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瓜的挑战

Jinse shaonian - - 风铃国度 -

杰瑞米是个麻瓜,即不会魔法也不相信魔法的死脑筋。这让他的家族——祖孙三代除他以外皆具备高级魔法师资格的霍尔氏——深深为他感到担忧。毕竟连他那位牙都掉光了的曾祖母玛丽安,都有一手能让食物变好吃的美味魔法。现在杰瑞米在匹兹堡橡树学院上学,就近住在曾祖母家。倘若你问他为何在材料相同的情况下,曾祖母做的饭就是比别人做的可口很多,他准会回答:因为她做饭足够久,试问哪位大厨能比年近120岁的老人做饭的经验更丰富?至于美味魔法,那是不存在的。上了年纪的老人往往比小孩子更顽固。尽管杰瑞米无数次表示出对魔法的厌恶,但玛丽安只要有时间(也就是在老人专用收音机放广告时),她总会对杰瑞米唠叨一番,试图改变他对麻瓜身份的执念。“你叔叔啊,不得了,他是个魔法天才,”这不,她又开始了,“他8岁时就展现出超人的天赋,我先喝口茶……”她颤巍巍地拿起茶杯呷了一口,“刚才我说到哪了?哦,你叔叔啊,不得了,他是个魔法天才……” “我知道,我叔叔 8 岁时破解了普洛斯教授设置的谜语,拿到了橡树学院的一等奖学金和中级魔法师资格,他真是天才。可这与我何干?”杰瑞米一面大声应付曾祖母,一面飞快地跑上楼梯。等曾祖母终于想起自己的话题,面前等候她的只剩下那台24小时不间断播放着节目的收音机了。虽然杰瑞米对玛丽安的叨念如此不耐烦,可这不代表他不爱她。所以这一天,他从午睡中醒来,立刻被强烈的不安感包围了。这种不安仅仅缘于家中过分的静寂,静到他耳朵中血液流淌的声音都清晰可辨。而静的原因只可能有一种——玛丽安不在家。推开玛丽安的卧房门,门后的一切验证了杰瑞米的猜测。玛丽安没躺在床上听她的噪声收音机。床上只有一个与床垫面积大致相等,深不见底,无法勘测其中详情的黑洞。浓浓的黑烟从中向外逸散。“玛丽安?”突如其来的诡异巨变叫杰瑞米惊诧,但他保持着身为麻瓜的理智。“玛丽安,你在干什么?”他没有目标地问。

此前玛丽安曾多次做过类似的恶作剧。诸如用没有壶底的咖啡壶往没有杯底的咖啡杯里倒咖啡,以此向杰瑞米证明魔法可以制造看不见的隔膜——不然咖啡肯定会漏出来;跟她的老姐妹梅小姐合作大变活人,则是为了证明魔法有打开空间隧道的可能;至于用脑电波与身在学校的杰瑞米聊天,是为了验证魔法传音的可行性。而杰瑞米始终秉承科学态度,将这些怪事一一揭秘——咖啡壶和咖啡杯下必定贴了极轻薄透明的防水材料,就是魔术师爱用的那种;大变活人也用了魔术手段,其实梅小姐早就藏在他家某个角落,待玛丽安故弄玄虚时突然跳出来;而隔空传音也能用科学解释,比如趁杰瑞米睡着时在他耳中放入微型耳塞。单靠这些就让杰瑞米相信魔法,简直是天大的笑话,这次也不例外。在遍寻不见玛丽安的踪迹后,杰瑞米毅然选择跳进床上的黑洞。他相信在那里能找到玛丽安,他会当着她的面再次无情地推翻魔法的存在。等着瞧吧,他无比坚定地想。一阵晕眩过后,杰瑞米眼前的黑暗逐渐被光明冲散。他发现自己站在橡树学院的大礼堂讲台上,台下坐着十数名正襟危坐、不苟言笑 的老师。“杨• 霍尔同学,请开启讲台上的沙盘,为我们演示解谜过程吧。”坐在前排正中央位置的男人对杰瑞米说。他看起来似曾相识,但杰瑞米一时想不起在哪儿见过他。“你叫我什么?”杰瑞米大惑不解。“杨• 霍尔,如果你放弃考试就请迅速离开考场,别问怪问题耽误各位老师的时间。”男人面露不悦。杨 •霍尔是蜚声国际的大魔法师,绿森学院魔法系教授。他还有一个身份——著名麻瓜杰瑞米的叔叔。杰瑞米恍然大悟,面前正在考核他的男人正是普洛斯教授。确切地说,普洛斯教授在考核的不是他杰瑞米•霍尔,而是27年前的天才杨 •霍尔!看来玛丽安不仅精心布置了一条密道,把她的老木床和橡树学院的大礼堂连接在一起,还请到这位退隐多年的大教授来配合演戏,好让杰瑞米相信自己的灵魂在魔法的影响下穿越了时空,如今正寄居在自己叔叔——27年前的杨 •霍尔身上。恐怕他现在照镜子,镜中映出的也会是叔叔的面容吧? “抱歉,我刚刚走神了,没听清您给的题

