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由始至終,你有沒有正式上過堂學烹飪,學整甜品?

Jessica (HK) - - Story -

我經常跟別人說,我的恩師是Google。只要遇到任何關於製作上的難題,我都會 Google,仔細研究,再不斷做實驗和練習。這個年代,要學一些技巧上的東西,只要上網都會找到,最緊要是勤力。另一樣很重要,就是我很愛吃,每每會將賺到的錢都花在美食上,當四圍去試不同廚師的出品,讓我看到他們每一位的不同特色,在擺盤和口味上,都可從中學習吸收。希望這些對味覺的訓練,有助我將想像中的美食,以不同的技巧,為客人實現出來。

愈發現跟自己的想法有很大出入。我終於發現要發展娛樂事業,靠的是天時地利人和,絕非一分耕耘一分收穫。我並非要求有甚麼大的回報,但就是覺得很虛無,不實在;尤其一直跟整甜品工作同步,感受更深,我的食物出品,做出來只有好味或者難吃,每次跟客人接觸,我都很開心,無論他們給我甚麼評價,那感覺是很實在的。雖然做飲食,成功同樣要等要花時間,但我能想像以後的路可以怎麼走。說回為甚麼決定放棄做歌手,源於去年有歌派台要做宣傳,幫我的那位 promoter,他叫我認真考慮前途,因為他看到我做飲食這方面,成績很好。然而做音樂是我一直以來的夢想,為何不好好的完成它?而我也是那種不做好一件事會很不甘心的人。所以當去年一班對我好好的客人,以 crowd-funding 方式幫我籌到一筆錢,足夠我自資出兩首歌,心想一定要做好這件事,直至做宣傳時,其實我已相當肯定,我不會再做歌手了,因為有一種強烈感覺,我並不屬於這個圈子。

「Takaramato」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