002—2012 年美国农业补贴1900 亿美元。 2014的总金额达到

21年美国对农业法案进行 世纪以, WTO来的第三次调整 为避免

“黄箱” 政策过多引发贸易摩擦,此次调整将农业支持手段的重心从补贴转向保险, 继续扩大支持范围。并着力构建农业安全网 尽管如此, 通过财政支持保障农业发展、提高农民收入的根本目的并未改变。

其次, 注重农业科技发展, 强化全球竞争优势。 农业科技在美国农业发展壮大直至称霸全球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有数据显示, 1958 年以来美国用于农业科技研8% , 2014发的投入年均增长 年农2014 —2018业法案计划在 年间投120

入 亿美元用于农业科技的研发(马铁成, 2016)。 此外,推广 美 国还通过优惠政策鼓励商业机构对(王一鸣,农业科技公司进行投资

2017 )。 庞大的科技投入不断强化美国在全球农业中的竞争优势。 以种子为例, 美国极力推行种子转基因化和美国化, 当前全球种子市场500 亿美元, 60%

规模 约 属商业种子, 158其中美国的市场超过 亿(蒋高明, 2017)。

美元 全球前十, 4大种子公司中 美国公司占据席, 玉米、 大豆、 棉花、 油菜等主要大宗农产品种子均掌握在这四大种子公司手中, 巴西虽然是大豆的主产区, 但其大豆生产从种子开始都由发达国家的跨国公司掌控。最后, 掌握大宗农产品定价权。 一方面, 美国拥有全球最主要司———邦吉、 ADM

的粮食公 和嘉 吉, 连同法国的路易·达孚等垄断80% (黄河、了全球粮食交易量的

谢玮、 任翔, 2016), 其业务涵盖了从种子到流通等多个环节, 也因此掌握了大宗粮食作物的定价权。另一方面, ,发挥金融优势 力推大宗农产品金融化。 芝加哥期货( CBOT)

交易所 是全球最重要的农产品期货交易所, 其中所交易的大豆、 、 、

玉米 小麦 棉花等产品期货价格对全球大宗农产品价格有着极大影响。 农业对自然风(杨军、险和市场风险等较为敏感

、 , 2015),董婉璐 王晓兵 期货市场的发展可帮助农场主规避风险、 保障收益, 而高度依赖粮食进口的低收入国家却成为真正的受害者。

2 主要消费国战略及政策

调整日本是国际粮食市场上的主要。 WTO 数据显示,进口国之一

2015 740年日本粮食进口额 亿美元, 仅次于欧盟、 美国和中国, 位列第四。 其农业政策依据国内需求和国际市场环境进行多次调整, 主要特征如下:

第一, 。保障粮食自给率 自20 60 年代以来,世纪 日本的粮食, 1960自给率不断下降 年其粮食80% , 1995热量自给率为 年降至40% (高纹、 , 2011 ),姜德波

2016 38% 。 因此,年进一步下降至日本农业政策的历次调整都将保障。 2015粮食自给作为重要内容 年《食品、

日本对 农业和农村基本法》 ,进行第四次修订 计划到2025 财年将卡路里供应基准的粮45% 。 为此,食自给率调整至 日本政府通过农业技术创新、 制定法规等方式保障国内食品安全, 并不断推广日式饮食方式; 同时, 日本“进取型农业” 的目标,还制定了期望能推动日本农产品和食品行业的出口。

第二, 推动农业可持续发展。其一, 强化农业支持政策, 主要包括价格支付和直接支付。 一方面日本对大米等农产品征收较高关税保障相关农产品行业的发展, 另一方面将直接支付体系调整为山地农民直接支付、 环境友好型农业直接支付和农业多功能性直接支付三部分; 此外, 日本还尝试建立农民收入保险制度和农业灾害补偿制度( , 2016),

张斌 以降低风险对农民的影响、 保障收入。 其二, 推广规模化经营。 通过土地流转鼓励政 策, 辅以财政金融和专业化服务等方面的优惠措施, 加速农地流转,以期充分发挥规模化、 集约化经营,

的优势 提高农业生产力和竞争力。

综上, 当前全球大宗农产品生产和价格均掌握在发达经济体及其跨国公司手中, 价格的剧烈波动尤其是粮价上涨对低收入经济体而言是巨大的挑战。 而日本等主要农产品进口国则通过各类支持和鼓励政策, 力图保障粮食自给、 提高本国农业的全球竞争力。

(三) 大宗商品金融化对相关市场的联动性增强

大宗商品金融化的原因大宗商品多属工业原材料和农产品, 商品属性明显, 对实体经济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21但自 世纪初以来, 大宗商品价格逐渐脱离供需面的单一影响, 部分商品价格波动剧烈, 金融化趋势渐强。 主要国家倾向于利用大宗商品市场规避美元汇率风险, 优化投资结构, 可对冲通货膨胀风险, 以低利率为主要特征的宽松货币政策也是大宗商品金融化快速发展的原因。

2 大宗商品金融化的具体表现

首先, 商品期货市场金融投资。 21 世纪以来,交易量大幅增加全球多数大宗商品价格飙涨且巨幅波动较为明显, 与之相伴的是投机资本对大宗商品市场的投入明显增加。 国际清算银行数据显示, 全球2001大宗商品期货交易量从 年的3 8 2010 28亿张增加至 年的 亿张, 25 14% (年均增幅达 吕志平, 2013); 另有数据表明, 机构投资者对商品指数相关的金融工具 2003 150投资额从 年的 亿美元飙2008 2000 亿美元,升至 年中期的