目。”杰瑞米故作懵懂地说。“好吧,我再重复一遍,今天的考题是:阴暗与它常在,肮脏与它为伍;行走世间十数载,颠沛流离难善终。请找出这条谜语的主角,并用你的魔法力量让它感受到人间最后的温暖与爱吧。”普洛斯教授交叉两手托住下巴,凌厉的目光中透出一丝微妙的邪恶,“如果你无法破解谜语,你将永远留在沙盘的世界里,做魔法的傀儡。听懂了吗?”说罢他朝最右侧的女老师打手势示意。她不动声色地舞动食指,从她指尖散落出几点细碎的荧光。顷刻间,又是一阵强烈的晕眩感袭向杰瑞米,待他清醒后,他发现自己从遥远的学院礼堂来到了一条陌生的街道。杰瑞米坐在路边长椅上茫然四顾。普洛斯教授阴森的声音在他耳边回响:“如果你无法破解谜语,你将永远留在沙盘的世界里,做魔法的傀儡。”杰瑞米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他固执的麻瓜之心史无前例地因教授口气中传出的笃定而动摇。万一教授说的是真的,自己也许就此将从人世上消失……不!杰瑞米立即执拗地否定了这一猜想。这世界上没有魔法,不论谁用何种方法威胁他,他都不会相信!不过思考下题目的答案也没什 么坏处吧,既来之则安之嘛。杰瑞米心存侥幸地安慰自己。就在他思索谜面时,长椅下突然蹿出一只黑老鼠惊扰了他的思路。它快速把垃圾桶边散落的面包屑裹挟进嘴,旋即奔向马路对面。杰瑞米眼睛一亮,普洛斯教授出的谜面冥冥中正与老鼠这种生物相契合。他大受启发,急忙起身追去,一直跟随小老鼠跑进一间废弃的旧仓库,眼前出现的一幕令他深感诧异。只见一条奄奄一息的小狗被五花大绑地拴在生锈的货架上,而那只老鼠这会儿爬到小狗头顶,将口中的面包屑小心地投喂到它嘴里,它发出感激的呜咽声。真是只有人性的老鼠!杰瑞米大受震动,他上前解开小狗身上的绳子,让它重获自由。“谢谢你,你是个好人!”当着杰瑞米的面,那只小老鼠竟然开口说话了!它是门萨公爵,是只获得过鼠女王授衔的老鼠。年轻时它热衷行侠仗义,在许多地方都留下了有关它善举的传说。可惜上年纪后它就失去了过去的威严,再没老鼠把它放在眼里。万幸它侠义的本性不改,前些日子它在仓库见到这只被坏孩子欺负的小狗,此后便三不五时为小狗送来一些食物果腹,还用尖牙咬绳子。