12 3 倍; 2005

增幅达 年金属铜的期货期权合约交易规模已经达到实36 1 (罗嘉庆,体市场产量的 倍

2015)。 庞大的资金规模和资本逐利的属性加剧了大宗商品价格的波动, 使其逐渐偏离实体经济基本面的轨道, 金融属性大为增强。 其次, 商品期货市场交易主体金融化趋势明显。 商品期货市场的交易最初主要是套期保值、避免商品价格波动带来的风险,其价格发现和避险功能主要服务于实体经济。 但近年来大宗商品市场上出现了商品指数投资者,这类投机者长期跟踪商品价格指数, 通过期货合约价格上涨获利。他们在商品期货市场中的作用愈发突出, 凸显市场交易主体金融化的趋势。 数据显示, 2004

年全500 亿美元,球商品指数投资额约

2008 2500

到 年中期已经达 亿美元, 2010 3000年三季度突破 亿美元, 在瘦肉和小麦等期货品种中, 指数投资者持仓比例高达40% ( 、 武,以上 张雪莹 刘 洪2012)。 ,

此外 对冲基金在期货, 20市场中的作用也在增强 世纪

90 年代商品期货市场中的对冲基300 个, 2009

金约 但 年这一数量

1 ( , 2011)。已经超过 万 史晨昱最后, 能源和非能源类商品期货收益率的相关性增强。 由于不同商品供求基本面不同, 其价格和收益率的相关性也应维持在较低水平, 但, 21实证研究结果证明 世纪以来石油同非能源类大宗商品的期货收益率相关性显著提升, 1986—2004年石油同大豆、 棉花、 活牛、 金属

铜的期货收益率相关性并不明显, 2009 年,但到 其相关系数已分别0 6、 0 5、 0 5 0 6。

升至 和 这显示出非实体经济因素的作用, 特别是国际资本在商品期货市场间的流动对收益率相关性的影响。

3 大宗商品金融化对相关市场的联动影响大宗商品金融化改变了其原有的定价机制。 在大宗商品金融属性较弱时, 其价格主要由供需基本面决定, 可很大程度反映实体经济的真实状况。 但金融化趋势的增强使金融投资者及其心理预期成为决定商品价格的重要因素, 难以再从中窥视供求关系。更为重要的是, 如前述大宗商品的金融化和工业制造业转移的时间部分重叠, 发达经济体利用其在金融市场中的优势地位, 或可有效影响大宗商品价格, 对发展中和新兴经济体工业制造成本带来巨大负面影响。

三、 我国应对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波动的对策思考

(一) 正确识别大宗商品市场价格波动的真实原因影响大宗商品市场价格波动的因素复杂多样, 在制定应对策略之前要准确识别和研判, 合理区分, 精准施策, 否则对策本身反而成了价格变化的扰动项。 如果大宗商品市场价格波动是短期因素所致, 造成的冲击是暂时性的, 则没必要进行国内战略调整和政策响应。 如果是长期因素影响, 对实体经济造成的冲击是持续性的, 那就应该综合施策, 予以积极应对。 (二) 多渠道、 多形式推行收储制度对不同类别商品实施差别性收储制度。 对于濒临枯竭的产品以及对外依存度高的商品, 要坚定推行收储制度, 以保障有效供给能力,实施制度化、 长期化的收储政策。要通过政府收储、 商业收储等不同渠道, 以产地、 实物、 期货等不同方式实施。 要实现法定强制性收储制度, 在国内生产之时即提取一定的数量作为战略储备。 要通过低息贷款、 政府担保及其他优惠措施,鼓励商业收储。 收储的目的是体现市场保障和救济机制的功能, 故要明确收储条件和要求, 只是应急措施而不要长期化, 在市场有所好转时即停止收储。 同时, 要配套制定相应的产能压缩和退出计划。

(三) 扩大资源性大宗产品进口要对所有资源性大宗商品坚定不移地实施进口零关税政策, 并尽可能实施进口补贴政策, 这不仅是适应国内需求不断扩大的需要, 也是推动国内产业升级的需要, 更是防止若干年后优势性资源枯竭和进行战略储备的需要。

(四) 逐步获取大宗商品国际定价权密切跟踪研究主要大国采取的金融博弈策略及战略布局, 严防对我国相关大宗商品行业尤其是农产品市场造成实质性冲击,打破我国在国际大宗商品市场“, ”买啥啥涨 卖啥啥跌 尴尬处境, 当务之急是提升我国大豆、小麦、 玉米等期货交易的国际市场竞争能力, 抑制短期内价格暴涨暴跌倾向。 (五) 警惕大宗商品过分金融化倾向在开放金融市场过程中, 要以服务实体经济, 具有真实贸易和实际交易背景为基础, 将大宗商品金融投机限定在一定范围内, 对相关从业者进行资格适当性审核监测管理, 建立充足有效的大宗商品交易保证金等风险防范制度, 抑制大宗商品价格非理性波动。

(六) 加快建立我国优势资源性产品开放战略保障体系一是实施资源性产品分类管理制度。 要对资源性产品按照战略重要程度、 濒临枯竭程度、 竞争优势程度、 国内稀缺程度等不同的维度进行分类。 对于战略性资源产品,实施专卖制度; 对于一般资源性产品, 逐步推行国营贸易制度; 对加工性产品则可以适当制定鼓励性出口政策。 二是完善市场准入和退出机制。 要坚持高环保标准, 狠抓执行落实。 同时, 要完善退出机制,综合运用市场力量和法律力量来淘汰落后产能, 提高产业集中度。

[本文研究得到国家社科基金项目 “金融服务业开放促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和路径研究” (17BJY018

)、 北京林业大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项目(2017 ZY57

)、 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 “未来十年世界经济格局演变趋势及我国发展战略调整研究” (12 &ZD090)

支持。]

(作者单位: 北京林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责任编辑: 贾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