“女王陛下曾经送给我一些魔法粉,这样我就拥有了一点儿魔法的力量。”门萨公爵趴在地上讲完了自己的身世,它的气息陡然变得微弱异常,皮毛也由黑转灰。刚刚还精神抖擞、动作敏捷的公爵这会儿成了一只垂死挣扎的老家伙。“刚刚……为了给它找食物……我用光了最后一点魔法粉……现在我一点儿力气也没有了……”它说罢便合上了双眼。“公爵,你怎么了?”杰瑞米焦急地将公爵捧起来。它在他手中吐出最后一口气,死在了他的手心里。那只被公爵解救的小狗似乎也感受到恩人的离去,发出了凄楚的悲鸣。一个英雄不该就这样死去!杰瑞米望着公爵,突然产生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如果这个世界上有魔法就好了,倘若他会魔法,他一定要将公爵复活。杰瑞米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公爵,用掌心的温度暖着它。他口中念念有词:“我……不是麻瓜……我不是麻瓜,我不是麻瓜!”这句自创的咒语催动了奇迹的诞生。在杰瑞米殷切的目光注视下,僵死的公爵抖动了一下胡须,倏然间翻过身来,跳下杰瑞米的手掌。“我感觉自己充满了生命力,我可以多活10 分钟了。谢谢你,杰瑞米!”公爵感激地 说。“看,当你集中精神的时候,你就能释放出魔法!我亲爱的善良的杰瑞米,在我再次死去之前,你能不能帮我完成两个心愿?” “你快说!” “首先我希望你能帮我照顾那条小狗,其次……”公爵面露难色。老鼠从出生起就没法光明正大地出现在公众视野里。公爵希望能在死前尝试一下做人的滋味,堂堂正正地上一回街。杰瑞米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它的请求。如之前一样,他在口中无数次默念着“我不是麻瓜”,来为自己增强信心。同时集中精力想象自己和公爵交换身体的情形。熟悉的晕眩感再次包围了杰瑞米,等一人一鼠清醒过来时,他们已经成为了对方。公爵从地上一跃而起,它从没感觉自己的身体这样轻盈过,无限的活力在它体内洋溢。与公爵相反,杰瑞米这会儿可是蜷缩在那瘦小的老鼠身体里受罪,濒死的恐惧和身体各处的疼痛令他苦不堪言。公爵必须抓紧时间,它把杰瑞米揣在口袋里,怀里则搂着小狗。公爵匆匆走上大街,它看到了车水马龙,看到各式各样它原先无论怎样抬头也看不清的高大建筑,旁观了形形色色的人,有好有坏,有美有丑。

多好的花花世界,生而为鼠,多么遗憾!可如果不做老鼠,它的人生必定也将像街上来往的人一样,不知该去哪儿,永远不知足。公爵看够了这个世界,终于安心地重新闭上了眼。一阵渺渺烟云散去后,杰瑞米的灵魂归位,而公爵的灵魂升上了天空。它朝杰瑞米挥挥手,纵身飞上云彩,彩色霞光铺成的道路在它面前展开,它就那样一直走到天堂去了。“再见,公爵……”杰瑞米呆望天空,禁不住一阵鼻酸。“这回你该相信魔法的存在了吧!”一个清亮的男声在杰瑞米身后响起,他循声望去,那人正是他的叔叔杨•霍尔。他搀扶着玛丽安,笑盈盈地望着杰瑞米。“这些果然都是你们捣的鬼!”杰瑞米气鼓鼓地嘟起了嘴。“没错,床上的大洞,礼堂里的考试和这个魔法世界确实是我和祖母联手打造出来的,就是为了开导开导你。”叔叔脸上的笑容真诚又可亲,“谁让你不相信魔法的存在,非要用死脑筋扼制你身体里优秀的魔法潜能呢?这次考验不仅证明你拥有正义、善良、富有同情心和甘于奉献等魔法师需具备的特质,还将你体内隐藏的魔法基因激发了出来。以后你必定会成为最优秀的魔法师。就像你祖父祖母、爸爸妈妈、 叔叔伯伯……” “和我一样!”玛丽安抢过话头。听了他们的夸奖,杰瑞米羞怯得满面通红。“现在,为什么不试试去云上起舞?这个魔法世界可是为你特别打造的,机会难得!”叔叔说着在杰瑞米肩上推了一把,杰瑞米立刻腾空而起。杨 •霍尔和玛丽安在地上望着杰瑞米,他们的笑在催促他。杰瑞米点点头,抛弃了麻瓜的身份,翻身穿梭进广阔的魔法世界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